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创意的文化网红传媒名字


 发布时间:2020-11-28 11:29:23

从本质意义上来说,像韩寒、王思聪、罗振宇、罗永浩等人,这种依托于去中心化的网络平台而大红大紫起来的人,才是真正的“网红”。当然,这些人都是有商业能力的,他们都从不同的路径上把这种“红”变现了,把巨大的粉丝数量导入了他们的事业当中,不管是拍电影,开娱乐公司,开公号卖书卖营销,都是上

谁都没有预料到,此后短短几年,这位“日本乡下公务员”会借着天时地利人和,轰轰烈烈写下一段二次元时代的网红养成史。“在快节奏的现代都市,一款萌到心软的吉祥物好比一剂解压良药。”有评论如此解释熊本熊的走红。萌固然是很多网红的标配,但在可爱泛滥,压力激增的时代,单靠一个萌字已无法在江湖上杀出生天了。“你觉得(他们)好可爱,但程度并不会很强烈。”网友如是说。所以,策划团队给熊本熊在萌字前多加了个注脚:表情呆萌,形象蠢萌,举止贱萌。

那些未上榜的词上榜的词语备受关注,但同时也有不少未能上榜的热词。例如今年颇为流行的“然并卵”、“城会玩”等。据介绍,此次评选按照“流行、创新、文明”三大原则。该原则也令一些流行度较高的语词因不符合此标准而未能入选。例如,“然并卵”就被认为“不够文明”,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则是来源不清,“城会玩”隐含歧视因素等。事实上,这种情况也并不鲜见,几乎年年都有。例如,2012年“吊丝”一词没有入选,2013年“小伙伴都惊呆了”也落选,原因一致,都是“不合乎社会道德规范”。“‘小伙伴’本来是备选流行语,但有专家指出,‘小伙伴’指的是男性生殖器,语源不雅,就没有收录。”《咬文嚼字》执行主编黄安靖这样解释。

袁国宝对于网红现象的密集观察始于2015年末,他敏锐洞察到网红将成2016年互联网红利风口,随即开始筹备网红主题专著。2016年5月,他的作品、国内第一本系统论述网红经济的专著——《网红经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千亿红利市场》出版,迅速登上当当、亚马逊畅销书排行榜,销量超过十万册,该书被引进港澳台三地后也陆续大卖,袁国宝因此被业内称为“网红经济第一人”。对于网红经济背后的泛娱乐蓝海,他也有一定的分析,于2016年8月出版了《泛娱乐营销:风口·蓝海·运筹》。

但现在,这个边缘文化爆发出了强大的小宇宙,分明要成为三次元世界的主流。无他,只因为深受二次元文化影响的90后、00后正逐渐成为社会主流人群。2015年发布的《中国二次元行业报告》称,仅在2014年,我国泛“二次元”用户(半年内至少浏览过一次非低龄向动画或漫画)的数量就急剧膨胀了68%,达到1.49亿人的规模。而最近,这一数字已经攀升至2.6亿人,“其中近97.3%是90后到00后。”他们有逐步成熟的消费力,正在慢慢掌握话语权。

他们好学上进,我从他们身上也学习到很多东西。——《神奇的90后、00后》谈自己:“我的长相、成果和知名度,曾经使许多不了解内情的人以为我是高干子弟,或是名门之后,这真是抬举我了。我告诉他们,我是河北盐山那片盐碱地里爬出来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当今追星热潮中,我何以让大家关注?是什么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是国家利益,是爱国奉献的精神。”“我不苛求阳春白雪,因为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下里巴人,何必那么多包装呢?”——《本为下里巴人 受不起抬举》谈幽默“幽默是人类文明的最高境界,不懂得幽默,听不懂别人所开的玩笑,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那是没有文化的表现,跟野蛮人没什么两样。

但对大多数社会中下层年轻人而言,“网红”们那半真半假的姣好面容,逛逛吃吃的悠闲生活,正是他们最真实的内心向往。对他们来说,更高层次的精神生活,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大多数青年都没有机会接受精英式教育,叫他们欣赏曲高和寡的高雅文化,未免有些强人所难,经济上的压力则让他们难以负担日益高昂的文化消费成本,进一步挤压着他们的精神空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或许只能在网络上用这种廉价方式寻求精神生活的满足。我也是年轻人,我幼时的玩伴中,有不少人也是这些“网红”的粉丝。

怡庭 区胥坝 李晓莉

上一篇: 荷兰藏家:肉身佛像里不是章公祖师 但同意捐还

下一篇: 男子光天化日下偷走寺庙佛像 大摇大摆走出寺院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