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新路3699翰士文化传播


 发布时间:2021-01-28 13:44:37

山西的冬天特别冷,赵非经常吐槽张艺谋,“这老东西,也不知道冷,也不知道饿,每天就两碗面,一干就站一天”。而后,张黎停下绘声绘色的描述,调整了语气,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是导演,这才是创作。”和张艺谋一样,张黎也曾被历史的机遇所成就,同样被历史辜负过,他们获得了巨大的名声,却在

中外刊物的文献价值  在辛亥年的共和革命过去整整一百年之后,对这场革命的回顾,对它的历史价值的评估,必然离不开对于革命前后各种细节的追究。其时的中文报纸和时人的记述,提供了陷身于局势之中的国人对周遭的观察;此外众多外国报刊也辟出大量版面,以旁观者的角度和专业的新闻素质,对革命的萌发与扩大积极跟进。关于辛亥革命一个被反复提及的小插曲,是后来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革命爆发时尚身在美国的科罗拉多州,武昌起义成功的消息,他是从一份当地报纸的报道中得知的,旋即动身回国,于12月25日抵达上海。西方报刊对新闻的敏感性,使得他们的报道常常包含与主题事件相关的各种背景,也包括对事件过往的分析和未来走向的预测。以后来的发展来看很多分析和预测不见得准确,但在当时,总有相关的事实或现象作为他们判断的依据,一些可能是很细微的东西,在今天或许正好能为历史这张大拼图补上缺失的一小块。

孙中山:我有一个共和梦想“中国的拿破仑”黄兴始终站在孙中山身边和身后蔡锷一生践行信条:与全国国民戮力拥护共和国体共和“仁”心宋教仁:临终前托黄兴给袁世凯发电报林觉民:生命与爱情,皆可为共和抛秋瑾的最后三年:从女性解放到民族解放陈天华的最后一年:共和的殉道者(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创共和纪念那些为共和献身的先驱们辛亥革命将共和的种子深植于中国,此后百年来,不管封建复辟还是专制主义或滥觞或滔天,无一不在荡秽涤流后,重新拉回到民主与共和的主流上来。

而这,也许就是张鸣先生新著《共和中的帝制》的价值所在。想写电视剧可不会写女人我是一直在做历史,但做得很野,听说某位历史学会会长对我很不满意,说我写了很多坏书,教坏了年轻人。其实,我干什么、是什么并不重要,我以前还当过兽医呢,现在我也不当了。总之,公鸡母鸡不要紧,只要会下蛋就行。应该说,今年我还是挺高产的,已经出了三本书,但这本书我做的比较认真,当年累得汗流浃背,一身尘土地翻东西,非常辛苦。为什么我要做这个书?当时起念是因为钱,有人出高价要我写电视剧,可我一写,发现不行,关键是没有女人,可没女主角,故事就不好编,我说算了,干脆写个著作。

山西的冬天特别冷,赵非经常吐槽张艺谋,“这老东西,也不知道冷,也不知道饿,每天就两碗面,一干就站一天”。而后,张黎停下绘声绘色的描述,调整了语气,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是导演,这才是创作。”和张艺谋一样,张黎也曾被历史的机遇所成就,同样被历史辜负过,他们获得了巨大的名声,却在神坛的高处,面临着自我表达的踏空危机。这份名单还可以加上陈凯歌和顾长卫。他们作为最先成长起来的那一代人,需要经受来自官方意识形态的辐射,又在资本市场的冲刷裹挟下寻求转型,找到新的发声方式。

我读过那些批评,但我觉得不值得回应。例如我的《温故戊戌年》发表后,一位北大教授写了一篇一万多字的大批判文章。他自认为是研究“戊戌史”的权威,他已经对这段历史有过“历史定论”了,例如“慈禧太后就是扼杀戊戌变法的保守派头子”,谁改变这个“定论”,谁就是要为历史翻案,甚至,“为慈禧这种反改革人物”翻案。我该如何回应这样的批判文章呢?我认为“历史无定论”,我认为“不能给历史人物戴政治帽子”从而“一棍子打死”。因为那样一来等于消灭了“历史研究”!所以,所谓史学界对我的批评,我一般不予回应,因为思维方式不同,历史观不同——真的很不同。

拍《走向共和》的时候,演员孙淳本来希望演孙中山,当时的化妆师却提醒他,说袁世凯这个角色写得好,张黎也觉得孙淳的眼睛和袁世凯的眼睛很像。此后,为了扮演袁世凯,孙淳努力增肥,在一个月内增加了30斤,还成功地长出了脑后肉。虽然参演结束后的减肥过程很痛苦,孙淳却觉得“自己的前半生有了交代”。张黎还描述起老同学张艺谋拍《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情形。担任摄影师的是当年摄影系的老同学赵非,他出生于1961年,在班里年龄最小,张艺谋出生于1950年,年龄最大。

宿舍院的后围墙斑驳,白漆脱落露出了里头的灰砖,仿佛不经意间向路人述说着这里悠久的历史。立字为据袁世凯挟实力获任众所周知,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的招牌,先是在南京立了起来,孙中山先生任南京临时政府临时大总统。为什么三个月后,中华民国的政府要搬到北京而由袁世凯就任大总统一职呢?历史学家分析,这与辛亥革命的进程以及袁世凯的政治实力密切相关。袁世凯与中华民国的关联,首先竟然是从镇压辛亥革命开始的。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廷如坐针毡,但是,放眼朝廷,已经没有可以倚仗的力量。

匡亚明 王若琳 信社

上一篇: 中科大人文物与博物馆宿舍

下一篇: 河南“拜祖大典”:“迎亲”队伍将长达八公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6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