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艺术家将以笔墨丹心书画共同家园


 发布时间:2021-05-09 02:27:56

她在中国一共呆了11年,“所以我的中文很不好。”其实她的中文没她说得那么糟。小虎大概是天生有反骨的那种学生,在美国跟着方闻学艺术史,却一再地质疑自己的导师,最后“成功地”被老师开除了。开除之前,小虎曾经想要和王季迁学画画,但是方闻没同意,觉得没那个必要。开除后,小虎有了自己的时间

中新网9月29日电 “笔墨语言的现代性进程:从黄宾虹到姜宝林”高层研讨会暨姜宝林笔墨语言特展近日在北京成功举办。姜宝林早年师从潘天寿、陆俨少、陆维钊诸、李可染诸先生,复上承黄宾虹先生,旁及石鲁先生。他秉承李可染“打进去,打出来”的画学策略,形成了“既要笔墨,又要现代”的发展笔墨语言的现代性的理路,展现了笔墨语言在现代发展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形成了美学上和中国现代艺术史上迫切需要深入理论总结的重要课题。姜宝林在研讨会上做了《我的艺术自白》的主旨发言,深入阐释了他的“既要笔墨,又要现代”的艺术追求。

”此外,曾来德认为,另外一个变数是毛笔,有了墨、毛笔这两个变数,再加上宣纸这个变数,就有了笔与笔、墨和墨、纸和纸之间的多重关,这些关为艺术家提供了表现自然、体察万物的宏大天地。与以往艺术家所谓意在笔先的整体预设不同,曾来德常常反其道而行之。他先追求偶然,在无法想象、无法规定、无法预设的过程中随机应变、随遇而安,用互动的方式使其趋于成熟、合理、合适,最后抵达的是一个未知的空间使每一幅作品都能在天然合理时真正完成,具有一次性和不可重复性。据了解,此次,展览展出作品160余幅,分为“双重变奏——传统书法”、“时空裂变——现代书法”、“五色之象——绘画”、“墨境抉微——小楷”四个部分。展览将持续到6月1号。(完)。

这是因为艺术的创造只能从大自然中获取充足的养料,既要付出体力的、手工的劳动,又要付出思想的、精神的劳动,两者都要虔诚的投入,不能敷衍和懈怠,这是一位画家一生要面对的,注定是艰辛的寂寞的、只有耐得住寂寞,忠诚于艺术,不断的探索、创新,才能创作出贴近生活、颂扬生活、感动生活的鲜活作品。观众需要的是这些真挚的艺术品,收藏家需要的是高质量、有新意的艺术品,社会需要反映时代、颂扬时代的作品……这些观点,非常契合我对杨建臣先生的人品、画品的看法和感受。

2003年9月,杨建臣在北京荣宝斋成功举办了个人画展,前来观赏的北京书画家米南阳在他的《吉利图》上欣然题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幅作品写意性较强,兼泼兼写,痛快淋漓。一只雄鸡半蹲半立,成为画面主体。画家以姿生势,以态传神,给人以精警雄健、意气勃发的美感。题材虽然很“家常”,但画家致力于在朴素中突出一种境界、一种寓意吉祥挑剔的完美主题。欣赏杨建臣的画不由使我想到:搞艺术要大巧若拙、大智若愚,要在素朴中追求完美,看似寻常,却暗藏玄机,追求一种天然情趣。

发自内心的喜欢,便是信心,是自信、自觉,因之产生信力、念力。于是,精神对物质开始起到能动作用。这,也是艺术之所以产生并存在的一大缘由。“金鸡画家”,这个美誉给了杨建臣,实至而名归,那是他勤于笔耕的结果。我喜欢杨建臣画的鸡。他笔下的鸡,雄赳赳、活泼向上,却没有霸气、匪气或怪气。在他的画作中,充满了和睦与和谐,洋溢着喜庆与幸福,这一切,是那么自然而然,无疑是他内心境况的流露。心外无物,境由心造。画品即人品,在传统理念上,中国画论把人与艺紧密联系在一起,很独到、辨证。

柱廊 谢明利 音声

上一篇: 甘肃锁阳城遗址备战“世遗”:荒漠中探寻新生机

下一篇: 申论文化产业与公共基础设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9.24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