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公务员休假:每年113天假期 还有“辍朝假”


 发布时间:2020-09-27 03:05:00

白居易在长安做官的时候,早先住在常乐坊,几经周折,将近20年后搬到新昌坊。诗人姚合在《新昌里》云:“旧客常乐坊,井泉浊而咸。新屋新昌里,井泉清而甘”。可以看出,20年的奋斗,让白居易从咸水坑里跳出来,喝到了甘洌的清泉。当然,新房子地段好,房价也高。好在白居易已经有所积累,负担得起

唐文宗时,撰写墓志铭一度成了长安文人的一个职业,同行之间还存在激烈竞争,每有大官去世,其门前必定挤满争写墓志铭的家伙,吵吵嚷嚷跟赶集似的,为了及时获取情报,他们还在棺材铺注了册(录名于凶肆),一有人去世,棺材铺就赶紧通知他们,以便早先一步抢到墓志铭的撰写权。袁枚经济收入的来源之一是润笔费。由于袁枚名声在外,时常有富户为一篇墓志铭而送千金者。除了写墓志铭外,帮人题跋作序也是袁枚的生财之道。扬州有安姓的巨富,刻了一部书,以两千金的价格请袁枚题跋。

其实在现在的职场,这样的情况也很常见:一个耿直的员工为公司做了很多事,但因为说话做事方式不够圆滑,常常惹得上司很烦,上司考虑到这个员工确实忠心一片,不忍多加苛责,于是又一直留在身边。这种“我已经看你很不爽了,而你还在作”的感觉一直磨着宪宗的耐心,宪宗每见到白居易就倒吸一口,想着“他是忠心的,忍,忍,忍”,但是另一种声音又在心底不断地冒出来:“他挑战我,他挑战我,他挑战我……”一直在忍的不是只有宪宗,还有朝廷里那些被白居易的诗歌戳中痛点的官员,如“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得罪了大唐税务局;如“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得罪了专权的宦官;如“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揭露了“宫市”的腐败……这些官员们觉得白居易再这样写下去,迟早出事,于是心照不宣地都想除掉这个在官场上不大讨喜的人。

由此可见,崇祯年间,只需要花几十两银子就能买一幢独栋小楼或者一处小型四合院。其实不光崇祯年间,整个明朝房价都不高。以成化年间(1465年—1487年)为例,跟朱元璋有血缘关系的那些亲王、郡王和奉国将军们,都能享受到免费分房的福利,如果没有房子可分,就直接拨给他们钱,让他们自己去买。拨多少,有定例:亲王拨给上千两;郡王拨给几百两;那些县主、县君、中尉、乡君之流,每人拨给几十两银子。换句话说,几十两银子够当时一户普通家庭解决住房问题的。

据五代后蜀何光远《鉴诫录》所云,刘禹锡还曾挑战过一次白居易。有一天,元稹、刘禹锡、韦楚客、白居易“同会乐天之居”,谈论“南朝兴废之事”。白居易说:“今群公毕集,不可徒然,请各赋《金陵怀古》一篇。”刘禹锡略无逊让,满斟一巨杯,请为首唱;饮讫不劳思忖,一笔而成。诗中写道:西晋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荒苑至今生茂草,古城依旧枕寒流。而今四海归皇化,两岸萧萧芦荻秋。白居易看了刘诗后说:“四人探骊,吾子先获其珠,所余鳞甲何用?”其他三人,“于是罢唱”。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三月,白居易与弟弟白行简等人去慈恩寺游玩后,一起饮酒畅谈,他忽生惆怅,停杯叹道:“可惜微之(元稹字)不在,想必现在已经到了梁州了。”随即写下:“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而此时的元稹在干吗呢?他竟是梦见白居易在慈恩寺游玩,怅然而醒后,也写了一首:“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院游。亭吏呼人排去马,所惊身在古梁州。”真是不约而同的灵犀相通啊,好神奇。其实,元白的友谊,是在共患难中建立起来的。

观者颈为缩,笑谈纷自若”。诗中极力赞叹王彦若精湛的金针拨目翳(白内障)技术。诗人不仅善医,而且医德高尚。宋哲宗元祐五年,杭州流行瘟疫,此时苏轼正好调任到杭州任知州,他毫不犹豫地献出秘方“圣散子”,救活了不少人。在古代文人作品中,广泛涉及医理、疾病、治法,用药、养生的莫过于《红楼梦》。《红楼梦》是我国古代最优秀的长篇小说,是了解我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曹雪芹在其“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铸成的不朽巨著中,展现了他多方面的才能。

乙醇 柏菲 搜嘎

上一篇: 犀牛坡文化活动中心怎么样

下一篇: 缅怀先烈 弘扬传统文化精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