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直播现象的亚文化传播解读


 发布时间:2020-12-05 00:27:39

对于不少人来说,吸引他们走进这扇门的是图书馆的“颜值”。纯白色的图书馆中庭完全开放,总计34层的白色阶梯呈波浪状铺开,从地面一直延伸到天花板……这样独特的造型在去年开馆的时候一度“刷爆”了朋友圈,同时也被不少媒体形容为“书山”。排在队伍中的元柏告诉记者,自己就是听说了这里“超高的

上一代网红如凤姐和芙蓉姐姐,触发的是群体心理“审丑”的热情,她们没有话题,自己制造话题;而新一代的网红Papi酱,抓住的是人们“认同”的心理需要,大家都想和这个世界谈一谈。生活中有这么多奇葩,Papi酱吐槽能够让人们感觉她是自己人。换句话说,Papi酱正在逐渐成为大众群体中的“KOL”(关键意见领袖)。她捕获了这个时代极为稀缺的认同感和信任感——这是大部分内容创业者一直求之不得的关键点,也是她值钱的最为核心的竞争力所在。

但对大多数社会中下层年轻人而言,“网红”们那半真半假的姣好面容,逛逛吃吃的悠闲生活,正是他们最真实的内心向往。对他们来说,更高层次的精神生活,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大多数青年都没有机会接受精英式教育,叫他们欣赏曲高和寡的高雅文化,未免有些强人所难,经济上的压力则让他们难以负担日益高昂的文化消费成本,进一步挤压着他们的精神空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或许只能在网络上用这种廉价方式寻求精神生活的满足。我也是年轻人,我幼时的玩伴中,有不少人也是这些“网红”的粉丝。

不过,在急速走红的同时,大家对“网红”的质疑也从未停息过。早期的“芙蓉姐姐”、“凤姐”因卖丑、搞怪的照片被批评,并最终因为没有作品渐渐在大众印象中没落。不少网络红人也常被质疑整容。此前,周扬青就被曝光疑似整容前的照片,照片中可见,周扬青体形较胖、大饼脸,与微博的自拍照相去甚远。除了整容外,大量修图晒照也让“网红”常遭诟病。早前,网络红人南笙因一组气质单纯的照片吸粉无数,最终却被网友“扒出”私下的生活照,暗黄的皮肤、肉肉的脸庞与其之前的照片反差极大;另一位网络红人张辛苑同样非常美丽,但在前不久参加活动时,却被拍到有高耸的苹果肌,有网友质疑是整容后遗症。

但具体唱的是什么,演员如何表演,他完全没有了解。和薛腾蛟一样,大部分参加此次培训班的网红也不了解昆曲。负责本次网红班的鲍晨告诉记者,前来报名的网红基本都是年轻人。“都是20岁出头,有些是学生,有些工作了,还有一些就是专职做网络直播的网红主播,他们都对昆曲不了解。”浙江昆剧团负责宣传的周玺也承认这一点。“传统媒体的宣传方式和现在年轻人接收资讯的方式并不是在同一轨道上的。”她告诉记者,正因此剧团才希望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宣传昆曲。

游戏直播其实很残酷,每天表现的好坏,都会直观地在数字上体现出来。网红,即网络红人,他们满足了网民猎奇、娱乐、刺激等心理需求,有意或无意间受到网络世界的追捧。网红可以被定义为优秀的内容生产者。他们具备才华、风格,掌握了“一鸣惊人”的诀窍,是难得的人才。在一个成熟的商业社会中,网红有其存在的价值。借助网红,内容生产者们才“酒香不怕巷子深”了。这对于那些有才华的个人或者团队来说,自然很有吸引力。回望互联网十几年的发展,网红前赴后继,一浪浪被拍在沙滩上。

2015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全面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互联网+”便迅速流行开来。2015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互联网+”进一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创客”则译自英文单词“Maker”。2015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造成推动中国经济前行的“双引擎”之一。随后国家又陆续出台了若干政策措施,给“创业”“创新”以具体支持。

鹿寨 映冬 凡豆

上一篇: 广州时代芳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下一篇: 东莞市芳华文化传播策划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