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车祸受伤 其子当场身亡(图)


 发布时间:2021-03-04 05:55:26

收徒很严谨:术业专攻人品过硬谈到收徒,田连元原本是拒绝的,“我教不了别人。”但为了评书艺术的薪火相传,从艺60余年的田连元此前一共收了五位徒弟,分别是张洁兰、卞志明、关永超、叶怡均和王静。收徒严谨的田连元不仅要求拜师者要专业从事曲艺艺术,更考察拜师者的品德和人格。收大徒弟张洁兰和

“历朝历代都有说评书的,现在,媒体发达了,网络普及了。”虽然自称“网盲”,但田连元时刻关注着评书领域的新动态,“据我所知,网上有不少说评书的,他们特别年轻,这说明评书没有销声匿迹,它随着时代的变革也在变,所以评书也应该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创新。”相声界青年才俊“跨界”学艺穆凯:研修传承田派评书艺术在辽沈曲艺圈中,沈阳曲艺团业务团长、青年演员穆凯是骨干力量,他传承沈阳相声艺术,屡获业内大奖。穆凯拜评书大家田连元为师,可能普通人难以理解,“这说相声的咋改说评书了?”辽宁省曲协主席崔凯表示,“这在曲艺界和戏曲界不是独创,有的人师承多门,更利于他的发展。

还有一句是:“人情有多大,角就有多大”,意思是,会说书的,说人物,不会说书的说故事,说故事是初级阶段,说人物是高级阶段。如此浅显的十八个字让我暗暗吃惊,因为平时和影视剧导演、编剧们做采访,名编、导所洞悉的也仅止于塑造人物大于经营剧情这个层面,参透是非观念、道德水准在艺术创作中重要性的少之又少。更多人是打着“写实当代”或是“折射现代心理”的旗号,实则淡漠了人性所向,人心所感,于是,哗众取宠、隔靴搔痒的作品比比皆是,有大爱、见真情的少之又少。

行驶到事发路段前,一辆轿车别了我一下,我就追上去想别他一下,结果车辆失控,踩刹车没踩住,翻到了对面车道上。我当时并没有离开现场。”赵某某称,他是中铁九局的一名司机,来沈阳工作已经4年多时间了,当时开车是准备在万鑫附近调头。他也知道沈阳抓酒驾很严,但还是存在侥幸心理。“我平时不怎么喝酒,当天心情非常不好,就喝酒了。我所驾驶的这辆车是单位的车。”赵某某称,他是被带到交警大队后,才知道撞的是田连元,并造成其儿子当场死亡。

昨天凌晨,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遭遇车祸重伤,而交通事故的肇事司机赵某已被警方控制。据悉,赵某已被认定为醉酒驾驶。28日晚,在沈阳市青年大街浑河桥桥北,肇事司机驾驶一辆黑色现代车越过中心护栏驶入逆向车道,与一辆出租车及三辆轿车相撞,造成一轿车驾驶人当场死亡、车内一名乘客受伤,出租车驾驶人及车内一名乘客轻伤的后果。经核实,轿车内的受伤者为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而车祸中身亡的驾驶人是他的小儿子田昱。目前,田连元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据医务人员称,事故造成他颈椎的一个椎体爆裂性骨折。

陪护过程中,家属说,田连元的四肢动作还算自如。家属反应田连元不知儿子已离世为得知实话问“司机”怎样了?车祸发生至今,田连元还不知道儿子已经离世的消息。为了让医护人员告诉他实话,他问我的司机怎么样了?但大家还在维持这个沉重的“谎言”。据北国网田连元女儿哭诉刚通过电话就出事了28日夜,田连元的妻子及家里男女老少十余名家属和工作人员陆续到达医院。田连元的女儿哭诉:刚才还给他们(田连元父子)打电话呢,说是到沈阳了,在车上呢。

据新华社电 74岁的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遭遇车祸案近日在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法院宣判,法院认定肇祸者赵晓明犯交通肇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刑事结案后,田连元及家属在沈河区法院就民事赔偿另行起诉,向赵晓明、租车单位等四方被告索要赔偿410万元。记者从沈河区法院了解到,刑事结案后,田连元及家属在沈河区法院已就民事赔偿另行起诉。被起诉的四方包括:肇事司机赵晓明、租车单位中铁九局集团有限公司、车主张晓龙、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分公司第一营业部,田家索赔金额共计410万元。田连元及家属在起诉状中,要求赵晓明等四名被告承担医疗费13.6万余元,误工费326万元,伙食费用1万余元,营养费用1万元,住宿费用5000元,交通费用5000元,护理费用9.5万余元,精神损失费60万元。此外,田连元还向法庭申请伤残鉴定,并依法鉴定等级另行计算支付相关赔偿费用。法院相关人员透露,目前此案正处在进行伤残鉴定阶段,还没有进入庭审阶段。一旦伤残鉴定结束,即可开庭审理,随后裁定民事赔偿结果。

当时辽宁电视台台长提议评书上电视,这就需要把书场里两个小时一场的书变成每20分钟一段。当时田连元对评书做了改进,不仅删繁就简,还设计了鲜明的语言特色。他回忆说:“当时我琢磨,这一集20分钟里,一得有点劲儿,二得有点趣儿,三得有点词,那种经典的,有哲理性的点评,四得有点哏,也就是幽默。这样才能使观众不管看哪集都喜欢。”采访手记采访是在田连元家中完成的,其间有电影《杨家将》剧组致电,请他到发布会现场给“说一段”,他寻了个借口,婉言谢绝了,语气却是十分和善的。

后面又加了一段评论,我讲中国的封建社会是夫权社会,女人没有自己的权利,潘金莲原本是无辜的底层妇女,更因为长得漂亮心有不甘才酿成了悲剧。我觉得,电视剧也一定能找到它的表现手段,在不随意改变情节、人物的同时,不脱离历史背景的基础上,融入现代人的想法。记者:的确,很多改编翻拍观众并不欣赏,但因为新鲜有噱头,还是能带来收视率和票房。今年很多古装剧开拍,应该有些也找您参与编剧、顾问了吧。田连元:有一些,但通常谈完后就不敢去了。

阮希玮 齐庄 太行山

上一篇: 《季羡林全集》前六卷19日问世 遗产是天文数字

下一篇: 宋代“窃听器”听瓮被发现 为领先世界的间谍工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