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诞辰纪念展将在上海艺术礼品博物馆进行


 发布时间:2021-03-03 22:53:02

种豆反而得瓜,冰心的小说意外地为林徽因的“太太客厅”做了一个大广告,愈益名声远扬。“太太客厅”谈笑有鸿儒“太太客厅”这样的文化沙龙,崇尚清谈,仅是闲聊,无目的、无功利、无利害冲突,更无个人欲求。1933年秋天,燕京大学新闻系三年级学生萧乾写了一篇散文《蚕》,在《大公报·副刊》编辑

笔者愿把他的“判词”增加一字——“不能凭借简单的口口相传,就认定其不应受到文物法保护”,这正是对文物保护负有重要责任的官员,应该秉持的职业立场;文物保护与民生并不是对立的,这已为北京市近年来在旧城内施行的“修缮、改善、疏散”政策所证实,也就是说,改善民生不一定非要“一拆了之”,不知那位匿名的“资深文物工作者”为何偏偏将其本职工作置于民生的对立面?他们的言论,倒使笔者想起几年前陪同一位外国艺术家探访这处故居的情景。看到故居院落保存不善,这位艺术家当场伤心落泪。不知这样的眼泪,在这位文保官员和那位“资深文物工作者”看来,“‘含金量’到底有多大”(《北京晚报》报道语)?可以肯定的是,正是因为这样的文保官员、那样的“资深文物工作者”的价值取向,才反衬出保存梁思成、林徽因故居的紧迫意义,因为这处院落无时不在提醒我们对待本国文化应该怀有的情感。我们本该因其残破而加倍地爱护它,而不是因其残破而更加冷酷无情地抹掉它。

1949年,北京有大小景泰蓝作坊200余家,最大的不过二三十人,小的只有两三个人,从业人员不足千人。当时的景泰蓝生产仍沿袭一家一户的作坊模式,规模很小,工人大都在低矮、昏暗的破旧棚屋内从事手工操作,这项红极一时的手工艺已经处于濒危的境地。为挽救这一民族传统工艺,1950年北京市工业局局长张锦成委派北京特种工艺公司(即外贸出口公司)领导到清华大学聘请梁思成、林徽因做顾问,指导工艺美术创作设计。于是,梁、林二人在清华大学营建系成立了“工艺美术抢救小组”,从此与景泰蓝结缘。

唱了五十六个民族的歌曲,雷佳感觉侗族《夏蝉之歌》最难。“那是古侗语唱的,由原生态歌手口传心授。我需要学习,要唱出味道。我当时加进一些伴奏,要唱几个声部,感觉比较难。”“有人建议我出全集、学院的歌曲。我一直在感受这个过程,过程特别重要,有的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每次都努力,结果不会差到哪里去。”对于自己的演唱,雷佳不希望把自己框死。印青老师评价她是“婉约派”,像之前所唱的《芦花》、《水姑娘》给人的感觉都很唯美。雷佳还是愿意多尝试。她曾经扮演过儿童音乐剧中的机器人妹妹,“有互动,跑过观众席,小孩激动呀,特别能开启你的童心”。雷佳认为,不应该给自己严格划分是唱民族还是美声,只要用声符合歌曲的音乐气质就好。“歌剧是我一直要追随的,”雷佳透露,明年她会出演三部歌剧。

学术生涯 无关风月网络上对林徽因的关注,大多停留在外貌、情史等个人生活方面,以至于不少文艺青年对这位现代艺术史上的杰出女性的认识,停留在娱乐表面,而非文化深层。尤其是还有一些正规出版物“强化”了这些肤浅的评判,以至于很多文艺青年对林徽因的所谓情史津津乐道,但对她的学术贡献一无所知。此次展览无关风月,以大量的艺术手稿、文献实物,向观众展示生活中真实的林徽因。照片,将展示梁思成、林徽因穿梭于兵荒马乱的荒野,实地测绘几千幢古建筑的身影;夫妇俩在体弱之际依然设计国徽的情景(见左图)。

近日,历史学博士陈新华出版新书《风雨琳琅》,以超百万字的篇幅,105条索引,试图以林徽因和她所能观察到的复杂时代和价值选择为线索,勾勒出了整整一代留学归来,致力于家国建设、民族独立的知识分子群像。其中,对林徽因情感世界的种种梳理与呈现,更以有别于影视作品的全新面貌引起关注。本期“阅读”,我们摘编整理了相关内容以飨读者。林徽因与徐志摩 在香山,日子仿佛回到十年前的伦敦《人间四月天》热播时,有人说周迅在那个戏里很漂亮。

”并注解道:后张幼仪即居徐父处,认为义父,申如(徐志摩的父亲名徐申如)且出资开上海女子银行,张为经理也。此说有漏洞,徐志摩与张幼仪是在国外生活两年后,签字离婚于柏林。但陆小曼说,这是徐志摩亲口告诉她的。陈巨来是篆刻家、诗人,与陆小曼交好30年。《安持人物琐忆》写于“文革”中,他用蝇头小楷抄在旧卡纸、烟壳上,担心来日无多,亲手将文稿交给“牛棚”中的难友施蛰存,嘱托将来一定要出版,如此郑重其事,似非戏墨。徐申如逝于1944年,1953年,五十三岁的张幼仪在香港再嫁。

11月10日,林徽因和徐志摩出席欢迎英国女作家曼殊斐尔的姐丈柏雷博士的茶会,这是两人之间的最后一聚。值得一提的是,从茶会告别出来的徐志摩去了林徽因家中,适逢夫妇俩未在。徐志摩自己坐了一会,喝了一壶茶,最后留字而去。林徽因回家,见到写着“定明早六时飞行,此去存亡未卜……”字样的留条,一阵不安,忙打电话给徐志摩。在电话那头,徐志摩说:“你放心,我还要留着生命看更伟大的事迹呢,哪能便死?……”11月11日,徐志摩搭张学良的专机南下南京,登机前专程到燕京大学看望冰心。

这年的10月,林徽因与梁思成、刘敦桢、莫宗江等人赴山西大同调查研究古建筑及云冈石窟结束,刚刚回到北平。从时间上看,李健吾的记载似有一定的根据,送醋之事当不是虚妄,此举的确刺痛了冰心的自尊心。冰心的这篇小说发表后,引起平津乃至全国文化界的高度关注。作品中,无论是“我们的太太”,还是诗人、哲学家、画家、科学家、外国的风流寡妇,都有一种明显的虚伪、虚荣与虚幻的鲜明色彩,这“三虚”人物的出现,对社会、对爱情、对己、对人都是一股颓废情调和萎缩的浊流。

”这是徐志摩对林徽因感情的最终自白,一见倾心而又无可奈何花落去,此段感情可谓爱得灿烂去得匆忙和遗憾。而遇见沉稳大气如国画的建筑家梁思成,则是林徽因收获幸福神话的开始。这其中除了共同的建筑情结,我想,还包括坦荡的爱。有一次林徽因哭丧着脸对梁思成说,她苦恼极了,因为自己同时爱上了他和金岳霖,不知如何是好。林徽因对梁思成毫不隐讳,坦诚得如同小妹求兄长指点迷津一般。梁思成自然矛盾痛苦至极,苦思一夜,比较了金岳霖优于自己的地方,他终于告诉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选择金岳霖,祝他们永远幸福。

向静 樟坪 全欧

上一篇: 后瑞到龙岗2013文化创客园

下一篇: 工厂文化墙一般包含什么模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