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韵生动,墨韵人生——韩景森绘画作品欣赏


 发布时间:2021-05-16 16:42:02

韩景森,1965年9月生于湖南凤凰,土家族,幼年受父亲的影响,酷爱绘画。20岁时,他离开故乡,远赴上海求学,先后师从王华、舒伯展学习中国画传统技法,师从任政、周志高学习书法,师从张用博学习篆刻。1987年,他又师从海派名家陆一飞研习山水画,并曾得益于浙江美术学院杜曼华、刘江、孔仲

所谓中国山水画的一脉传承,所谓山水画的现代感,在他的这些作品中可以显见。正如陈开枝在展览开幕式致辞中说的:“莫各伯的画,既古意浓厚透着传统文脉,又非常符合当代人的欣赏情趣,他是淘百家米煮一锅饭,古典的红木家具和现代的真皮沙发都有……”莫各伯在诗文、书画、古琴、雕塑等方面都有涉猎,但是,当书法家、当诗人显然不是他的最终追求。他是要把书法、诗词融汇到绘画里,以诗人修养铸造山水,以书法笔意构建山川,因此他的作品便有了浓厚的中国文化韵味。

“有时我会列出照片、翻开书本,指着画问东问西。王老有时会扯得很远,因为累积丰富的收藏、鉴赏与临摹经验,几千甚至上万的画作全存在他脑海里,连局部的笔墨细节都一清二楚。有时他会跑到画桌前,拿笔纸出来示范给我看,让我观察某种实际用笔时的角度、笔尖或笔腹之间的位置等等。原先在学校课堂内,多半只能由缩小的黑白照片来看画,根本谈不上鉴赏笔墨细节,因此王老这种亲自以笔墨示范的方式,为小虎打开另一扇窗,懂得近距离观察内在的笔墨,而这正是当时学界研究中国画最为薄弱之处。

呼唤天人和谐的诗意栖居在那四季盛开奇花异卉、家家与花相伴相亲的“花卉王国”,陈培光尽情地享受着与大自然生命亲密接触、情感交流的快乐,挥洒着对天人和谐的讴歌,对生态文明的期许,对诗意栖居的向往。在写生创作过程中,他常常会有感动自己的发现。譬如《让路》绘写一群小天鹅从马路上大摇大摆地穿行而过,前方的汽车为之停驶。画家对这一文明之举的感动,同样让观众为之共鸣。《空中来客》触发于两只野鸭落入自家院内的真事,这在当地习以为常,而在国内几乎不可思议。画家抓住这一瞬间挥毫抒写,乃是对天人和谐的呼唤。有专家认为,陈培光异域花鸟画的创作探索,给予当今中国花鸟画坛的启示是值得关注的。扬子晚报记者 冯秋红。

“画画不是上几年学就能画好的,没有几十年的磨练,成不了真正的艺术家。”他说。在上世纪90年代他就已经受邀为一些政府部门创作作品,而且一直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这也许跟他最初在深圳的经历有关。早年在内地国企做美工的他,上世纪80年代末企业改革时下海来到深圳,并成为首波股市浪潮的受益者。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物质的丰富让他没有温饱之忧,可以全心全意习画。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他便成为全职画家。他用的是最“笨”,也是最扎实的方法:临摹。

他书法的功力亦达一定境界,其书作绝大部分均为自撰联、自作诗,率性自然,行气连贯,笔法闲静,朴拙凝重,既足见其笔底功力又流露出诗人与书家的才情和气质。同时,他深厚的书法功力使他的山水画笔墨技法更趋成熟,山水画中的勾勒融入了篆隶笔法,表现在作品中看似逸笔草草,却处处体现笔墨韵味,画作的题跋与书法都颇为讲究,再配以其才思横溢的诗词书法题款,更是相得益彰,呈现出他独特的艺术个性,并进而深化了其书画品质的文化内涵。

中新网北京12月17日电 (记者 应妮)尤无曲是谁?《艺术巨匠·尤无曲》一书17日在京首发,希望藉此能将一位甘于默默无闻的美术大师以及他的“笔墨水融”艺术观在中国画史上的地位凸显出来。尤无曲(1910-2006年)名其侃、号陶风、晚年自署钝翁、钝老人。诗书画印兼擅,且精通园艺。5岁学画,1929年秋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中国画科,得黄宾虹亲授,次年加入蜜蜂画社。1939年拜陈半丁为师,主攻山水,兼学花卉、篆刻。

程邃喜欢画焦墨,多以枯笔渴墨为主,水墨辅之。他留传下来几件焦墨山水画,如《秋山东寒图》和《千岩竞秀图》,在中国山水画史上可谓独领风骚。作为开一代画风之先的程邃,也因此成焦墨山水画种的师祖。从程邃开始,焦墨画法一步步发展起来,此后很多艺术大师都曾用焦墨作画。黄宾虹的晚期作品也多有枯笔山水,画风浑厚华滋,笔墨深沉而浓黑,当为焦墨画者之楷模。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艺术家们运用过焦墨枯笔,都是把焦墨枯笔视为一种技法,与水墨渴笔技法一样混合使用,从而失去发扬光大焦墨画的历史机遇。

風貌 音声 双燕

上一篇: 《蜀道寻古石门汉韵——汉中石门十三品拓片精品展》开展

下一篇: 南京静海寺展出近代海战图 重现鸦片战争历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