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与化学教育中的现状


 发布时间:2020-11-27 16:59:54

然而,由于管理工作的缺位和安全意识的缺失,一些和化工相关的安全事故和突发事件频发,人们似乎患上了“化工恐惧症”“化工焦虑症”。这引起了金涌和许多化工领域知名学者的担忧:“近年来有许多负面信息,把化学工业给大大妖魔化了。民众对从事化工产生偏见,家长和学生对学习化工产生恐惧,关系国计

别人说,你把稿子扔进去,你写的稿子报纸上就会登出来。”叶永烈心血来潮写了一首小诗,“就是顺口溜”,扔进了“绿箱子”。几天后,叶永烈收到平生第一封信,告诉他稿件被采用了。“小时候一件有意义的事,会改变人的一生。”1951年4月18日之后,叶永烈从一名普通的少先队员,“连升三级”,成了“三条杠”的大队宣传委员。“为了编好墙报,我变得非常喜欢看书。”此后的“好学生”叶永烈17岁时上了北京大学化学系。“当时很想去中文系,但姐姐是念化学的,爸爸说念化学比念文学好,说念化学没准将来可以做做肥皂、做做雪花膏,总有一份饭吃。

“我们做这件事,就是抱着让青年了解化学化工的一颗心,对我们国家化学化工事业的建设发展做点自己的贡献,足矣。”“学生看了这些片子,他一定会觉得有趣,进而希望能够了解更多,只要有这样的感受,我们拍摄的初衷也就实现了。”在金涌等人看来,科普教育的最终目的,在于通过启迪兴趣,引导和培养青年人投身化学化工的学习和研究。据悉,一方面,化工作为传统学科,在很多高校已经“优势不保”,更多的优秀考生选择报考其他学科;另一方面,我国尽管依然为化工大国,但却还不是化工强国,许多高科技核心技术有待于突破,国家需要大量具有工匠精神的化学工程师致力于从事化工研究。在青少年中激发兴趣、奠定基础,便显得更加重要。“这套视频系列片和科普书将于本月正式发行,我们将在全国面向高中和高校无偿发行2万套。”如今,耄耋之年的金涌计划着,再确定10个新的选题进行拍摄,继续为化工学科的科普工作努力。

重庆晨报讯 记者 林祺 实习生 革奇 “亲,不要紧张哟,先放松一下哟!来猜几个谜语试试?”当你拿着一张这样的开场白化学试卷,会不会有点儿蒙?近日,杨家坪中学高一年级的化学竞赛就出现了这张让同学们大呼“不走寻常路”的试卷。化学试卷先猜谜语据了解,学校为了提高学生们对化学的兴趣,这张“非正常”的试卷出炉了。在这张试卷中,第一题是猜谜语。题目例如“抵押石头(打一化学元素)”、“金属之冠(打一化学元素)”、“品德高尚(打三种元素)”。

由此,当时北大三年级学生叶永烈成了《十万个为什么》的最年轻作者。谈及《十万个为什么》的书名,叶永烈表示,“那是一个美丽的误译”。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十万个为什么》书名,“借用”了苏联作家伊林的同名科普读物,只是伊林的《十万个为什么》多一个副标题——“室内旅行记”。而伊林的《十万个为什么》,如他自己所言,是借用英国诗人吉百龄的诗句。但是,吉百龄的原诗若译成中文,应该是“一百万个怎么样,两百万个在哪里,七百万个为什么”。

专家说法可采取化学配方 进行物理清洗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副研究员刘卫东介绍,天坛的文物遭到涂损,最好尽快清洗。刘卫东建议,采取针对油性笔的化学配方,进行物理清洗的方式,洗掉笔迹的同时,尽可能减小化学配方对于石材的侵蚀。(记者 崔毅飞)记者手记今年2月,一名叫梁齐齐的游客,在故宫大铜缸上刻下了到此一游,从而引发舆论关注。和这些“到此一游”的无知不同,涂损螭首没有任何“到此一游的留念动机”,而是更加纯粹地破坏文物。根据文物保护法第六十四条:故意或者过失损毁国家保护的珍贵文物,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文/记者崔毅飞新闻观察员 宋大篪。

学米 儿科医生 拉贝

上一篇: 山西尧馨誉邦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下一篇: 天津工业大学人文学院奖学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