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名嘴柴静美国产女引热议 被讽说一套做一套


 发布时间:2021-02-25 23:51:24

采访药家鑫父亲,用笔尖扎自己以求克制,她至今不够平静采访李阳守中带攻,带着道德优越感,她一直在反思自己柴静说,她是“火柴的柴,安静的静”。日前,一向低调的她在大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是受邀为女记者协会讲课而来。一众女记者真诚发问:“怎样才能像你那样发现新闻?”“你那些精彩的新闻是

用一个如今已经被污名化的词来说,韩寒、柴静、刘瑜都是“公知”——即公共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他们曾因频繁就热点时事发表有见地的言论,成为频繁出没于媒体报道的意见领袖,也成为众多年轻人追捧的偶像;他们呈现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正面,拥有一呼百应的号召力,仿佛隐隐拥有了超越常人的“神性”。“神性”的形成,很大程度上源于公共形象的刻意经营与精心包装。而这里所说的包装,主要还不是指当事人选择性呈现自己光鲜的一面,而是一种系统性的形象塑造。

对于15年后第一次以广播人身份重回长沙,柴静颇有感触地说:“广播是心灵和心灵的相遇。”曾经和柴静共事的主持人汪涵低调去后台为柴静送花之后匆匆离去。而不少提前获知柴静签售消息的大学生们早在签售会开始前两个小时就排队在营销中心门口等候。他们被主办方要求每人只能拿一本书签售,并被要求在签售时“迅速离开现场,不围观、不握手、不拥抱、不合影、不逗留”。尽管如此,新闻系的大三学生小邱还是很兴奋地在长队中等候:“柴静是我的偶像!这书我看过两遍了,今天又买了一本!”她激动地告诉记者。

1997年至2001年是地坛书市最为红火的几年,一到举办 书市的日子,很多出版社和书店的工作人员骑着三轮车、带上小板凳、铺盖卷,彻夜排队报名参展。然而到了近几年,书市的行情大不如前,出版社和书店再不能像以前一样靠书市大赚一笔,而网络书店书籍的打折活动,也对书市造成冲击。评说作为北京爱书人的记忆,22岁地坛书市的取消,让人扼腕叹息。地坛书市告别京城后,其他书市接棒为京城带来书香,并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改造。逝者 新概念之父赵长天去世2013年3月31日,《萌芽》杂志前主编、作家赵长天因白血病医治无效在上海瑞金医院去世,享年66岁。

七月份的长沙,天气酷热,柴静借用学校广播站录节目,录完以后,汗水把衣服全都浸透了。面试通过以后,柴静开心极了,她开始做她的第一个节目——《另一种声音》。第一次坐到真正的演播室里,柴静没有恐惧和紧张,她觉得自己就属于这个地方。此后,她每天都会带一沓稿子和磁带去做节目,整个暑假她没有回家,留在了长沙做节目。那段日子,她和家里失去了联系,常常翻箱倒柜地凑足5毛钱,跑到楼下买一袋最便宜的方便面,计划着吃一整天。长沙很大很热闹,但是无亲无故的她却倍感孤独,每天都在过着同样的生活:骑着自行车去做节目,然后再骑车回来。

央视主持人柴静被爆美国产女归来,在网上引起了好一阵讨论。这事既可归入八卦事宜,也可往深层思考,就看各人所需。但不管从哪个角度探讨,都难以回避国内一些中产开始向境外移民、生育的事实。这几年,移民话题一直很热。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不同,这一轮移民热备受瞩目的主体是包括官员子女、富人在内的精英阶层。伴随着移民的过程,还有财富与资源的相应转移。此外富人移民,多半不是到国外生活,而是为了把子女送出去,同时为自己在国内的事业增加一份“保险”。

别的不说,单说出版社为推高销量而为这些人推出一系列活动,安排重磅的媒体访谈,就已经扮演了重要的“造神”角色;而韩寒、柴静等人身后的团队所做的事,与那些包装娱乐明星的经纪团队相比,已经没有很大的区别。“造神”让这些人实质上成为了商业利益链的一部分,喜欢他们的人不会对此感到反感;但不喜欢他们的人,只要遇到合适的契机,只要有人站出来挑头,就容易从分散状态汇聚成一股反对力量。那些“倒韩”的网友,那些“砍柴”的人,未必对韩寒和柴静有多了解或多厌恶,但他们对这种刻意塑造的“神”的负面情绪,很容易被唤醒。甚至有很多人,仅仅是通过表态来显示自己的立场。最近两三年时间,“公知”已经从一个褒义词,逐渐变成了一个贬义词。这其中有知识群体自身的问题,也与网络语境下的祛魅有关。不过,刻意“造神”固然值得商榷,动辄“拆神”或许也不是一件好事。

柴静这一刻的静,赢得了观众的心。几年前,央视著名制片人陈虻说:“柴静离一个伟大记者的标准,还差一点儿‘宽容’。”“宽容是什么?”柴静问。“宽容的基础是理解。”今天,有人说:“央视十年,柴静的变化不是颠覆式的,是成长式的,在《看见》,她变得更宽厚了。”自杀孩子的话让她羞愧其实,刚进央视时,柴静一心想着建功立业,在镜头前极富表现力:拎着高跟鞋去追一个孩子,或屈身近前握住当事人的手;对采访对象发出连环式追问。那时,她喜欢短兵相接的新闻江湖。

16年后,在文艺频道听到她的中年版《夜色温柔》,不禁默然。遥想当年白衣胜雪的大学时光,入校首夜便是听着柴静的节目入睡。那些年,一起在寝室听《夜色温柔》是一种时尚。追梦人柴静后来去了央视,如今不再青涩,但她当年的电台节目影响了很多人,包括我。DJ翔宇:听柴静回隔壁友台客座当年的《夜色温柔》,原来时光并未走远!大家爱广播的心都是从那个年代开始!久违的结尾曲《让我拥抱你入梦》,晚安!sch108:突然觉得,世间许多事,冥冥中早有命定!今夜打雷大雨,宽带断线,上不了网,不经意打开广播,刚好调到青春97.5,听见柴静,向你而来!柴静重返《夜色温柔》。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读书岁月有广播陪伴的日子,此刻仿佛就在昨天。

十年书“看见”:请别践踏“文艺”柴静《看见》是她十年个人成长的告白,某种程度上亦可视作中国社会十年变迁的备忘录:非典、两会、汶川地震、北京奥运……几乎在每个重大事件现场,都能发现柴静的身影,《看见》一书中,柴静记录淹没在宏大叙事中的动人细节,为时代留下私人的小小注脚。虽然已是央视最受欢迎的记者、主持人之一,柴静却非常低调,常常以素面素服示人,她说,生活于自己,是很自然的事情,就像跟朋友在一起,忘我是最好的状态。

影光 萨加 罗佳雯

上一篇: 2019肇庆鼎湖区创文交通志愿者

下一篇: 维吾尔族传统服饰文化研究论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