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弹第一筹,到底怎么玩


 发布时间:2021-03-01 14:59:31

为了能够迁入这个甚至不足以“蔽风雨”———这是中国的经典定义,你们想必听过思成的讲演的———屋顶之下,我们得亲自帮忙运料,做木工和泥瓦匠。无论如何,我们现在已经完全住进了这所房子,有些方面它也颇为舒适。但看来除非有你们来访,否则它总也不能算完满,因为它要求有真诚的朋友来赏识它真正

很不幸的是,经常说的还是歪理。这些年流行“我有一个朋友”系列。我有次看到一位作家,他的这个系列的十几篇文中,一连出现过十几个朋友,全部是遭受人生挫折,哭得稀里哗啦地过来,紧紧地抱住他,苦苦求助人生哲理。最后作者一句话点醒了他,让他重获新生——他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朋友,最后还殊途同归,确实挺奇怪的。还有“禅意故事”(不知道一下子哪来的这么多禅师)、“大师系列”(很多都是些成功学专家)、“名人语录”(比如李嘉诚说、马云说,但不少都是杜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透露着一种刻意的虚伪。

另一方面,在快节奏的社会,一部商业化写作的作品,要让浮躁的读者能用最简短的时间,走进一章或几章文字,又可以在瞬间从容地走出来。读过白落梅的作品,你会发现,她的每一段文字刚好就是一条微博的内容。尽管这些内容就像陆琪那些转发上万的情感箴言一样,一会儿爱情是不需要坚持的,一会儿爱情是要坚持的;一会儿爱情是等来的,一会儿爱情不是等来的。总之,就是好像什么都说到了,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詹姆斯·帕特森是谁?他是当今世界最赚钱的作家,仅去年的收入就达9400万美元,是美国商业文学市场的极致。但是,帕特森纵然再商业化写作,也不敢像白落梅那样去写传记。能想象一下乔布斯的传记是这样写的么?“像乔布斯这样坚韧而又聪慧的男子,他的一生必定是有因果的。所以他一出生便被生母送人……乔布斯创造了梦幻般的‘苹果’产业,上天怜他,许他一段美丽的死亡,他死在了苹果成熟的秋天……”若有这样的作者,他若安好,读者当如晴天霹雳。

其中,最让林徽因躲避不及的是油画气质的诗人徐志摩。1920年,16岁的林徽因游历欧洲,在英伦期间,她结识了当时正在英国游学的徐志摩。他们一个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一个是浪漫无比的诗人,少女怀春,诗人多情。于是,两颗心在康桥的柔波里怦然而动了。徐志摩写给林徽因的那首著名的诗《偶然》是这样写的:“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芒。

林徽因是建筑学家,对济南的古建筑饶有兴趣,此行来去匆匆,多处胜迹未及参访,临走时表示日后要专程来济南进行考察。1931年赴济未果1931年11月19日,林徽因的挚友徐志摩搭乘的“济南”号飞机,飞越济南上空时遭遇大雾天气。飞行员降低飞行高度寻觅航线,不幸撞在长清县(今济南市长清区)的开山(也称西大山)顶部,机毁人亡。徐志摩时年35岁。次日清晨,林徽因在北平(今北京)看到《晨报》报道的有关消息,执意赶往济南探视一切。

他们俩的结合,结合得好,这也是不容易的啊!”“由始至终,他都只想以一种没有丝毫破坏性的方式,参与她的人生。”陈新华写道。1955年4月1日,林徽因于北京病逝,得知消息的金岳霖还是忍不住在办公室号啕大哭,据他的学生周礼全回忆说:“他两只胳臂靠在办公桌上,头埋在胳臂中。他哭得那么沉痛,那么悲哀,也那么天真。”4月3日,在林徽因追悼会上众多的花圈和挽联中,尤以金岳霖和邓以蛰联名题写的一副最为特别,亦常被后人在提起林徽因时引用:然而,林徽因的一生,又岂是“一身诗意”与“四月的天”能够概括的呢?。

“小说、戏剧、翻译、书信”卷收有迄今可以找到的林徽因小说、戏剧、翻译领域的全部及迄今可以发表的林徽因书信全部,书信部分更有大批内容曝光,其中英文书信均载入英文原文与译文对照,林长民致林徽因书信及林徽因批注、徐志摩致林徽因书信手迹等也将第一次面世。“建筑、美术”卷分上下两册,收有迄今可以找到的林徽因建筑、美术领域的全部作品,第一次将林徽因美术作品单独分类列出,卷中不少内容系首次与读者见面。为反映林徽因作品原貌,本卷载入大量林徽因美术作品原件照片;为便于读者研究、阅读,本卷依据原稿,特辅以大量出自梁林等大师之手的古建、雕塑照片及绘图。由于多种原因,林徽因作品并未在其生前结集,去世后,作品也长久被人遗忘。从1985年的第一本林徽因作品集《林徽因诗集》到1992年的《中国现代作家选集·林徽因》,一代才女林徽因才逐步重回公众视野。当下这部《林徽因集》也是林徽因之子梁从诫生前未能完成的事业,是在梁从诫生前所编两卷本《林徽因文集》的基础上增扩、修订而成,由梁从诫夫人再次梳理,收入的作品主要系梁从诫生前编订。

在一些人的印象中,萧乾最早说过《我们太太的客厅》是写林徽因,因为萧乾是《大公报?文艺》副刊的编辑,稿子由他编发,而他与冰心的关系亲近,称其为“大姐”,他的话可信度似乎毋庸置疑。有的传记中还有具体的描写,说冰心写完几页便被萧乾取走几页,所以才断断续续在报纸上连载一月有余。这完全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传说。1933年9月,也就是《我们太太的客厅》写作与发表的时间,萧乾刚刚从辅仁大学英语系转入燕京大学新闻系,他的小说《蚕》尚未发表。

设计协议 萧平 内容摘要

上一篇: 关于中国文化的国画简单的

下一篇: 山东召开《你在高原》获奖座谈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6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