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连元被撞案肇事者:以前没违法记录 愿努力赔偿


 发布时间:2021-03-04 04:43:41

一位女家属俯身听了之后抬头问周围人员:“田昱呢?”然后失声惊呼:“什么?没有了?”由此猜测,田连元可能在询问儿子的情况。今天上午,记者联系到田连元的主治医师黄医生。他透露:“田老由外伤造成少量视网膜外出血,这部分伤情暂时不需要手术;但是田老的颈椎伤情很严重,其中一个椎体爆裂性骨折

“我到这个岁数一定要给后边的人留下点东西。”田连元多年来在评书方面不断地探索和实践着:出版了一套《田连元大话成语》上中下三本,每个成语故事用评书形式讲出来;和单田芳、叶景林、张洁兰合说一部评书《辽沈战役》 ;建党80周年,做了一部《为信仰而奋斗的人们》 ,讲述了30段共产党员的故事,全部自己写,自己演;还在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的支持下,尝试做了一个实景评书,“到一些故事发生地现场去说书,从中共一大开始,一直到朱毛会师,就像拍电视剧一样,拍了20集。这是我最近3年做的事。”他还在中国曲协的支持下,正琢磨着要写一部评书表演理论著作,填补“曲艺缺乏表演理论”的空白。采访过程中,田连元言语中流露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在这个年龄还在努力承担这么多事情,让记者从内心深处感动。期待并祝福这位曲艺老人快点康复,早日重新站上舞台,站到喜爱他的观众们面前。王春梅。

田连元认为穆凯和宋春明是真正热爱曲艺事业,希望他们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话说,‘没有状元师父,但有状元徒弟’,希望我能教出一个状元徒弟来。”田连元表示评书从汉唐一直保留到今天,有两千年的历史。这门传统艺术能流传下来,得感谢历代的评书老艺人,以收徒的形式像接力棒一样将评书艺术传递至今。田连元也给两位徒弟忠告:“这门艺术,不像唱歌,一夜就成为红歌星;也不像影视剧,一个好片子,能够轰动全国,你就成为全国轰动的明星。

田连元先生在发言中说,作为文艺战线上的一名老兵,对文艺界的现状感慨颇多、疑虑不少,如肆意加工翻炒名著名篇,用现代人的时髦观点和价值取向解读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对现实生活只取表面迎合世俗……很多现象让他不解,甚至茫然。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让他豁然开朗:“文艺是一个时代的号角,最能反映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而文艺创作最根本的办法就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田连元先生还给大家介绍了自己创作《英雄三兄弟》的经历。

事发时,一位女士目击了整个车祸的过程。据这位女士讲,事发时黑色现代吉普车由南向北行驶,不知何故撞到了中间护栏,先剐了一辆长城吉普车和一辆红色轿车,但并未因此停下,而是整个越过护栏,砸在了对面车道行驶的田氏父子的车上。但这辆疯狂的越野车还是没有停下。同是目击者的张先生说:“最后这辆车整个拍在了红色出租车上,这场车祸才结束。”他说,当时这辆黑色现代吉普车的车速很快,“否则它也飞不过来”。据其他目击者称,反向车道大概有30多米长的刹车痕迹,但两侧颜色却不同。

肇事车辆驾驶人赵某某被警方当场控制,其静脉血中乙醇含量为203.9mg/100ml,为醉酒驾驶。29日上午,记者来到沈阳陆军总医院了解到,田连元现已苏醒,但还在ICU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宋振全介绍,医院组织了神经科、骨科等科室抢救会诊。田连元出血量不多,但头部、颈椎、胸椎多处受损,医生立即进行了减压、止血、正骨等治疗,并对其眉部外伤进行了美容性缝合。记者从田连元的CT片看到,其头部左侧额叶、硬脑膜下血肿,左侧眼眶壁骨折,颈部第5、6、7节椎骨受损。

经现场初步调查核实,轿车内受伤的乘客为著名评书艺术家田连元。现场目击者介绍,田连元儿子驾驶的一辆黄色名爵是黑色吉普撞上的第一辆车,直接撞到驾驶位上,田连元当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车祸发生后,田连元等伤者立即被送到沈阳陆军总院。据目击者称,田连元的头部受伤,有一条口子,但意识尚清,一直没有说话,血压、心跳正常,有专业人士称田连元可能为颈椎爆裂骨折。很快,田连元家属陆续赶到现场。家人透露,车祸中死亡的是田连元的小儿子。听到田的儿子身亡,有家属瘫倒在地。当殡葬人员准备将田连元儿子的尸体抬出时,家属情绪再度失控。田连元1941年出生,开创了我国电视评书之先河。他的电视长篇评书《楚汉之争》、《水浒传》、《施公案》、《隋唐演义》等,深受观众喜爱。曾荣获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等诸多奖项。事件发生后,不少网友在该条微博后留言,安慰他,并为他祈福,“希望他早日渡过难关”。(记者 祖薇)。

他的学生倒是不少,有些岁数大的,比我还大,但是他们都没有活跃在舞台上。其他的就都是年轻的孩子了。学评书得有个十年、二十年,没有二十年,说不出来。”同是从东北来北京发展的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在追悼会大厅外被媒体追访,但只是认真地表示,袁阔成先生是“评书界的泰斗”,“说书的闯将”。当媒体再追问更多与袁先生的往事时,田连元只说,“我们五十多年了,这话说来就长了”。随后便抱拳拱手对媒体表示感谢迅速转身离去。同时到场的单田芳则没有接受采访。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事故造成田昱死亡,田连元及另外两人受伤,车辆损坏。其中田连元头部、脊椎等身体多处受伤。经抽血检测及调查,赵晓明系醉酒驾驶,且超过所限定的速度,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记者在庭审中看到,被告人赵晓明大多时间低着头,其本人及代理律师多次向田连元及家人表示道歉,愿意接受惩罚,渴望获得谅解。而田连元的诉讼代理人当庭提出应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赵晓明的刑事责任。据悉,法院将在庭后充分进行合议,择期对此案进行一审宣判。↑1月23日,田连元女儿在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开庭现场悲痛流泪。新华社发 张文魁 摄。

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遭遇车祸案今年3月在沈阳市沈河区法院宣判,一审判处肇事司机赵晓明有期徒刑3年。刑事结案后,田连元及家属在沈河区法院就民事赔偿另行起诉,向赵晓明、租车单位等4方被告索赔408万元。沈阳市沈河区法院9月24日开庭审理此案。此次开庭仅审理田连元起诉索赔案件,原告田连元并未到庭,其大儿子和大儿媳旁听庭审,田连元小儿媳起诉索赔的案件将择日开庭。田连元的索赔数额,由此前的412万余元降为408万余元。

五临源 小西天 梁弄非

上一篇: 园林班级文化设计图片大全

下一篇: 泉州诗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40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