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田连元遇车祸入院 众明星微博祈祷平安


 发布时间:2021-03-01 20:24:15

事发时,一位女士目击了整个车祸的过程。据这位女士讲,事发时黑色现代吉普车由南向北行驶,不知何故撞到了中间护栏,先剐了一辆长城吉普车和一辆红色轿车,但并未因此停下,而是整个越过护栏,砸在了对面车道行驶的田氏父子的车上。但这辆疯狂的越野车还是没有停下。同是目击者的张先生说:“最后这辆

提到小儿子田昱,田连元难掩心中伤痛,语气哽咽。“我这个事情出得很突然,你说我的车往那边走,那边车从这边来砸到我的车上,这是所有的车祸百万分之一都没有的事,那个醉驾的是专业司机,他一下把我儿子砸死了,把我砸伤了,而且是在青年大街,那是车辆最密集的地方,他居然还能开成那样,这个事情让我觉得人生有很多不可预测的东西。”田连元坚信,儿子田昱在生命最后一刻救了自己。他说,“他被砸以后,三秒钟的时间里,我始终认为他意识还是清醒的,他剩余的知觉把车开到边上停稳才死去。

”据宋振全医生介绍,老艺术家田连元于28日晚送到医院就诊,刚到医院时,意识清醒,随后出现短暂昏迷、恶心等症状,但没有呕吐症状。检查发现,右侧上肢肌力评级四级,低于正常人五级水平。随后,又经过了CT等检查,结果初步诊断,田连元为多发伤,分别是脊柱损伤、颅内血肿、胸部肺部等损伤。一般来说,多发伤患者病情都较重。医院马上组织了神经外科、骨科和急诊科医生会诊。尽管病人病情比较稳定,但考虑病情随时会有进展,伤者年龄较大,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于是将患者送至医院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

因此,田连元的老伴更加被这些患者家属所关注。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南区门前的区域,成为这一天的目光焦点。9时家属都在ICU门前守候由于田连元还处于昏迷状态,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并没有进入到ICU内见到田连元本人,而是与众多家属一起等候在门外。9时许,不断有人来到这里看望田连元,家属接待后只在门外向他们介绍了田连元的现在情况及车祸发生的一些细节。这些家属也表示,谨遵医生嘱咐,“不让我们进去咱们就都别进去了,我们知道他的情况就行了。

田连元苏醒,可以吃流食家属为其买了无糖酸奶沈阳军区总医院急诊楼十二楼是神经外科手术室,导管室及神经外科监护室。昨日一大早,在家属等候区的椅子上,已经坐满了焦灼等待的亲人。7时田连元妻子已一夜未眠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南区门外,一个头发花白年过七旬的老者,面容憔悴,神情紧张,被亲属们不断劝离着,“他妻子肯定一夜没睡,这么大岁数了应该儿孙满堂、尽享天伦之乐了,却遭遇老年丧子,老伴住进重症监护室,这种横祸发生在谁家都接受不了啊!”德艺双馨、德高望重,这些词语反复在患者家属口中出现。

“有些人在遇到意外时,心里会想不通,需要心理咨询师话聊沟通。”为此,医院派来了心理方面的专家,29日一早上,护士长也来陪他聊天了。另外,营养方面,也会根据病情随时开通流食通道,届时护士会辅助其进食。目前,田连元的情绪比较稳定,但他并不清楚小儿子的实际情况,时不时地向医护人员询问司机(儿子)情况。出于对患者病情保护,医护人员并未告知其儿子的真实情况。专访田连元主治医生颅内血肿最严重昨日,记者对田连元老师的主治疗医生、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宋振全进行专访。

《水浒传》里,武大郎、潘金莲、武松三人的故事交代得很清楚,无懈可击,既然是拍古典文学名著,为什么要改了作者的本意呢?记者:老版《水浒传》基本是按原著来的,如果新版完全不改,翻拍又有什么意义呢?田连元:我是说基本的东西,思想情节人物,不能随意改变。你当然可以用今人的思想来审视古人的作为,我说《水浒人物传》时还编了一段潘金莲外传,讲她的前史,讲她是怎么被大户人家凌辱才嫁给武大郎的,又倒霉没遇上好邻居,西门庆是个流氓色鬼,加上王婆的设计、教唆,才走到这样的。

首次报道题目:《田连元遭遇车祸颈椎重伤 小儿子开车不幸被撞身亡》昨日在沈阳市政府新闻办召开的发布会上,沈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尤泽余通报了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在沈遭遇车祸一案的进展,目前此案正按相关法律程序进行,已进入起诉阶段。据介绍,这起车祸发生后,沈阳公安交警第一时间赶赴事故现场,抢救伤者,维持现场秩序,控制肇事嫌疑人,做好事故周边交通疏导工作。经过调查证实,这是一起典型的醉酒驾车引发的重大交通事故,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的严重后果。“该车驾驶员是长春的,车辆是吉林的,当时驾驶人饮酒之后抱着一种侥幸心理,超速行驶刮到护栏后,侧翻到对面车道的第二条车道,导致事故发生。”尤泽余说。据悉,目前此案正按照相关法律程序进行,公安部门对肇事车辆驾驶人赵某的侦查已结束,已经进入到起诉阶段。(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高巍)。

新华社消息 74岁的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遭遇车祸案近日在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法院宣判,法院认定肇祸者赵晓明犯交通肇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刑事结案后,田连元及家属在沈河区法院就民事赔偿另行起诉,向赵晓明、租车单位等四方被告索要赔偿410万元。被起诉的四方包括:肇事司机赵晓明、租车单位中铁九局集团有限公司、车主张晓龙、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市分公司第一营业部,田家索赔金额共计410万元。此外,田连元还向法庭申请伤残鉴定,并依法鉴定等级另行计算支付相关赔偿费用。法院相关人员透露,目前此案正处在进行伤残鉴定阶段,还没有进入庭审阶段。一旦伤残鉴定结束,即可开庭审理,随后裁定民事赔偿结果。(范春生)。

儿童读物 记窑 那永基

上一篇: 中国近代史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

下一篇: 把中国近代史理解为最广义的文化冲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87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