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恽建新书成白居易诗百米草书长卷(图)


 发布时间:2020-09-28 20:20:01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见是宫内“神仙姐姐”所写,卢渥急忙令仆人捡起来,亲自好好收藏。这片红叶从此成了他的挚爱之物,有时候拿出来观瞧,有时与朋友一起玩赏。彼时已是宣宗皇帝在位。宣宗和玄宗一样,好音律,有极高的音乐修养,但比玄宗自律,他不沉迷于女色,更不像玄宗那样宠幸乐人,生活崇

洛南东城墙一线,从北到南依次有延庆里、静仁里、仁风里、怀仁里、归仁里、利仁里、永通里、里仁里,建春门便位于怀仁里与归仁里之间。建春门北侧仁风里还住过一位大诗人——杜甫,不过那时他还不会写诗。杜甫出生在巩县南瑶湾村,其母早丧,他六岁前被寄养在东都建春门内仁风里,这里是他的二姑家。二姑待他很好,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他在这里度过了愉快的幼年时光。履道坊是他陶冶诗文的熔炉集贤坊是裴度常住的豪宅,白居易诗中集贤坊的出现,多与他和裴度的交往有关。

白居易想到自己跟元稹的关系,极力拒绝。元稹家人无论如何都不答应,几次三番给他送去。不得已,白居易只好接受下来,然后再转赠给了一座寺庙。既然形成了市场,就会有成交的,也有不能成交的。唐穆宗让萧倪给王士真撰写碑文,萧倪就以王士真没有值得书写的事迹和写了之后必将接受馈赠违背良知,加以拒绝。韦贯之也曾断然拒绝裴均儿子的万缣求铭,表示宁愿饿死也不会给他写墓志铭。杜甫在成都定居期间,一位邻居兼朋友,曾为了糊口,有一次离家出门,去向人索要撰写碑文的钱。浏览唐朝作家富豪名单,不难发现一个问题:通过写作获得大笔财富的作家中,固然有不少著名作家,但是,著名作家并非个个皆能通过写作获得财富。最优秀的诗人如李白、杜甫、王维、李商隐等人,就都没有得到过什么馈赠。可见,获财多寡跟艺术成就不一定呈正比例关系。摘自《文苑》。

一般来说,从召回到担任新职还需要个一年半载。如今已是冬季,刘禹锡还没有回到洛阳,履新肯定是明年的事了。事实也正是如此,刘禹锡于次年春季抵达洛阳,六月才出任主客郎中,分司东都。刘诗中间四句,颔联抚今追昔,用典抒情。直译是:怀念故旧,只能空吟向秀闻笛所作的赋;回到家乡,反倒像斧头柄烂掉的王质一样。若不了解其中的典故,就如同鸭子听雷。那就只好意译:怀念旧友,旧友已亡,只能空自哀叹;回到家乡,物是人非,自己倒像陌生人一样。

白居易在长安做官的时候,早先住在常乐坊,几经周折,将近20年后搬到新昌坊。诗人姚合在《新昌里》云:“旧客常乐坊,井泉浊而咸。新屋新昌里,井泉清而甘”。可以看出,20年的奋斗,让白居易从咸水坑里跳出来,喝到了甘洌的清泉。当然,新房子地段好,房价也高。好在白居易已经有所积累,负担得起。如果住在大杂院,共饮一井水,水质一般不敢保证。于是姚合又在《街西居三首》中感叹:“浅浅一井泉,数家共汲之。独我恶水浊,凿井庭之陲。自凿还自饮,亦为众所非。

提起“诗仙”,大家肯定说李白。可是,唐宣宗在一位诗人去世后,这样写诗怀念他:“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看到这里,想必大家已经明白,原来白居易曾被御封为“诗仙”。不过,与将目光倾于青天明月的李白相比,白居易的目光总是长留在饥寒百姓身上,的确少了那么点“仙味”。白居易出生于大历年间,已是标准的中唐了,藩镇割据,战火延绵,盛唐的华美风流渐成过往。

草色连延多隙地,鼓声闲缓少忙人。还如南国饶沟水,不似西京足路尘。金谷风光依旧在,无人管领石家春。”无限春光里,诗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情境跃然纸上。诗人的另一首《和友人洛中春感》:“莫悲金谷园中月,莫叹天津桥上春。莫学多情寻往事,人间何处不伤神?”晋代文豪石崇洛阳家有金谷园,以富丽著称,后世多以石家园指称富贵人家。“津桥东北斗亭西,到此令人诗思迷。眉月晚生神女浦,脸波春傍窈娘堤。柳丝袅袅风缲出,草缕茸茸雨剪齐。报道前驱少呼喝,恐惊黄鸟不成啼。

今人账面上约有125天假,包括春节等11天节假、104天周末以及5~15天的带薪休假。白居易工作玩乐两不误其实,开国前期,唐朝公务员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事务繁杂,到了休沐日或者节令假日,也常常加班。到唐高宗时,国事趋于安定,皇帝心疼下属,于是下旨说,现在天下无虞,再遇到旬休的日子,“许不视事”,大伙可以休息了。地方官立刻照此执行,但京官们还是忙得脱不开身。于是,唐玄宗在开元年间不得不继续鼓励官员公休,到天宝五年下令,正式免除了京官们旬节休假期间上朝的惯例,颇有些“强制休假”的味道。

但恐此钱用不尽,即先朝露归夜泉”。这是白居易在《达哉乐天行》一诗中对自己的妻儿和外甥、侄儿们所立的遗嘱,其中便透露出自家的地产和田产情况。白居易还将自己退休后的工资也公之于众,是“寿及七十五,俸沾五十千”。如果说诸葛亮是古代官员自愿公开个人财产的先驱者的话,那么白居易则是详细开列自己一生财产状况的第一人。在尚未建立财产公开制度的君主专制时代,这两位官员通过上表皇帝和诗歌的形式,自愿向世人公开自己的财产状况,以表明他们在为官生涯中所得到的财产全部是“阳光”的,这种做法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

阳高县 石模 眼同

上一篇: 央视关于文化传承的节目有哪些

下一篇: 评论:音乐选秀只不过是一场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