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虎:很多人收藏不是为爱而是为贪


 发布时间:2021-05-10 04:08:10

作品《郑板桥》曾参加1984年由文化部和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第六届全国美展”。本次展览将展出韩敏新老作品30余幅,包括人物、仕女、花鸟、竹石、虫草等多种体裁,以及立轴、手卷、镜片、扇面等多种形式。现场一幅《老子出关图》,以遒劲的线条勾勒出骑牛出关的老子和在一旁引路的书童,背

西洋画也是有虚实的,但对虚灵感的强调远不及中国画,故而隽永不足。隽永与否不只在形体,还与笔线本身品质密切相关。中国画无西洋画中对透视学、解剖学、色彩学的紧密结合,但对笔法、墨法十分讲究。“惊蛇入草”、“万岁枯藤”、“润含春雨,干裂秋风”……,这方面的论家不计其数,黄宾虹的“五笔七墨”,尤被当代画家奉为圭臬。中国画家驾驭笔墨的能力,西洋画家望尘莫及,因为西洋画笔法过于简单。中西绘画彼此的长短,是试图借鉴西洋画者必须清醒认识的,否则就难免导致人家的长处没学到,又丢了自家的精髓。

呼唤天人和谐的诗意栖居在那四季盛开奇花异卉、家家与花相伴相亲的“花卉王国”,陈培光尽情地享受着与大自然生命亲密接触、情感交流的快乐,挥洒着对天人和谐的讴歌,对生态文明的期许,对诗意栖居的向往。在写生创作过程中,他常常会有感动自己的发现。譬如《让路》绘写一群小天鹅从马路上大摇大摆地穿行而过,前方的汽车为之停驶。画家对这一文明之举的感动,同样让观众为之共鸣。《空中来客》触发于两只野鸭落入自家院内的真事,这在当地习以为常,而在国内几乎不可思议。画家抓住这一瞬间挥毫抒写,乃是对天人和谐的呼唤。有专家认为,陈培光异域花鸟画的创作探索,给予当今中国花鸟画坛的启示是值得关注的。扬子晚报记者 冯秋红。

画为文之极,画格是文心的表现。文,就是人;文不仅仅体现在书面文字上,更显露在气格上、气息气象上。杨建臣画的鸡,大气、厚道,这除了与他的笔墨技法相协调以外,一定与他内心的情致互为表里。笔墨技巧,可以熟练获取,而内心情致则非可轻易掩饰。我与杨建臣有过接触,他的人与他的画,风貌是统一的。他为人谦和,彬彬有礼,不张扬。所以,我喜欢杨建臣,以及他笔下的鸡。视觉形式之美,与审美心态往往是一致的。一个画家的笔墨,就是他的内在心音。

《笔墨上的中国》画集出版我市颜敏生作品入编市美术馆传来好消息。近日,馆内一级美术师颜敏生的作品入编大型书画艺术特辑《笔墨上的中国——中国书画三大导师》,其本人也被授予艺术类导师荣誉。颜敏生是我市著名画家,多年从事中国人物画创作,尤以唐代为主题的仕女画创作独树一帜。他的画多次在东南亚及欧洲展出,作品及论文在全国重点美术期刊上发表,在海内外享有一定声誉。据悉,《笔墨上的中国——中国书画三大导师》特辑由中国报道杂志社主编、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收录了当代最具代表性、最具收藏价值、最具影响力和教育指导意义的书画名家名作。(通讯员 吴菲 记者 郭睿)。

杨建臣有着扎实深厚的西画功底,又得石鲁、刘文西等著名画家传授国画技艺,并潜心研究徐悲鸿等大师的画风,转益多师,博采众长,所以他的画中西兼容,人物、山水、花鸟均有所长。杨建臣以画鸡闻名,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外书画大展并多次获奖。他还被中国文联、文化部等机构授予“海峡两岸德艺双馨艺术家”、“中国杰出百名国画家”等荣誉称号。“扎根黄土四十载,妙笔丹青绘人生。”杨建臣执著地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艺术道路。他的画形神兼备,意境灵动空濛,布局严谨,格调清新明快。

相对而言,花鸟画家受西洋画影响较少,但如郭味蕖等在画蔬果农具时,笔下的篓子或耙,和齐白石画的相比,韵致大逊。地方花鸟画家一度偏离意象美的更多,如云南的王晋元等。他们的问题同样出在画得太像实物,没有诗化。岭南画派在近代也曾有影响。高剑父等前辈欲效从日本画道路来掺用西洋画法,他发展了居廉的笔墨与色粉交融法,更注重色彩与明暗的层次;陈树人则提倡写生。黎雄才、关山月等第二代继承并拓宽了该派画路。但此派过于讲求写实与依赖色彩,缺少含蓄。

后来他完全舍弃了人物,只画渔船。只画渔船不画渔民,如何表现渔民的精神?画家采用拟人化的象征手法,像画渔民一样画渔船,他笔下饱经风浪的木制渔船的造型,就像饱经风浪的渔民一样简朴、黝黑、结实、粗壮。同时他采用山东农民画、剪纸等民间艺术常见的夸张手法,进一步强化了木制渔船包括各种细节稚拙、粗犷、浑厚、沉重的感觉,更贴近渔民的性格气质。他还经常采用鸟瞰式的构图,使那些点缀着几只水鸟的成排渔船,在满幅画面上重叠“竖立”起来,令人联想起渔民群体顶天立地的高大形象。

林风眠的彩墨风景使用了西洋画的某些材料与工具,着色也时有西画的笔触,但他的画中依旧有若干“骨法用笔”的劲挺线条支撑着。更关键的是他兼能“气韵生动”,他笔下的洲渚芦雁,无不富含凄美的诗意,发人遐想,连潘天寿那样纯正的国画大家也对林风眠十分赞赏。林风眠偏爱方构图,今人普遍使用方构图,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受他影响。徐悲鸿以人物为主,笔墨结合素描,蒋兆和等也是这一路。这类人物画中的形象装束现代,形体勾画基本依照西画中对人体结构的精准理解。

孙犁 世俗主义 胡月耕

上一篇: 傅佩荣谈孟子:最大贡献就是纠正了“性本善”

下一篇: “孔子与老子打架”你帮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3.66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