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梁君度:书道求“雅”,要好的品格和学问


 发布时间:2020-10-26 00:39:07

以4.368亿元刷新中国艺术品拍卖世界纪录的《砥柱铭》到底是不是北宋大书法家黄庭坚的作品又引起“蛙声一片”,有收藏家、书法家认为“拿不准”,甚至称为赝品,而发言“保真”的则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台北故宫博物院指导委员会委员这样的重要学者,让从没一睹真迹的常人对此难以判断

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书法教育和书法创作中去,坚持科学发展观,坚持“二为”方向、贯彻“双百”方针,坚持走“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创作道路,坚守“民族化、精品化、大众化”的创作方向,使得书法艺术在创作质量上达到新的高度,在群众性推介影响上达到新的广度,在书法史学、美学和理论研究上达到新的深度。做植根人民、服务人民的德艺双馨书法家书法是人民的书法,作为人民的书法家要始终坚持深入生活,深入基层,向人民群众学习。

蒙曼“唐代的书法艺术之所以能达到巅峰,为后世树立难以超越的丰碑,是与整个社会及书法家充满正气有密切关系。来到大唐之地,让我有如沐春风之感。”昨天,著名文化学者、北大历史学博士蒙曼来到西安,为陕西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的2000多名书法家及书法爱好者举办主题为“唐代书法艺术的来龙去脉”的大型讲座。整个会场座无虚席,由于人数超出预料,工作人员将备用的椅子全部搬出,还有人站着听了3个小时。唐代皇帝皆写得一手好字蒙曼现为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隋唐五代史和中国古代妇女史研究专家,曾在央视《百家讲坛》讲授《武则天》《太平公主》《长恨歌》及隋文帝、隋炀帝等专题。

为实施人才战略启动了当代书坛名家系统工程,适时举办了千人千作大展,500名中青年展,百名老书家展;有了名篇、名家、名作的“三名”展;当代篆刻大展等为载体的平台。一大批优秀书家脱颖而出、富有时代气息的代表作品应运而生。正因如此,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至今依然激荡着中国书法交响音乐会的旋律;在鸟巢、水立方奥运场馆广场书法家捐献的长卷已成为一道永恒的风景线;由两岸三地百名书家在居庸关下创作的万米长卷与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紧紧相连,并同长城这一中华民族的象征一道载入史册。

一张1981年5月9日拍摄的黑白照片:董寿平、启功、佟韦等向镜头含笑而立,背景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横幅,满墙的书法作品和川流不息的人潮。28年过去,照片上有的人已经故去,但笑容中传达出来的春日一般的明媚与快乐,却能在中国书协成立后的28年间一直感染观者。对于拥有5000年汉字文明的中华民族,对于难以计数的书法篆刻工作者而言,在改革开放后的1981年,第一次拥有了书法艺术的全国性组织的讯息,就像一声春雷,响彻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其意义或许就如时任中国书协副主席的陈叔亮所言:“心底花开,笔底神来,书坛好友,有家可归。

从2012年的“家在富春山”到2013年的“公望富春山”,正是羊晓君向黄公望致敬的一种方式,这其中凝聚了羊晓君太多的思考,花费了他太多的心血。北京展以“富春山水”为主题,而台湾展则更注重两岸文化的认同和人民的盼望。展厅中一幅140cm*140cm的大幅“望”字,囊括了本次展览的基调与寓意。孙中山纪念馆馆长王福林表示,2011年6月2日,《富春山居图》在台湾首度合璧,打破了两岸长久以来的隔阂,衔接起的是一段尘封已久却又经典隽永的历史故事。本次“公望富春山“羊晓君隶书展恰逢合璧两周年,羊晓君先生更是来自书法之乡富阳的著名书法家,其作品中处处显示出对《富春山居图》的喜爱与景仰。展览能在孙中山纪念馆展出更是别具意义。孙中山纪念馆每天会有2万多人参观,届时这些观众都会欣赏到羊晓君先生的作品,藉由此次展览,大家会更加充分领略到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魅力。(完)。

“启功曾说,‘文史不通,下笔空空’,所以书画家不能只练手技而腹无酝酿。”令林岫深感遗憾的是,“当下像齐白石那样‘宁可少画画,也要读书学诗’的书画家已经大为减少。”“书画家应该学诗”林岫建议,书画家应该学诗,一方面可以培养自己的文学情趣,另一方面还可以为自己的作品题诗题跋,让作品增色,甚至在关键时候,让作品起死回生。但书画家该怎样来学诗?林岫建议首先要学会读诗,了解作者生涯和作品创作背景,探其门道,取其精髓,并会用善用。

正定作为“中国书法之乡”,有着丰厚的知识底蕴和文化内涵,也拥有众多的书法爱好者。隋龙藏寺碑、风动碑、康乾御碑等珍贵碑帖和颜真卿、智永、朱熹、赵孟頫、梁清标等历代名家的杰作,都奠定了正定在书法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旭宇表示,以正定隆兴寺的隋龙藏寺碑为代表的隋朝楷书在中国书法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由于文字有记载历史的作用,弘扬书法文化也就是弘扬中国文化。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刘金凯称,《正定隆兴寺》特种邮票发行的同时,也将发行书法名家的个性化邮票。

围绕《砥柱铭》的争议再次把强调学识、眼光和经验的中国传统鉴定家放在了尴尬的位置:台北故宫博物院指导委员会委员、黄庭坚作品研究专家傅申在三十多年前写博士论文的时候曾在日本有邻馆看过这件作品的复印件和有关资料,在论文中把它当作“疑而不能下定语的‘问题作品’”,但今年拍卖的时候拍卖公司请他参阅原件,却又从笔法结字、异写字、补笔以及书法家书风的变化、书法家与杨明叔的交往等多个侧面论证这件作品为真迹。难免让人怀疑:这到底是学识加深以后的眼光转变还是因为现在有利益牵涉才导致观点跳跃?如果我们无法相信个人,那就需要找到更客观可行的技术手段:尽管美剧《罪案现场》里呈现的高精尖鉴定设备和工作方法还没法普及,但现在已经有碳14测年、成分分析法和热释光测年法等进行艺术品断代鉴定的仪器和方法,国内的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所、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也有部分设备,这些方法测定都是给出一个误差范围之内的年代。

风涛 伯服 摘地

上一篇: 江青当年怎样引起毛泽东注意? 才貌出众乘虚而入

下一篇: 中南海舞会记忆:江青宛如孔雀 很少有人敢邀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