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应该如何对待网红文化


 发布时间:2020-11-27 15:55:29

业内人士指出,作为移动互联网和网络社交平台最重要的用户,以“95后”为代表的青年一代也为网红的成长提供了社会基础。“说到底,网红就是自媒体时代活跃在网络世界的明星,他们的出现改变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造星机制’,成名的门槛降低了很多。”一位媒体研究者说,过去,一位明星的成长需要一个成

做一名不被时代淘汰的网红是一件极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一支短视频也许只有短短几十秒,但让他出现在人们视野里并得到肯定则可能需要几十个小时的工夫打磨。在有限的时长里,展现最耀眼的一刻,这种努力是值得肯定的。不过,一些网红“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在“可持续发展”这一维度上,瑕疵还是明显的。考其原因,多与“三俗”有关。相比之下,传播正能量的网红更能红得长久。网络世界中,“正能量”网红很受欢迎:如被人戏称为“局座”的张召忠将军、“第一萌警”江宁公安在线、“科普小能手”博物杂志等。

2017年4月,NewMedia新媒体联盟创始人、资深媒体人、网络评论人、新媒体营销及品牌传播专家、新媒体畅销书作家袁国宝推出了自己的新作《超级网红IP:个人品牌引爆之道》,该书由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继袁国宝去年5月出版国内第一本系统论述网红经济的专著《网红经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千亿红利市场》、8月出版《泛娱乐营销:风口·蓝海·运筹》之后的第三本专著,凝聚了他对网红经济、IP经济和个人品牌打造的深入思考。

“papi酱”会“吐槽”、擅长搞笑也是生产力?没错。靠短视频“吐槽”在微博汇聚800多万粉丝人气的网络红人“papi酱”近日获得了1200万元投资,投资方为罗辑思维、真格基金、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3月21日,罗辑思维宣布与“papi酱”联合拍卖广告,广告主可以在短视频中露脸。这起投资被业内视为首例网红成功“变现”案例。从芙蓉姐姐到“papi酱”“papi酱”在大学就读戏剧专业,不过,她的出名没有依赖演艺公司,而是靠个人微博、微信账号杀出了一条“星光大道”,可以说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红”造星的新代表。

他说,“国家和社会都在剧烈转型,个人也是。你可以观察身边,很多平常默默无闻的人却是最早抓住移动互联时代机会的人,瞬间崛起。怎样把握时代机遇,在互联网下半场实现自我升值,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也是《超级网红IP》这本书想要探讨的核心问题。”对于时代变迁,盛大林也有类似看法,“前互联网时代个人上升渠道很狭窄,想出人头地很难,互联网普及之后,给了每个人巨大的平台、机会和诱惑。整个世界都在发生深刻的变革。”周鸿祎、吴晓波、喻国明等大咖等大咖力推《超级网红IP:个人品牌引爆之道》《超级网红IP:个人品牌引爆之道》一书获得了周鸿祎、吴晓波、韩坤、喻国明等互联网业界大咖联袂推荐。

7年来,全球通过各大视频创作平台,涌现出大批网红,并且年龄越来越小。尤其是去年, 90%以上的参会人员都是13岁-17岁的青少年。他们将兴趣、爱好、技术等等创新作为发展的核心趋势,鼓励和奖励有创意、创新精神的Online Start。相较之下,国内各个视频、直播平台的网红前途正逐步走向趋同的死胡同,整容、打赏、虚假公益、无下限炒作等等,致使国内的网红行业从诞生伊始便被无情的化为社会文化的畸形儿。过分强调以荷尔蒙换取金钱的概念等胡乱作为。

德胜隆 博及 尧山

上一篇: 济南市西街工坊创意文化产业园区

下一篇: 济南市市中区文化创意园地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7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