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共和艺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1-01-18 21:08:19

这一时期,陈天华意气风发,“与数月前整天泪痕不干的情形相比,判若两人”。他再度被磅礴新生的革命气象激发出创作热忱。1905年11月,对近代中国产生重大影响的《民报》正式在日本东京创刊。孙中山亲自撰写了发刊词,提出了著名的“民族、民权、民生”诉求。“三民主义”第一次见诸报端,有关民

所谓“六”,说的是段祺瑞曾六次执掌北洋政府的权力———1913年5月1日至7月31日代理国务总理;1916年4月22日至6月28日任政事堂国务卿;1916年6月29日至1917年5月23日、1917年7月17日至12月22日、1918年3月23日至10月10日三次出任国务院总理;1924年11月24日至1926年4月20日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1926年段祺瑞被驱逐下台后,退居天津日租界当寓公,从此自号“正道居士”,“潜心佛学”。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拒绝与日本人往来,后被南京国民政府任命为“政府委员”,也没有前往就职。1936年,段祺瑞在上海去世。

两大阵营博弈之革命派谈共和无异于对牛弹琴回顾历史,辛亥革命第一人非孙中山莫属。但孙中山自称,最初他是“一个人的革命”,的确如此。这个出身医生的广东人,并非一开始就非与朝廷对着干,他曾上书请见李鸿章,主张变法自强,但权倾一时的李鸿章不可能接见无名小辈孙中山。心灰意冷之下,1894年孙中山赴檀香山创建近代中国第一个革命团体兴中会,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刚开始,他在海外华人中找到了一些盼望祖国兴盛的同志,但大都是保皇党,一听要武装革命推翻清朝,很少有人能接受;还有一部分打着反清复明旗号的人,能聊反满造反的事,但谈共和无异于对牛弹琴。

就在《自由报》停刊的同一天,全国临时参议会在南京成立,行使立法权,经过三读程序通过了《临时约法》。如果细读这个约法就不难看出,约法不但给议会以较高的地位,也给了总统相当多的行政实权,只是按照民主制度的惯例,提出了对总统的限制条款。如此,就与袁世凯的要求相去甚远,无疑超出了北洋一方可接受的底线。当时,无论是袁世凯,还是整个北洋派系,都没有多少现代政治常识,篡夺政权后已经丧失了任何进步的动力,只有靠倒退才有理由把持政权,用的还是前清官场那一套,两眼只盯着权力,处理难题的办法主要依赖实力,实在无法实力解决的,只好使用江湖黑道手段。

因此,在辛亥革命百年之际,我们似乎有必要离开宏大叙事,拨开遮蔽望眼的浮云,回到历史现场,回到基本常识。本刊希望,通过朴素的方式,将这些被后辈符号化的人,活生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应该记取,一百年前,为了共和,他们长歌当哭,他们暗夜奔袭,他们绝地反击,甚至他们拔剑四顾,英雄气短。自从萌生“主权在民”的共和理想,他们就获得了内心的力量,一旦站起来,就绝不再跪下去;这些原本最热爱生命、最懂得爱情的人,在专制和独裁面前,没有别的选择,不自由毋宁死。

不光是皇上,包括皇室成员,生活费用由政府买单就不能在政府中继续担任职务。而“皇族内阁”恰恰违反了这一立宪原则,“但第一届内阁时处特殊,旧官僚体系中能干的就那么几个人,避也避不开”。“共和民国是各方力量博弈的结果,他们都有值得尊敬之处。”马勇举例说,如果没有孙中山的革命,清廷不能走向改革。革命党的胸怀令人尊敬,他们坚守“民主共和”的原则不让步,“帝制必须终结”不让步。同时革命党也有重大的让步,比如没有再说“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位于东单外交部街33号的华风宾馆便是昔日中华民国总统府的所在地。晨报记者 李木易/摄100年前的辛亥革命,堪称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巨变。它结束了两千年的帝制,首次建立了共和制度。千年古国精神抖擞地站在了全面现代化的起点,被视为现代民族国家重建的开始。虽然此后有袁世凯复辟称帝、张勋辫子军回潮、军阀混战争夺地盘,但都无法阻止古老民族走向共和,走向复兴。辛亥革命发轫于武汉,但辛亥革命最终的政治果实——清帝退位、中华民国正式成立,都在北京完成。

找不到皇帝,只好共和了。共和制带来了大麻烦皇帝没有了,事儿就大了。用梁漱溟的话说,中国是个伦理性的国度,伦理道德是我们这个国家意识形态的核心成分,是老百姓的基本行为准则。其核心是君主,一旦君主没有了,中国的伦理就开始摇晃了。袁世凯当总统后,发现了问题,他无法建立起效忠体系,总统9点钟开国务会议,可总理和各部长们10点都没来,干吗呢?在家打麻将,他还没办法处罚他们。因为他是总统,不是皇帝,这很麻烦。下面也有困惑,辛亥之后底层社会动荡,土匪、帮会、流氓全出来了,私盐贩子在衙门前卖私盐,原来知县有权威,现在共和了,政府没权威,总统说话都不算。

银拓 山大昭 虞家河

上一篇: 潍坊想想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下一篇: 潍坊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孙海东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47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