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水浒传》中的淫妇:武松“加速”潘金莲堕落


 发布时间:2020-10-26 18:17:55

只是将武松杀嫂演绎成武松舔嫂,超出了大家的传统认知。不管是《水浒传》还是《金瓶梅》所描绘的武松,都是一副不近女色的所谓好汉形象。陈冠希喜欢舌舔,这大家都知道,但什么时候武二也好这一口了?严格说来,这亦非创作者的无厘头想象,也不算什么神来之笔,武二这一舔,可以在期刊论文中找到相关理

梁山泊一百零八条好汉,武松的酒量堪称第一。《水浒传》里有记载,武松上景阳冈之前,曾经在酒店里喝了十五碗酒,然后又赤手空拳打死老虎。后来他帮着金眼彪施恩打蒋门神,又搞过一回“无三不过望”。“望”是酒店外面挂的招牌,他每看见一块酒店招牌就得喝三碗,不然他不走。结果总共喝了大约三十碗,才六七分醉,跟蒋门神比武,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一脚就把蒋门神踢倒了。我见过北宋定窑烧造的酒碗,不算大,一碗能装两百毫升,也就四两酒,比现在大排档里盛啤酒的那种一次性塑料杯稍微大一点点。

好吧,潘金莲是一家之主,她可以坐在主位。问题是,主位应该在餐桌的什么地方?是餐桌的北边、南边、东边还是西边?潘金莲是坐北朝南而坐,还是坐南朝北而坐呢?我觉得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回答,具体得看餐桌摆放在什么样的房间里。假如房间的入口是在南边,那么按照宋朝的规矩,主位是在餐桌的东边,客位是在餐桌的西边,所谓打横相陪,这时候是指餐桌的南边。也就是说,如果当时武大郎和武松他们是在正厅里吃的饭,那么潘金莲肯定是坐东朝西,武松肯定是坐西朝东,而武大郎则应该坐南朝北。

“武植是明朝初年清河县的知县,跟潘金莲生了4个儿子,夫妻一直很恩爱,所以武植比武松小250岁。武植那年考进士,有个同乡姓王的,也考进士没考上。听说武植干得不错,就跑到武植那里借钱,说家里盖房子,武植没有钱,就留了他半年,姓王的很生气,就到处写故事编排人家,结果他编的故事正好赶上施耐庵采风,就被写进小说里。后来姓王的回到家,发现人家武植正给他盖房子呢,他想再纠正那些故事就来不及了。”纪连海此解一出,现场观众一片惊呼,回答该题的选手也当即答谢纪连海,谦逊地称“受教了”。

看小说,听评书,人们记住的往往是这类刺激、热闹的场面,其实,即使在小说中,这也有一个情节十分曲折的过程。武松并非一介莽汉,而是一个粗中有细的英雄。他从东京出差返回阳谷,即从种种迹象察觉到其兄之死的诸多疑点,于是不事声张地进行了一系列深入细致的查访活动。他走访了直接火化其兄遗体的当事人何九叔,并拿到了武大郎的遗骨与西门庆的贿银,从而得到了其兄被人谋害的人证与物证;他调查了共同参与武大郎现场捉奸的卖梨小贩乔郓哥,从而得到了潘金莲与西门庆勾搭成奸的直接人证。

好个宋江,忠了帝王一个,误了中华一国。比较而言,潘金莲还算很幸运,人性在逆境中得以最大程度的倒逼、张扬。其一,潘金莲找到了自由浪漫的爱情。宋江的美人计开始于一个大户人家,潘金莲原是这户人家的使女,“因为那个大户要缠他,这使女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于心,却倒赔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潘金莲为什么情愿嫁给武大也不屈从有钱有势的大户?因为大户不懂爱情,又管束苛严(此举与烈女无关)。

”据了解,该雕塑位于沈阳中街盾安新一城一楼大厅中心位置,处于公开展示状态。作品介绍称“当武松面对如此曼妙的胴体时,除了对于其通奸杀兄的仇恨以外,也应该夹杂着人性的本能欲望。”据商场知情人士介绍,这一被网友称为“很黄很暴力”的雕塑作品,是该商场与上海一家艺术机构联合办展的展品,作者为国内知名艺术家李占洋。北京盈科(沈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光宇表示,商场是公共场所,应具有文化属性,可以通过展览给大众以艺术熏陶和培养;但要把握价值观和文化引导的规则,不能借助艺术的名义吸引眼球、伤害社会的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对于展览的范围、对象,应该明确研判,文化部门也应当积极介入其中,确保展览的文化教育属性。”记者26日联系商场营销部门时获悉,由于展览即将到期,并且受社会反馈影响,目前该雕塑已经移出沈阳展区,准备去其他城市展览。

他表示剧本中武松和潘金莲不是青梅竹马,只是邻居,武松为潘金莲伤人,她救了他,之后武松逃走,中间多年失去联系。对于外界的批评,王响伟表示,武松也有七情六欲,所有改编都是基于生活推理,而这种处理是想更细腻地表现武松的“人格魅力”以及他是如何面对兄弟情、“姐弟”情、朋友情的。王响伟还透露,该剧的编剧写完剧本后就去世了,这是其遗作:“我们是既尊重,又怀念。”他强调,该剧只是在武松前面的故事上做了一些调整,后面的故事都尊重原著:“武松这个题材家喻户晓,大家都了解这位英雄,重拍必然有收视保证。

但他认为,如果想通过雷人桥段博得关注,不如去创作一个全新的故事,“名著的存在自有它的理由,我们一定要尊重”。陈龙的观点非常正确。名著的存在自有其存在的道理,容不得后人随便篡改。然而不争的事实是,现在好多人在乱改名著,而且已经到了肆意糟蹋的地步。林黛玉“裸死”,唐僧床戏,曹操、周瑜玩起三角恋,孙悟空和白骨精产生感情……这些岂止是改编?分明是颠覆,是恶搞。这样下去,叫名著情何以堪?我们的下一代又该怎样去理解名著、传承名著?当“武松爱上潘金莲”的桥段堂而皇之出现在公开播出的电视剧中,我们不能不表示痛心和呐喊,传统的英雄主义一再被抹杀,到了该保护名著的时候了!名著保护立法势在必行名著,可以说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宝贵文化遗产,极具传承价值。

开酒店的朱贵是“做特务工作的”,“专门打听消息”。还说“要有知识分子”,“梁山泊没有公孙胜、吴用、萧让这些人就不行”。此外,在不同场合,毛泽东谈到的还有鲁智深、武松、李逵、柴进、三阮、张顺等人。毛泽东肯定吴用和三阮的人品,也赞扬武松、鲁智深和李逵。在长征途中,说红九军副军长许世友武艺,“都赶上景阳冈那个打虎英雄武松了”;在八路军一一五师政委聂荣臻开辟晋察冀边区时,称赞他是“新的鲁智深”;建国后,又称李达是哲学界的“黑旋风李逵”。

金鼎晟 田轩 当家

上一篇: 新春民俗年货大街主题活动

下一篇: 书非精装不能读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