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 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怎么样


 发布时间:2020-11-28 21:50:41

资本和网红本身其实都很清楚,单一的个人化的IP很快就会面临“江郎才尽”的窘境,只有平台化才有出路。但平台化的另一面,还有一种对于个人IP更可怕的可能性,这样的平台化可能会使得网红本身最主打的竞争力——亲民标签被受众无情扯掉。当你变得很有钱而且你的粉丝知道你很有钱时,你在粉丝心中的

近期,随着一大批网络红人的出现,围绕网红生发的商业链条和盈利模式也浮出水面,并被称为“网红经济”。大量的粉丝、强大的话题性、资本认可的商业变现能力、日益延伸的产业链……“网红经济”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重要的社会现象,但对于经济发展和社会文化生态而言,它究竟是一个美丽的泡沫还是代表着未来的走向?一个迅速延伸的新业态  2015年10月,Papi酱开始在网上上传原创短视频,她以一个大龄女青年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对日常生活进行种种辛辣的点评和吐槽,此后,她每周一发布自己的视频节目。

舒圣祥一只母鹅被捆放在摩托车上,一只公鹅站在摩托车下,两只鹅嘴对嘴,像是离别前的亲吻,再次相见,已是来生。此去一归期,生死两茫茫。从情人节那天开始,这两只在别离前亲吻的大鹅,瞬间刷屏朋友圈,成为新年第一对“网红”。虽然情人节那天,各路明星都在秀恩爱,但风头远不及这两只鹅。网友根据这两只青梅竹马的爱情鹅,编造出一个又一个有趣的结局。其中流传最广的版本是,装载鹅的摩托车出了故障,最终两只鹅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并孵出了很多小鹅。

更为重要的是,用传统媒体的盈利模式意图将个人网红IP经营成一个内容平台,这个思路与Papi酱一直经营的接地气意见领袖身份其实是冲突的。也就是说,急迫的变现恰恰会促使工具化之后的Papi酱走向平台化的另一面,越来越脱离粉丝群体。这样的拍卖,对当前的Papi酱来说,变现不仅困难,而且个人的IP随着拍卖加速贬值。Papi酱的悖论恰恰在于,Papi酱充当的毕竟不是“爱豆”角色,她塑造的闺蜜形象,很可能会使得粉丝们从“我的闺蜜很值钱”转变成“我的闺蜜在通过我赚钱”这样的心理中去。

从文字时代的网红痞子蔡、安妮宝贝、宁财神、慕容雪村,到图文时代的网红芙蓉姐姐、犀利哥,再到大V时代的网红姚晨、王思聪以及宽频时代的网红罗振宇、papi酱,不知有多少个名字不过是昙花一现。不可否认,网红这一职业在当前的发展中还存在诸多乱象:以“三俗”搏出位,以骇人听闻的言辞吸引眼球,甚至以负面营销赚流量。于是,一提到“网红”这个词,人们就不免有些偏见。在不少人眼中,网红这个群体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不过,人人喊打的网红只是少数,我们更应该看到,真正在互联网立足并闯出一片天的网红,必然有过人的本事。

熊本熊就这样慢慢红起来了。团队又适时甩出大绝招:开放形象专利。只要通过审核,证明有助于熊本熊的宣传,机构或商家就可以使用熊本熊的形象。这招一举让熊本熊站稳网红山头:他的形象开始频繁出现在公益活动、文化演出和各类商品上。来自日本银行的数据显示,熊本熊在诞生后的短短两年多时间就给当地带来了超过1200亿日元(约68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效益。《朝日新闻》2015年的报道则称,2014年熊本熊衍生品的销售额高达643亿日元(约35亿元人民币),是上一年的1.4倍。

此前王柳雯和林更新在微博上就经常互动,并且经常晒出相似场景、相似内容的微博,似乎两人的恋情早有端倪。无独有偶,早前传出与“网红”周扬青恋爱的罗志祥在《康熙来了》节目中大方认爱,并坦承自己喜欢女友不是因其漂亮的外表,而是不做作的个性,脱口而出愿意与她“走入人生第二阶段”,连主持人都被他的认真惊吓到。不但如此,罗志祥的妈妈前段时间接受采访时首度谈到“未来媳妇”周扬青,眉开眼笑地大赞她乖巧,透露每逢佳节周扬青必致电嘘寒问暖,还称尝过周扬青的厨艺,直呼喜欢这位儿媳。

网红变现渠道仍然有局限。林宸表示,比起服装行业,其他行业网红变现平台还没有真正做起来。比如优酷土豆,很多自媒体在这个网站放视频,结果粉丝都聚集在微信公号、通过微店一站式电商变现,但优酷土豆本身并没有从中获益。未来,各平台如何在网红经济中取得收益、缔造“生态圈”,仍需探索。张毅表示,资本方多年以前就已经关注网红,但一直存在顾虑,如网红不确定性强、用户热情持续时间短等。但是,未来文化娱乐行业必将迎来大爆发,网红势必将发挥巨大潜力,只是其发展模式、变现渠道仍有待观察。(据新华社北京3月22日专电)。

汪瑞林 中格瑞 凯欣

上一篇: 地坛龙潭庙会收官 "抄底日"客流反超年初一(图)

下一篇: 2014北京书市开幕 低价好书依旧是招牌(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