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鲁豫新书《偶遇》问世 与好友窦文涛对谈


 发布时间:2021-01-21 22:33:08

人心里面有一个裂纹,虽然藏在人心深处,但是这个裂纹在人生关键时期会起作用,导致衰落。”丁捷说自己写《追问》,就是试图把这些官员心中的裂纹呈现出来,“人性裂纹在很多普通人身上都存在,这就是我为他们感觉到悲悯和同情的地方。但是我认为党员领导干部、社会成功人士,已经不是普通人,应该比其

揭露官场黑暗的才是‘官场小说’,我们更愿意称之为‘反腐文学’。”“‘反腐文学’,更重在一个‘反’字。既然要写‘反’,当然要写如何腐败、怎样和腐败作斗争。”“这类作品老百姓喜欢、愿意读是有道理的。”他说,“中国的官场左右了老百姓两千多年,和每个人的命运关系太大了。官场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运作、官员怎么活着,老百姓想窥探一些东西,这造成了官场小说的大热。”他说,官本位社会没有完全被改善以前,人们一直期盼“现代包公”。

孔子不说“怪、力、乱、神”以今日来说,求神拜佛或者烧香算命,不仅于事无补,反而可能使人疏忽自己的责任,无法活出人的尊严。“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就是说生病还能治好,但说出来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恐怕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但什么样的话不应该说呢?《论语》有一句话:“子不语:怪、力、乱、神。”后来就有人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做《子不语》,里面全是各种不合常理、超乎想象的怪诞事迹。在此,首先要指出:孔子不谈这一类的事,并不表示这一类的事不存在或不能发生,而是表示孔子的谨慎态度与理性精神。

他曾劝诫子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对于“怪、力、乱、神”正应该根据“不知为不知”的原则,闭口不谈。我们来分辨一下这四个字,第一种“怪”代表反常的、怪异的现象。譬如《左传》出现过有一次“六鹢退飞过宋都”,六只鹢鸟退着飞过宋朝的都城。鸟是往前飞的,怎么往后飞呢?因为风速大于它的飞速,看的时候觉得它是退着飞的。又譬如,古人不明日食的原因,就加了很多想象,等到天文知识增加,怪也就不怪了。古代有阴阳家,喜欢在自然界与人世之间寻找相关联的线索,真相如何,则不得而知。

2013年的文学状况,是在2012年的基础上顺势而来和持续演进的。但在这种自然而然的进展中,一些原有的动向又有新的延宕和深化,一些新的问题又凸显出来并得到集中的关注。回望2013年的文坛,梳理诸种感受与印象,一个无可替代的关键词凸现出来,那就是“新变”。这一年,作家们的各类创作都在尝试变招,理论批评也在直面新的文学现实中相应变调,网络文学更是在各种合力的推导下深层变异。长篇小说:视点下沉 更加关注底层在2013年的长篇小说领域,不少文学大家与小说名家都有新作推出,而且都有一定程度的变招。

迟子建就是这样的作家,她文字的美如同深巷中的酒,少有吆喝,却沉醉迷人,她带给人的感动,虽不是轰轰烈烈,可点点滴滴都滋润心间。从1985年写作开始,短篇小说就没有离开过迟子建,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没有细致统计自己发表的500多万字作品中,短篇究竟占多大的比例。我只知道,从1985年至今,我与短篇心心相印,不离不弃。哪怕创作耗时两年的《伪满洲国》,这期间我也写下《清水洗尘》等短篇。”而在27年后的今天,迟子建将自己多年来发表的短篇小说整理一番,按年代进行了划分,结集出版,对一位作家来说,这无疑是一次过往的梳理,也是今后写作新的起点。

跟欧阳修老师有同样感慨的是苏轼同学,按辈分和身份而言,欧阳修确实是苏轼的老师,欧阳修的人生比苏轼要顺利得多,况且如此感伤,更何况一生坎坷的苏轼。北宋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四十三岁的苏轼在黄州,他是以流放者的身份居住在此,有诸多的拘束,身边也没什么朋友,亲人更是远隔,孤独的他,碰到秋天袭击过来,当然没有什么抵御能力,于是感叹人生如梦,“世事一场大梦”,觉得世界上的万事都是一场梦幻而已。而这种如梦人生是以什么为计量单位呢?是以秋天为计算单位,一年就是一秋,诚如俗语所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在苏轼的眼里,秋天是凋零的时节,是总结的时节,于是又说:“人生几度新凉”。

多年后她这样写道:“我与钱钟书是志同道合的夫妻。我们当初正是因为两人都酷爱文学,痴迷读书而互相吸引走到一起的。”一见钟情,姻缘前定。从此两人不离不弃,相濡以沫,走过半个多世纪,他们的爱情与婚姻,成为世人眼中的传奇。在她的眼中、笔下,钱钟书“非常孩子气,就像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她在散文中,写了许多与钱钟书互敬互爱的趣事,正是从这些文字中,读者窥见了这一对大知识分子自甘淡泊甚至苦中作乐的日常生活。她说自己:“每项工作都是暂时的,只有一件事终身不改,我一生是钱钟书生命中的杨绛。

可是后来起风了,云散了,瓦尔卡就看见一条宽阔的大路,满是稀泥;沿了大路,一串串的货车伸展出去,背上背着行囊的人们在路上慢慢走,阴影摇摇闪闪;大路两旁,隔着阴森森的冷雾可以看见树林。忽然那些背着行囊、带着阴影的人倒在烂泥地上。‘这是为什么?’瓦尔卡问,‘睡觉,睡觉!’他们回答她。他们睡熟了,睡得好香,乌鸦和喜鹊坐在电线上,像娃娃一样地啼哭,极力要叫醒他们。”这并非直观写女孩的感觉,而是借助奇特想象来增厚那无以摆脱的渴望,小说营造气氛集中在“疲劳”上,集中在难以遏制的“渴睡”上,这为瓦尔卡怪罪摇篮里的娃娃埋下了“伏笔”,这动态推进式的描写像层层“剥笋”,直到女孩精神崩溃、悲凉情致无以伦比时,作品艺术感染力即刻顿增百倍。这类看似“无故事”的小说,支撑全篇的是情绪回环与延伸,契诃夫恰是这类创作的高手,文字间彰显着其短篇巨匠的才华,这种极致氛围把小说推向高潮。这个绝妙短篇并非“短见”,它饱含了特定环境中的宏大精神世界——“小”里淘金——这是契诃夫小说的魅力,只有大师能为之。

”于丹说,“真”不容易:“真”是一种人生态度:“人到中年,收敛起许多任性,才渐渐悟得,所谓成长,不是要圆滑到伪善,而是在秉持一团真气里学会随缘。以真心过日子,才会发现,真气可爱,生机勃勃洋溢在所有不做假的细节里。”于丹对“真”有着自己独特的感受:“真并不是不分场合,不按规则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一个三岁的孩子在宴席上突然大哭我要上厕所,大人会把他带走;一个30岁的人要这样做,大家觉得他有毛病。‘归真’不是人的一辈子带着孩子的天真,就足够在这样一个复杂世道上保真到老。

童冠 新西 娄氏

上一篇: 谈谈中华上古神话对中华人文精彩

下一篇: 知名博客写手签售遇刺 谁来保护文化名人的安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