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宝林笔墨语言特展将举行


 发布时间:2021-05-16 18:04:17

当时就有西岸的专家说这张画是张大千画的。这个很吓人,董源10世纪,张大千是20世纪。后来他们开了很大的国家会议,两派的学者用很多文章阐述观点,但是其中没有一篇文章问这张画到底是什么时代画的。我们应该先看好不好,再看什么时代,再看是谁的作品,可是我们这行的人不这么做。说这张画是董源

迎春图(中国画)尹沧海尹沧海的书画有禅宗写意之风,无事雕琢,闲放中见整肃,意到笔随,于平淡中寓真趣。文人画家的创作不仅是对艺术的感悟和体验,更是对生命之美的追寻。禅宗写意注重自由与超越的纯粹精神的表达。禅宗写意画尚虚静、尚单纯,创作者当先顿悟与明心见性,方能观照自然之内美。在这里笔墨不仅是技术层面上的绘画语言,更是融儒、释、道为一体的写意精神之所在。也正因为如此,沧海的画才愈显空灵,其笔墨也愈纯净。沧海的创作状态是自由而无滞碍的,他善于抓住生活瞬间的感觉与稍纵即逝的“化机”,并诉诸于笔墨。

虽然画面上只有渔船没有渔民,但是通过造型夸张、构图独特的拟人化的渔船,渔民的精神却表现得更加含蓄有力,画家热爱渔民和渔船的情感也表现得更加深沉。丁原禄的渔船系列为了开拓新的题材,营造新的意境,在笔墨与形式语言上也进行了大胆的创新。他的渔船系列以渔船为主体,严格说来不属于山水画范畴,但是在笔墨运用和画面经营上却与他的山水画有一脉相通之处。他的山水画笔墨取法范宽、龚贤诸家,似乎主要以他的家乡山东日照的五莲山等名山为蓝本,山石累累,圆浑盘郁,抓住了当地山形地貌的特点。

他的大部分山水画作,气势磅礴和灵巧俊秀兼备,远观其势,苍浑劲健,视野开阔而高远,形式感很强,颇有中国古代壁画般的宏大气势;近观则笔墨交错、点线纵横,画之内在韵律和谐气脉通畅而充满生气,耐人揣摩和寻味,充分体现了中国画的笔墨趣味。莫各伯的山水没有格式化的重复,众多的作品,显现着对不同山水情境的思考以及对山水空间构成的准确把握。他的近作紧紧抓住中国山水画抒情写意的根本特质,注重文思的传递、诗意的融合、意境的拓展、画魂的开掘,以及传统美学理想的追寻。

宋代苏轼、米芾曾数度在诗文中给予高度赞美。五代时胡瑰画马最著名,今台湾收藏古画中有胡瑰 《出猎图》和《回猎图》二幅,不失为举世古珍。北宋时画马高手当数李公麟,他吸收前人之长,创造出自己的一家之法,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黄庭坚 《次韵子瞻咏 “好赤头图”》赞曰: “李侯画骨亦画肉,下笔生马如破竹。”现存李公麟 《五马图卷》即有一匹 “好赤头”良马。其图卷特点:笔墨高度简洁而含蓄,以最洗炼的笔墨造成丰富、耐看的视觉效果。

相对而言,花鸟画家受西洋画影响较少,但如郭味蕖等在画蔬果农具时,笔下的篓子或耙,和齐白石画的相比,韵致大逊。地方花鸟画家一度偏离意象美的更多,如云南的王晋元等。他们的问题同样出在画得太像实物,没有诗化。岭南画派在近代也曾有影响。高剑父等前辈欲效从日本画道路来掺用西洋画法,他发展了居廉的笔墨与色粉交融法,更注重色彩与明暗的层次;陈树人则提倡写生。黎雄才、关山月等第二代继承并拓宽了该派画路。但此派过于讲求写实与依赖色彩,缺少含蓄。

此展乃是一位都市禅行者的生命与艺术的精彩对话。策展人贾方舟对大禅法师的作品理解独到,且推崇备至。他认为,禅师的艺术“诗书画印”浑然一体,自然天成。文人笔墨与传统精神在他那里延续得顺畅而自然。究其原因,不外他作为禅师的生存方式和普心觉性的文化状态。著名评论家刘骁纯称赞大禅法师画中内藏禅意,一个方面是笔墨简率超逸而出尘,在水墨画中尤显,另一个方面则在画面意境,彩墨画则更突出。作为从事艺术创作的禅者,在谈到创作的角度和题材与普通人有何差异时,大禅法师说,我们所讲的生活禅指的即是生活中的艺术,是我们对人、对天地自然的一个真正的态度。反过来从艺术角度出发,是我们在和天地交融,和生命对话,所以生命在需要艺术表达时,我们也只是去做一种自然的叙述,一种生命觉悟的状态。据悉,展览将持续至7月6日。(完)。

铭恩 满店 洪秀柱

上一篇: 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什么级别

下一篇: 张贤亮:40岁还是童男子 中年后曾"报复性补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