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山行旅图笔墨中的人文境界


 发布时间:2021-05-11 02:54:58

该书的出版为文化艺术界提供了一个难得的“个案”,具有填补文化史、艺术史空白的双重价值。著名书画评论家柯文辉表示,在那样一个躁动艰辛的年代,那样一个很难主宰自己命运的年代,尤老用全部力量来安顿自己的内心,把外界的纷扰降到最低,保全了自己的人性,成全了自己的信仰。作为一种主动的自我选

在此基础上,他也逐渐形成了自己浑厚凝重、格调高古的艺术风格。他的画作《海涧天高人间境》画面严谨、浓郁而华滋,体现出其深厚的文化学养和渐入化境的山水境界。画面中群山错落、幽林密布,却无一处废笔、赘笔、糙笔。整个画面纯正典雅、自然深厚,将中国画传统和现代人的审美意识、时代精神融合在一起,创造出一种与传统既有承续又有开拓关系的绘画样式。韩景森的创作大多来自实景写生,很少是主观构想的。他的《峰峦独秀》《山峰生幽壑》《幽林峰峦》等作品都是在长期艰苦的写生实践中自然蒙养而成,绝非是在画室里凭空想象得来。

中国古代有“书画一体”的说法,何宝立表示,自己比较擅长中国画中的山水,当山水画能达到一个艺术高度后,有了书法支持,才会有“精神”可言,“我也曾坚持研习书法近十年,其中曾经有四年平均每天练字四个小时”。“好的中国画一定要有好的笔墨支撑。”何宝立同时解释,这里所说的笔墨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一支笔、一块墨,而是画家笔下的线条、墨与水的交融,“笔墨根据物象需要形成千变万化的姿态,这才是画家的艺术语言”。据悉,主办方本次还选出200多幅作品,集结成《全国建材行业第七届书画展作品集》,正式出版,该届书画展历时三天,于9月6日闭幕。(完)。

最后一项——笔墨或用笔——乃本书主旨,而如果认同书中见解,那么笔墨也正是(至少过去七百年左右)中国画家与评论者最念兹在兹者。诚如徐小虎在(当时的)引言中指出,这种强调很有价值,可矫正西方学者在中国绘画著作中忽略或低估此艺术层面之弊。在此也要提醒读者,不应过度解读王氏某些强调笔墨重要性的主张,或是忘记参照他别的论点。他在书中提及,曾与孔达(Victoria Contag)合著一本中国画家与收藏家印章的著作,也在别处谈到,该书曾遭人误用,将画作印章与书中比对,作为主要的鉴定工具。

“水墨艺术研讨会”在沪举行,众多艺术家指出——中国画传承面临精神危机国画数量少,水平差,这是近年来一直困惑上海青年美展画作征集的问题。相比火红的市场和热闹的画展,国画人才的青黄不接显得更为突兀。日前,在明圆艺术中心举办的“当代·笔墨——2009上海水墨艺术大展”研讨会上,数十位艺术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青年一代。症结1 教育之过“很多参赛者连最基本的国画要求都没有掌握。”在之前举行的上海青年美展上,评委如是说。

”对于院校学生而言,端着油画饭碗,找工作也容易很多。无论怎样,在经济利益的拉锯战中,“慢性子”的国画几乎没有优势,后继乏人似乎也就在所难免。症结3 精神缺失不过,再看第一代走出国门的油画家林风眠、关良、刘海粟,他们在晚年又画起了国画。中国绘画走向末路?非也。陈家泠说:“国画代表的是中国文化,重视了就会兴旺。我们只缘身在此山中,目前对于文化的重视力度不够,相信文化的中国就会到来。”对年轻一代国画家而言,“笔墨”毕竟是形而下,国画的制高点在于精神。

相对而言,花鸟画家受西洋画影响较少,但如郭味蕖等在画蔬果农具时,笔下的篓子或耙,和齐白石画的相比,韵致大逊。地方花鸟画家一度偏离意象美的更多,如云南的王晋元等。他们的问题同样出在画得太像实物,没有诗化。岭南画派在近代也曾有影响。高剑父等前辈欲效从日本画道路来掺用西洋画法,他发展了居廉的笔墨与色粉交融法,更注重色彩与明暗的层次;陈树人则提倡写生。黎雄才、关山月等第二代继承并拓宽了该派画路。但此派过于讲求写实与依赖色彩,缺少含蓄。

其次,基于姜宝林对现代笔墨语言的新开拓,深深植根于笔墨语言自身内生的现代性历史动机之中,与会学者分析了其丰富的笔墨形态与传统、与黄宾虹、齐白石所开启的现代笔墨语言谱系之间的紧密继承和当代转换之间关系,认为姜宝林将笔墨语言的现代谱系推进到了新阶段,是现代中国画笔墨语言之变的代表性人物。其三,对姜宝林所形成的笔墨抽象构成的新笔墨语言与西方现代抽象主义和构成主义作品进行了跨文化比较。与会专家认为与后者相比,姜宝林的笔墨抽象构成的新笔墨语言虽然具有抽象性,但却是一种深具书写性的抽象,在这种笔墨抽象构成的语言中,转换了许多来自传统笔墨语言的皴法、笔法和墨法程式和图式,发挥了笔墨书写性的韵味、节奏和运动力学的魅力,将中国审美精神笔墨本书的文化意蕴保留了下来,具有完全不同于几何抽象的审美价值。

厚于道者,福德在焉。艺术虽小道,却可成为实践道德修为的实际过程。孟子说:“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求道不需涉远,“诚”者,其道至近,会心在迩。好的景物,不是妄想出来的,而是要在日常生活中去观察、去获取、去写意、去传达。针对《论语》里孔夫子叹赏曾点“浴乎沂”之志,朱熹指出,那虽然看似简单,却因为其“乐其日用之常,初无舍己为人之意,而其胸次悠然,直与天地万物上下合流”,于是,平常不常;因其平常之极,便立即与大多数的、普通的所谓“平常”拉开了距离。

中新网北京10月13日电 (黄钰钦)13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莫言的首度书法个展《笔墨生活——莫言墨迹展》在北京时间博物馆开幕,展览以近百幅书法作品展示莫言在日常生活中的书写实践,其中既有大量蕴意深远的诗词,又不乏诙谐幽默的随笔。莫言自幼对书法兴趣甚浓,近些年更是醉心于笔墨之趣。他在展览前言中称,从不敢把自己的字称为书法,充其量就是用毛笔写的字而已,但为什么还要写呢?因为写字如嗜烟酒,一旦成瘾,实难戒除,用毛笔写字是为了向老祖宗和书法家致敬。

张子枫 红虎 咏慧

上一篇: 象山一心明德文化有限公司

下一篇: 常州明德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