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洙承受舆论压力嫁梁思成 想做建筑界第一夫人?


 发布时间:2021-03-07 16:59:26

凌叔华说她通过卞之琳,将“八宝箱”转交给徐志摩。凌叔华不可能将如此重要的“八宝箱”交予一个从未与徐志摩谋面的人,这也难怪卞之琳在1994年1月15日的《文汇读书周报》上发表长文,认为凌叔华的种种说法,是一笔糊涂账。但徐志摩在此时确实将箱子取走了,据1932年元旦林徽因给胡适的信中

这种强烈的反感情绪,既是《我们太太的客厅》结怨的延续,也是因为这样的事实:“我们将乘卡车去四川,三十一个人,从七十岁的老人到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挤一个车厢,一家只准带八十公斤行李……”强烈的反差,令心气高傲的林徽因难以接受而又无可奈何。正如她自己所说,这就是生活。不仅是林徽因向她的朋友圈子说冰心,她的朋友圈子里的人,有时为了林徽因也拿冰心来说事。1941年12月3日,傅斯年来到李庄镇上坝月亮田营造学社住地,见到梁思成、林徽因夫妻时,才知道不但林徽因长期患的肺结核加重,而梁思成的弟弟、著名考古学家梁思永也一病不起,马上就要一命呜呼了。傅斯年闻听大骇,意识到非有特殊办法不足以挽救梁思永和同样处于病中的林徽因的生命。于是,傅氏向中央研究院代院长朱家骅写信求助。这本来是一件善事,但信中却也把冰心拿来垫背:“思成之研究中国建筑,并世无匹,营造学社,即彼一人耳(在君语)——。营造学社历年之成绩为日本人羡妒不置,此亦发扬中国文物之一大科目也。其夫人,今之女学士,才学至少在谢冰心辈之上。”这大概也是“太太客厅”落下的余波吧。

1931年至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这段时期,林徽因共发表新诗44首,散文、小说6篇,剧本3幕,才华毕现,因此才被友人、前辈诚意推为“中国第一才女”。用陈新华的话来说,这6年,林徽因是“把一个人活成了一支队伍”。如果我们跟随作者,试着将林徽因放置回那个变革动荡的时代,那个中西碰撞的家族,我们就会理解,林徽因绝不是横空出世的,如孤星般闪耀的“才女”。单薄的符号背后,跃动着极为鲜活、复杂的人物性情;她的身边,围绕着与其同气相连的友人、伴侣;她的命运与选择,亦继承了几代知识分子致力于家国建设、民族独立富强的初心。

传说带着强烈的打抱不平意味。林徽因的儿女可是有修养的,激越之举昭示的是做人的标准。再婚的梁思成陷入亲情的孤岛,与儿女、兄弟姐妹都不再来往——他们并非老学究,甚至可以说相当开明;亦并非反对他再婚,只是对入选者有“腹诽”。林洙的压力可想而知。但她,一直留在梁思成身边,给了他临终的安慰。1971年末,梁思成在北京医院的病床上对前来看望的陈占祥道:“这几年,多亏了林洙啊!”这句话里沉甸甸的分量不应被忽视。林洙始终认为,她和梁思成之间有真正的爱情。梁思成给了她快乐。梁思成如山如海的宽阔,或许真的让一个世俗女子得到了情感的最大满足吧。她的爱带着金属的寒光掠过结发夫君——一个富有魅力的青年才俊,终落实惠及到长自己27岁的梁思成身上,照拂了他的晚年。林洙固有的忠厚和妻性,如迟桂花,在梁思成晚秋的季节幽幽开放。当初,在英年男子那儿,她何其薄寒,施以冰季;而在垂暮老者那儿,她何其忠诚,报以春季。爱情,果然没有逻辑,没有道理可讲。陈家萍。

他们的结合在当时可以说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林长民是段祺瑞内阁中的司法总长,梁启超做过熊希龄内阁的司法总长、段祺瑞内阁的财政总长,当时两家可说是旗鼓相当。两人在婚前既拥有西式的浪漫爱情,最终又遵从父母之命,结为秦晋之好,在世人眼中,几可媲美李清照与赵明诚。而作为名门之后,他们所得到的父辈关怀与疼爱较之多了诗意与传奇。梁启超的儿女邀请哪些亲戚大媒?见面礼如何?聘礼为何物?如何布置新房?讲究的是排场还是礼俗?在他写给弟弟交之对方代办的信札当中,陈述详细周到得可做民国时期书香门第婚嫁习俗的范本。

林徽因和梁思成的结合在当时可以说是新旧相兼,郎才女貌。林长民是段祺瑞内阁中的司法总长,梁启超做过熊希龄内阁的司法总长、段祺瑞内阁的财政总长,两家可说是门当户对。他们在婚前既笃于西方式的爱情生活,又遵从父母之命,结为秦晋之好,几可媲美李清照、赵明诚的最令人艳羡的美满婚姻。1927年,梁启超已经病重入院,因此写信让仲弟梁启勋代为筹措这对璧人的庙见大礼、文定大礼。“特因思成已决定在美结婚(我及思顺如此主张,彼两小未完全同意),婚仪太简率,所以想在文定礼上稍微郑重庄严一点,我既不来京,一切由弟代理便是。

林徽因对昆明最后的记忆是1946年2月,她从重庆乘机回到昆明,住北门街唐家花园后。她给在重庆的费慰梅写信说;“我终于又来到昆明!来看看这个天气晴朗、熏风和畅、遍地鲜花、五光十色的城市。”尽管在昆明仅生活2年,但这对民国传奇夫妇凭借出众的才华与坚定信念,让昆明人记住他们。展览主办方在前言中写道,“回望抗战年代,中国知识份子集体表现出矢志不移的理想信念和爱国情怀,堪比在前线浴血奋战、视死如归的军人。梁思成和林徽因是这一群体的代表人物,他们以及同仁穷尽毕生精力致力于中国古建筑的保护与传承,站在时代的高点、以新的视野和更深厚的内涵,完成中国文化守夜者的使命”。(完)。

所不同的是,林徽因基本按照自由文人的路径前行;冰心在经受了五四新潮的洗礼后,则逐步倾向革命,尤对问题文学情有独钟,时不时利用文学书写革命激情。在她看来,聚集在林徽因茶会的这些硕学鸿儒意志颓废,人生空虚,缺少革命激情和民族精神。于是她以此为素材,写了一篇小说叫《我们的太太客厅》。1933年10月17日晚写就,从27日开始在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连载。其中的一个片段如下:“我们的太太是当时社交界的一朵名花,十六七岁时候尤其嫩艳,……我们的太太自己虽是个女性,却并不喜欢女人。

小湖 内容摘要 拉度

上一篇: 中国工人诗人朗诵会举办 吴晓波杨炼等发起

下一篇: 长沙市工人文化宫星宫培训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