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更好共和文化传播公司


 发布时间:2021-01-21 00:57:14

悦读周刊:您整体的写法看得出来是记实性的,但书中也有很多历史场景的描写给人感觉像小说,比如写晚清官场的权争、宫廷政治等。除此以外,书中还有很多思辨历史的段落。您在写作中是如何将这三方面有机融合的?张建伟: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史学家”,我只是“作家”。所以我使用的“推销词”是:史家

读经、祭天,复辟。他刚开始还不敢,可手下人都一致拥戴。可真复辟了,原来的心腹大将们又都不同意了,导致他整个体系崩溃。张勋是怎样复辟的袁世凯失败后,北洋的共和依然运转不起来,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运作这个体制。那时国会打架打得比较凶,互相扔墨盒,可墨盒太重,能把人砸死。最后国会要求把墨盒钉在桌上,顶多把笔扔过去。关键是他们自己办不了事儿,行政体系也办不了事儿。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协约国鼓动中国参战,总理段祺瑞当家,各省都不交税,中央靠几条铁路的收入,加上关余和盐余,入不敷出。

正如孙中山所言,历史潮流已是不可阻挡,逆流者若不调转方向注定会被人民抛弃。辛亥革命早已远去,曾经参与其中的那些人,已经化为历史符号,虽被今人耳熟能详,但又不明就里。与此同时,很多文化精英,在各种书籍里和面向十多亿观众的电视电影里,花样百出地为帝王唱赞歌,美化一个主子和一群奴才的故事,还要“问天再借五百年”,为帝王招魂。虽然我们反对泛政治化,但即使娱乐也还是该有底线的。有一种淡忘叫耳熟能详,有一种冷漠是高唱赞歌。

可以说,北京开启了古老中国走向共和的新篇章。改弦更张总统府藏身迎宾馆初秋的外交部街,阳光温暖灿烂。来来往往的人群,也许不知道这条历史悠久的胡同,和中华民国的成立有着密切的联系。1912年3月10日,袁世凯在京就任中华民国大总统之职的办公地点,就在今天东单协和医院东边外交部街33号的“迎宾馆”。它是当时北京城内最豪华的西洋建筑之一。据专家介绍,这所迎宾馆是清宣统末年为了迎接访华的德国皇太子兴建的,相当于现在的国宾馆。

”这一年的年底,已经遭受两年冷遇的段祺瑞却忙碌了起来。以段换冯保“现状”1911年11月17日,段祺瑞接到老上司袁世凯布置的任务,去前线换掉连打胜仗的冯国璋。此时,是袁世凯抵京就任清廷内阁总理大臣一职的第4天,就在不久前,新任第一军军统的冯国璋率部队攻陷汉口,给革命军一个大大的下马威。而袁世凯却并不高兴,急命段祺瑞撤换冯国璋。武昌起义爆发时,袁世凯隐退在河南彰德,还处于下野中。看似不问政事的他,实则一直与段祺瑞、冯国璋等旧时爱将联系紧密。

“《共和之路》分为序、黑暗、童年、求学、革命、共和、伴侣、信仰和尾声9段。孙中山为了革命到处去募捐,到美国、到南洋、到香港……这些都是史实,歌词里面都有所提及,历史事实面面俱到,遗漏任何一个场景、史实都不可以。史实详尽的同时,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从音乐创作角度来说,发挥想象力的空间就不是太足。这部作品不像浪漫诗歌那样能激发你的想象、让文字长上音乐的翅膀。我很大程度上运用了写歌剧的办法来创作,描绘一些事实,同时夹叙夹议。

电文发出的同一日,袁世凯、徐世昌、冯国璋和王士珍致电段祺瑞,以“忠君爱国,天下大义。服从命令,军人大道”,劝告段祺瑞“切勿轻举妄动,联奏一层尤不可发”。实际上此电背后的授意者,恰是袁世凯。3日后,孙中山复电北洋军将领,盼能一致赞助共和。第二通电胁清廷段祺瑞第一通电后,清廷并未屈从。君宪与共和之议,仍然悬而未决。眼看第一份电文无效,2月4日,段祺瑞再发一电,称如果少数王公贵族还不赞成的话,将“率全军将士进京,与王公陈利害,祖宗神明实式鉴之。

查前清官厅视官等之高下,有大人老爷等名称,受之者增惭,施之者失体,义无取焉。嗣后各官厅人员相称,咸以官职,民间普通称呼,则曰先生,曰君,不得再沿前清官厅恶称。孙中山还提出废止跪拜礼,规定正式相见为脱帽一鞠躬即可,最高级礼节为三鞠躬。普通见面,则以握手相代。衣食住行,衣冠文物,衣为首位。孙中山结合日本陆军士官服、学生装及欧美西服的特点,要求上海最有名的“荣昌祥”服装店设计新服,上衣为关闭式八字形领口,前门襟上钉纽扣9粒,直翻领,有袋盖四贴口袋。

因此,在辛亥革命百年之际,我们似乎有必要离开宏大叙事,拨开遮蔽望眼的浮云,回到历史现场,回到基本常识。本刊希望,通过朴素的方式,将这些被后辈符号化的人,活生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应该记取,一百年前,为了共和,他们长歌当哭,他们暗夜奔袭,他们绝地反击,甚至他们拔剑四顾,英雄气短。自从萌生“主权在民”的共和理想,他们就获得了内心的力量,一旦站起来,就绝不再跪下去;这些原本最热爱生命、最懂得爱情的人,在专制和独裁面前,没有别的选择,不自由毋宁死。

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所谓历史,不都是他们写在教科书上,然后通过老师和教授先生们灌输给我们的吗?好人坏人打架有什么好看悦读周刊:您写出了一个丰富的复杂的晚清历史,与我们接受的历史教育中的那种单调的扁平的晚清不一样,特别是一些重要历史人物,正面的、反面的都不太一样。您对这段历史的总体认知是怎样的?张建伟:我们今天所熟悉的中国历史,是一部以道德的名义书写的历史。道德总是承认那些已经得到确认的充满正义的东西。它永远正确,正确得消灭了历史。

物造 浩源文 励道

上一篇: 夜游济南护城河:多情画舫留涟漪 一路行来皆是泉

下一篇: 金戈铁马话朱然:与关羽的关系微妙而复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44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