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语录》面世 揭一代收藏大家"独门秘技"(图)


 发布时间:2021-05-10 03:00:35

中新网8月11日电8月10日,由北京国一金典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洪潮艺术馆联合主办,北京国一尚品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恒润金藏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金城国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醇雅祥和•正大之美——洪潮山水画艺术展”,在荣宝斋美术馆举行。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研究院研究

一套十几年前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传世山水画》中有四五百幅作品,每幅作品他都临过十几遍,早就对历代大家的笔墨特点了如指掌。后来,他又瞄准了现代名家,陆俨少、傅抱石、黄宾虹的笔墨功夫他都烂熟于心。慢慢地,他将前人的特点融会贯通,博采众长。他不讳言自己的笔墨间蕴含着前人的影子,比如学习石涛的树,学习陆俨少的水和云,画山则遵循黄宾虹的五笔七墨。两年前,他特意赴中国美院跟随著名画家张捷进修,让自己的艺术能更加精进。

韩景森,1965年9月生于湖南凤凰,土家族,幼年受父亲的影响,酷爱绘画。20岁时,他离开故乡,远赴上海求学,先后师从王华、舒伯展学习中国画传统技法,师从任政、周志高学习书法,师从张用博学习篆刻。1987年,他又师从海派名家陆一飞研习山水画,并曾得益于浙江美术学院杜曼华、刘江、孔仲起先生的帮助与指点。韩景森深感,赴沪求学十余载,受益匪浅。1993年,他返回故乡,至今笔耕不辍,每日书写作画、研究笔墨。他的足迹遍布湘西大山之中,他的画笔也染尽了湘西的万种风情。

在杨建臣的画上,形式与内容得以相映成趣。从构图到笔墨,从色彩到配景,他所欲抒发的,都是积极而健康的元素,那也正是艺术作品所需要的。艺术作品虽然强调个性的展现,但这种个性很有必要规范在普遍性之中。艺术行为,不应该是完全的自娱,而是要兼具着娱人的任务,甚至发挥教育的功用。春风化雨,“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细节出发影响到人的生活习惯,继而左右到人的性格与命途。据乎德、依乎仁、游于艺,本是古训;以美育代宗教,也是有充分的道理的。

呼唤天人和谐的诗意栖居在那四季盛开奇花异卉、家家与花相伴相亲的“花卉王国”,陈培光尽情地享受着与大自然生命亲密接触、情感交流的快乐,挥洒着对天人和谐的讴歌,对生态文明的期许,对诗意栖居的向往。在写生创作过程中,他常常会有感动自己的发现。譬如《让路》绘写一群小天鹅从马路上大摇大摆地穿行而过,前方的汽车为之停驶。画家对这一文明之举的感动,同样让观众为之共鸣。《空中来客》触发于两只野鸭落入自家院内的真事,这在当地习以为常,而在国内几乎不可思议。画家抓住这一瞬间挥毫抒写,乃是对天人和谐的呼唤。有专家认为,陈培光异域花鸟画的创作探索,给予当今中国花鸟画坛的启示是值得关注的。扬子晚报记者 冯秋红。

当然,还有色彩、构图上的成功借鉴。西学东渐清初康乾时期,郎世宁等一批西洋传教士画家来到中国宫廷。明暗、透视等西洋画技法开始被中国画家所知。这些传教士画家留下的众多结合中西技法的作品中,还是以西洋画为主。譬如郎世宁的《嵩献英芝图》,题材是典型的中国题材,而画中景物却如蜡像或标本。这是中西画法的生硬结合,丧失了谢赫“六法”中强调的“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等基本准则。可能也是好画,但终非中国画。外国人画不好中国画,不足为憾,而中国国画家的作品远离“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则为大憾。

”“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雄强浑厚、空灵华滋、古雅从容……脱俗的体式不一而足,通过似与不似之间的意象营构出意境而表达气息,这正是中国画的诗性。“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文人画是中国画核心,诗性应是中国画的精魂。从形上说,意象美和虚灵是画面诗意的要素。意象化和现代派西画的变形并非一回事,是似与不似之间的蕴藉意趣,不平板又不狂怪。虚灵,往往来自画面若干处的留白、散略与简淡。

不待赘言,实地从事鉴赏时,王氏完全了解这一点(根据我与他共同观看数千幅画作的心得),他不仅看笔墨的内在品质,也看笔墨在建立形式,以及形式性或描述写实性的结构功能之作用。他在“无笔迹”的讨论中,认定此种特质“正是好笔墨的定义”,赞赏看来完全自然的笔墨,宛如鸟迹或房屋漏痕,却能同时“描述自然的面貌”。在对倪瓒的精辟讨论中,他把倪氏当做笔墨为重的典型例子(由于倪氏绝对“平淡”的构图,画面的追求与变化降到最低),但点出某件倪瓒伪作缺点时,却指引观者看到画中“远方的石头只是笔画的结合……说不上有任何实在的结构”。

相对而言,花鸟画家受西洋画影响较少,但如郭味蕖等在画蔬果农具时,笔下的篓子或耙,和齐白石画的相比,韵致大逊。地方花鸟画家一度偏离意象美的更多,如云南的王晋元等。他们的问题同样出在画得太像实物,没有诗化。岭南画派在近代也曾有影响。高剑父等前辈欲效从日本画道路来掺用西洋画法,他发展了居廉的笔墨与色粉交融法,更注重色彩与明暗的层次;陈树人则提倡写生。黎雄才、关山月等第二代继承并拓宽了该派画路。但此派过于讲求写实与依赖色彩,缺少含蓄。

如“铁鋄金阿拉伯文镂空笔盒”,用以盛装芦苇笔、墨水瓶、削笔刀、磨刀石等伊斯兰书法的常用工具。据工作人员介绍,鋄金银工艺以叙利亚大马士革地区最为精湛,古时随丝绸之路传播至印度和中国,是古代多元文明碰撞的见证之一。观复博物馆创办人马未都表示,每个时代的文房用具都各有魅力,如宋代文房用具文雅收敛,清代的则热烈奔放。文房四宝得以流传至今,有工匠“匠心”、使用需求等多方面的因素。《云烟翰墨——中国古代文房用具展》将在上海观复博物馆展至9月16日。(完)。

李佳烨 交口县 薛晓阳

上一篇: 大学毕业生拍《小苹果》MV 成毕业礼暖场视频(图)

下一篇: “英语神卷”走红 “挖掘机”“小苹果”成考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