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爱上潘金莲武大郎想生子救婚姻 惊呆了!


 发布时间:2020-10-26 20:39:46

”问及此次算是给武大郎正名吗?潘长江直言:““算,太算了,我这版绝对是高富帅。而且真实的武大郎可能也未必像传说的那样矮,也有说他一米八,曾当过官,因为当官时得罪人,被传成那样,其实人家有老婆有孩子……”不过对于潘长江提出的一米八版本的武大郎,王响伟则不敢苟同,“那就更颠覆了,老百

什么!武松爱上潘金莲?正在卫视热播的新版《武松》,因为剧中情节及人物形象的改动引发了网友热议。剧中的武松与潘金莲有着青梅竹马的暧昧情愫,年少气盛的武松还将看上金莲公然抢人的陈衙内打死在街上,潘金莲助武松逃出大牢被判入官府为奴,后被卖入妓院,结果被武大郎解救。误以为武松已死的潘金莲嫁给了武大郎,时隔五年后与武松再度相见悲喜交加,俨然一出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伦理悲剧。编剧与导演的颠覆思维震撼了电视机前的观众,也让新版、翻拍之类的剧二代再度成为热门话题。

而观众举证的武松是元末明初人。这两种史学说法一直并存,争议引来更多文化关注和探讨,这本身是一种正能量。争议不断床前明月光中的床何解在《挑战文化名人》首播节目中,李白诗句“‘床前明月光’中的‘床’是指什么”的题目也曾引来争议和关注。关于“床”的解释有5种,且每种说法都有研究学者的支持。而更多观众从中认识到“从小读李白诗句,认识竟这么浅显”,这些争议和置评印证了节目开播之初所说“使人自省”的决心。纪连海此前在谈到李白的“床”解说争议时,也曾表示,“历史上有很多似是而非的,很多人都是在文学和史学之间游走。比如说《三国演义》和《三国志》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包括我们现在的社会,你看的是《甄嬛传》,我学的雍正帝,你非得问我‘老师,甄嬛怎么回事’,我就没法说了。”记者段祯。

我们不禁要问,谁赋予了某些人乱改名著、肆意颠覆原著人物形象的权利?著作权法明确规定,著作权人享有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就算名著的作者已经过世,相关权利也应由其后人或国家享有,作为其他个人或制作单位,凭什么乱改原著的内容,甚至是主题?按照今天的价值观去解读名著及其人物形象,说轻点是自以为是,不尊重别人;说重点,就是侵权、违法,应当受到处罚。然而至今,尽管影视界翻拍成风,颠覆成瘾以及观众中怨声载道,板砖横飞,却没见哪部影视作品及其制作者因为乱改名著而受到处罚。

仨人各据一方,餐桌北边还空着,应该谁去坐?答案是谁也不能坐,因为那里是最尊贵的位置,只有长辈才能坐。要是武大郎的父母还健在的话,二老肯定坐在北边,等着武松和武大郎夫妇敬酒。假如房间的入口是在东边,座次安排就得来一个乾坤大挪移了:主位在北,坐着潘金莲;客位在南,坐着武松;餐桌西边成了最尊贵的位置,暂时空着;餐桌东边坐着打横相陪的武大郎。我啰里啰嗦讲了这么一堆,没有方向感的读者大概会越看越糊涂。其实宋朝的规矩跟现在差不多,都是根据房门的位置来确定座次贵贱。面向房门的座位一定是最尊贵的,要让长辈来坐,如果没有长辈,就得让它空着;长辈的左手边是主位,右手边是客位;长辈对面的座位,也就是背对房门的那个座儿,一向是副陪的位置,坐在那里最方便传菜斟酒,这也就是《水浒传》里说的“打横相陪”。(李开周)。

好个宋江,忠了帝王一个,误了中华一国。比较而言,潘金莲还算很幸运,人性在逆境中得以最大程度的倒逼、张扬。其一,潘金莲找到了自由浪漫的爱情。宋江的美人计开始于一个大户人家,潘金莲原是这户人家的使女,“因为那个大户要缠他,这使女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于心,却倒赔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潘金莲为什么情愿嫁给武大也不屈从有钱有势的大户?因为大户不懂爱情,又管束苛严(此举与烈女无关)。

这种急性应激状态如果得不到及时消除,就会积淀成一种被称为“受害人心理”的心理疾病,这样的患者,感染的就是“不高兴”心理病毒,恐惧、焦虑和抑郁情绪可能伴随终身。不过,这种情绪也可能通过施害或报复来寻找发泄——曾经被武松打的老虎,反过来要打武松。“不高兴”心理病毒可以感染一个人,也可以感染一个民族。最容易受感染的是那些曾经受异族侵略、掠夺和压迫的民族。历史上典型的案例之一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意志民族,不仅被战败,还被《凡尔赛条约》惩罚和侮辱:割地赔款,限制军力,协约国企图一劳永逸地废掉德国武功。

有意思的阅读是与有意义的阅读相对而言的,它们是两种不同的阅读诉求,也是两种不同的阅读方法。有意义的阅读主要着眼于意义,从作品中寻找思想价值,给读者带来更多的是抽象、枯燥、沉重和疲倦;而有意思的阅读主要着眼于意思,从作品中寻找情调和趣味,给读者带来的多是形象、生动、轻松和兴奋。我提倡有意思的阅读,并不意味就反对有意义的阅读,也并非号召大家忽视作品的教育意义。提倡有意思的阅读,是与当下的社会现实大有关系——这个时代既无情又无趣,物质病态繁荣、科技疯狂进步、阶层分化、社会不公、人心冷漠……很多人都感到压抑焦虑、不安惶恐。

官兵蜂拥前来围攻,武松终因寡不敌众被官兵捕获,惨遭重刑死于狱中。当地“百姓深感其德,葬于杭州西泠桥畔”,后人立碑,题曰“宋义士武松之墓”。窃以为这些地方志的记载想必不能当作史料,收录自民间传说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既然有民间传说,就说明武松可能确有其人,否则民间还传说个啥?施耐庵与罗贯中师徒长期生活在扬州、苏州一带,离杭州并不远,施耐庵本人也曾入仕钱塘(杭州),后在江阴专心搜集、整理北宋末年以宋江为首的一百零八人在水泊梁山起义的故事。听到这些个传说,进行艺术再创作,自然就不足为奇了。文/赵炎。

能演《武松》这部剧,真的是因为本子太好了,和以前那些版本的武大郎都不同,不是那么胆小怕事的。”此番算是给武大郎正名吗?潘长江一拍大腿:“算,太算了,我这版绝对是高富帅……”惠英红:王婆是我抢来的这样的颠覆版《武松》,不仅攻破了潘长江的心理禁区,也打动了影后惠英红。她说:“王婆我一定要来演,虽然不是主角,但是我喜欢,王婆是我抢来的。以前我都是演打的、狠的角色,但王婆不是,这个人物很丰富。她最开始待潘金莲如女儿,后来一看到钱,眼睛一亮心就变了。

电务 名信片 竹光

上一篇: 海南省文化艺术学校校园风采

下一篇: 海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儋州调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