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共和的序幕:通缉犯梁启超起草出洋考察报告


 发布时间:2021-01-26 06:40:35

否则,历史就像朱熹所说:“好像在看一个好人和一个坏人在打架。打架有什么好看?”但放弃以道德的的名义书写历史,是件决不轻松的事情。在废墟遗址和衰落的历史中漫步,脚步本来已经很是沉重,何况,它常常还需要智慧,需要勇气,需要一种历史品格,甚至,需要历史时机。悦读周刊:电视剧《走向共和》

据同时期抵日的鲁迅回忆:“凡留学生一到日本,急于寻求的大抵是新知识,除学习日文,准备进专门学校之外,就是赴会馆跑书店,往集会听演讲。”除功课外,邹容还研读西方启蒙主义经典,如卢梭的《民约论》、孟德斯鸠的《万法精理》等,还有法国大革命和美国独立战争史等。他对孟德斯鸠的有限政府理论和卢梭的主权在民论十分欣赏,把他们的学说视为“起死回生、返魄还魂之宝方”,摘录其精要,对照中国现状进行思考。邹容萌生了要当“卢梭第二人”的宏愿,“执卢梭诸大哲之宝幡,以招展于我神州土”。

在该书的自序中,著者写道:“辛亥之秋,八月既望,武昌起义,各省回应。详阅报章,默察时势,预料中国此次革命,大功必可告成。然而热心诸志士逐日进行之手续,虽已详载各报,倘非逐日采集,集为一编,诚恐时过境迁,报纸散佚,革命成功之后,凡我同胞,克享共和幸福,饮水思源,上溯当日热心诸志士若何革命曷以成功,求其详情,竟不能得,必深恨无书之可考;而热心诸志士耗费若干心血牺牲,若干头颅举没而不彰,尤可惜也。故自八月二十日起,逐日选择京津上海各报章,分门重印??”书中所辑报道、专电、上谕、奏章等,完整摘录自《时报》、《国民公报》、《经纬报》、《民立报》等当时主要报纸,欲以详实的文字数据,为这场改写中国历史的革命汇编出一部可供参考的史志。

9年以后,孙中山在《致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外交部信》中写道:“我的辞职是一个巨大的政治错误。”但这只是一个政治家日后的反思。而当时,孙中山认为革命取得了巨大胜利:“三月以来,南北统一,战事告终,造成完全无缺之中华民国。”辞职当天,孙中山于南京同盟会践行会上举行演说,认为民族、民权两主义已经实现,“唯有民生主义尚未着手”。此后,孙中山遍游中国十数省份,考察、演讲、接受中外记者采访,均只涉架桥、修铁路之事,几乎无关政治。

几乎是一夜之间,南京街头已经很少再见拖长辫子的男子了,新锐的剪成了时髦短发,保守的剪成了齐耳短发,极个别遗老把辫子盘起来戴上礼帽。其次是女人不能再缠足。1912年3月11日,孙中山令内务部通饬各省劝禁缠足。通令中明确指出:当此除旧布新之际,此等恶俗,尤宜先事革除,以培国本。其有故违禁令者,予其家属以相当之罚。南京其时为首善之地,通令要求:已缠者令其必放,未缠者毋许再缠,倘乡僻愚民,仍执迷不悟,则或编为另户,以激其羞恶之心,或削其公权,以生其向隅之感。

位于东单外交部街33号的华风宾馆便是昔日中华民国总统府的所在地。晨报记者 李木易/摄100年前的辛亥革命,堪称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巨变。它结束了两千年的帝制,首次建立了共和制度。千年古国精神抖擞地站在了全面现代化的起点,被视为现代民族国家重建的开始。虽然此后有袁世凯复辟称帝、张勋辫子军回潮、军阀混战争夺地盘,但都无法阻止古老民族走向共和,走向复兴。辛亥革命发轫于武汉,但辛亥革命最终的政治果实——清帝退位、中华民国正式成立,都在北京完成。

幸运儿 虞家河 伊伊

上一篇: 红河卫生职业学院校园文化

下一篇: 黄埔军“不知死” 黄埔魂代代传(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6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