上海丹青诗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09-24 08:57:07

毛丹青说,莫言第一次到日本,就是与他同行。他带着莫言去了伊豆的温泉,那是川端康成写《伊豆的舞女》的地方。有天大家吃饭的时候,门突然打开,却没有人进来,莫言马上说:“我已经看到了川端康成的魂儿。”从那以后,莫言像关禁闭一样在这里写文章,有时候看到附近的日本人,他还会说些“乌鸦青年”

据悉,为再现川端康成小说中空灵静美的世界,装帧设计师在推翻了十几种设计方案后,终于从充满日本古典主义色彩的友禅布艺中找到了灵感,三部经典之作的封面均以和服花样的浓艳布艺花纹作为底色,外裹齐腰高外封,隐隐透出内里花色,暗藏从浓烈之美转向朴素之美的日式审美。莫言《白狗秋千架》源于“川端之旅”川端康成对中国当代作家和作品的影响非常巨大。莫言甚至直言“《雪国》是我写作道路上的灯塔”。毛丹青透露了一个故事:莫言作品《白狗秋千架》,就来源于一次关于川端康成的日本旅行。

毛丹青带着莫言在日本旅行了两周,状态一直神神秘秘的莫言有天跟他说:“我零距离接触到日本作家的原始风景。”“莫言那个时候才真正理解了川端康成,因为他身临其境的时候突然找到记忆当中曾经阅读的快感,那种愉悦,或者那种紧张”,毛丹青分析。村上春树、大江健三郎对川端“不感冒”虽然川端康成对于中国作家影响很大,但李长声与毛丹青介绍,在日本,村上春树、大江健三郎对他却“不感冒”。村上春树在写完《1Q84》之后,曾提到对川端康成的评价,他说:“我没有见到三岛由纪夫和川端康成,所以不太清楚,不过我猜他们可能觉得自己拥有常人没有的艺术感性,觉得自己是特殊的人,就像艺术贵族,我觉得这一点和我不一样,我对于生活于世界上的自我几乎提不起兴趣,并不打算去描写。

这样,当你觉得自己无法写的时候,恰恰有时候突然就觉得可以写作了,这是旅行带来的灵感,但你不可能是为了写作去筹备一次特意的旅行。这样的旅行显然是不自由的。毛丹青:如果我们可以把作家分成“户内型”和“户外型”的话,你认为自己属于哪个类型?所谓“户内”,指那些阅读大量书籍,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而所谓“户外”是说相信自己的行走,相信自己的体验。安妮宝贝:我觉得自己应该两者都是。并且,我觉得任何一个写作者都需要两者兼备。

原标题:《岁月丹青》大型文献工程全方位纪录中国老中青优秀艺术家中新网北京12月2日电 (记者 应妮)中国国家画院与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集团)联合制作的《岁月丹青》系列影像纪录工程目前已完成上部60集,全部《岁月丹青》系列纪录片预计到2018年左右完成。在2日的发布会上,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江舟介绍,《岁月丹青》是一个新载体、全方位、全覆盖的大型美术影像文献工程,囊括了包括国画、油画、版画、雕塑、连环画、公共艺术、漫画、书法、美术理论在内的几乎所有的艺术门类,覆盖了老中青三代所有年龄段的优秀艺术家。

而作为这些作家,绝大部分第一次到日本都是跟毛丹青一起出行的,他回忆莫言的那次日本之旅可以用“神神叨叨”来形容。“莫言说,他在汤本的温泉馆(《伊豆的舞女》写作地)里泡温泉时,推拉门无声无息打开,但没有人进来。楼梯的长廊上传来木屐的清脆响声,但仍然没人出现。他相信遇到的就是川端康成的魂儿。”毛丹青认为,日本之行打开了莫言对于小说的想象,“他跟我说,他零距离接触到日本作家的原始风景。”当一个作家通过一次旅行能够进入到另外一个作家的履历和经历里面的时候,他所承受的这种想象的装置会非常大。

昨晚,当他的音容笑貌不断映现的时候,当他的江苏宜兴普通话再次在大厅响起时,仿佛吴冠中又重新回到了美术馆。而中国美术馆工作人员加班熬夜奉献给观众的这一份最独特的“纪念品”——“不负丹青”纪念特展,更加深了这种强烈的感觉。展览集纳了美术馆珍藏的全部62件吴冠中作品,作为展览设计的标志性视觉符号,一条贯穿三个展厅的粗重的墨线,取自吴冠中晚年的水墨画《横空》。展览通过两厅对照的方式,展示了吴冠中“油画民族化”与“水墨现代化”的水陆兼程。

中新网拉萨7月31日电 (何蓬磊)30日,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文化部第七批援藏干部容铁携新书《一片丹青在珠峰》在西藏拉萨风马旗书城与读者见面,在签名售书环节吸引了众多“粉丝”。《一片丹青在珠峰》用散文随笔通过对作者容铁和西藏的结缘到进藏、再到西藏情、丹青梦的升华,讲述了作者容铁在珠峰创作百米画卷的历程,心得体会。据了解,容铁研发编著了中国第一部书法软件光盘《中华书法大字典》及配套图书,被誉为中国书法字典软件奠基人。作为一名援藏工作者,为推动藏汉文化交流,几年来给农牧区群众送字画1000多幅。据介绍,为了让西藏获得更多关注,2015年9月13日,容铁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用重达15公斤的特制巨型毛笔,通过6个多小时的创作,创造了105米的书画长卷这一项吉尼斯纪录。作者容铁在新书发布会上表示,出版此书是为更多的人了解西藏、关心西藏、支持西藏。援藏永远在路上,未来也将更深入基层,创作出更多佳作。(完)。

“母亲身体不好,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把父亲已经走了的消息告诉她,60年来,她一直伴随着父亲,全身心支持着父亲。”吴冠中之子吴可雨说。6月25日,吴冠中永远告别了他深爱的画架、画具。画展开幕式上,吴可雨眼里噙满了泪水:“他的画是他永远跳动的心!我父亲最大的快乐就是别人看他的画,喜欢他的画,他的在天之灵会很欣慰,因为他看到这么多人来看他的画。”RJ0827月7日至8月2日,“不负丹青——吴冠中纪念特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昨天展览开幕前,工作人员进行最后的布展工作。本报记者 路艳霞。

叶楼 芦江 蒂瑞

上一篇: 歌曲《抢红包》走红 呼吁“低头族”为亲情抬起头

下一篇: .安全生产文化建设 亲情教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