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佛学泰斗印顺法师著作全集被引进大陆


 发布时间:2021-05-10 02:57:31

其实那时已经编出了待毛泽东审定的第五卷的一个粗编稿,1962年在讨论为《红旗》杂志写的一篇评论时,一位负责人便拿出这个秘本,给我们念过1956年毛泽东在知识分子会议上讲话中的一段话。但是,毛泽东认为建国以前的著作,已经经过了实践和时间的检验,建国以后的著作,还不像建国以前的著作那

因为战国时代起,孔子的言行已经在社会广为流传并备受重视,至今版本之多,难以一一考究。凡是出现孔子言行的文字,无论其正确与否,全部收录在这个全集中。“我对任何文字不加以删节、修改,力图还原孔子言行和历史的本来面目”,孔健认为虽然古典典籍中所载孔子言行重复或有所出入的很多,但有其背景和历史的原因,他只在书中一一注明,供读者参考。比如《旧唐书·韦思谦传》中载“孔子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意即“百姓富有,国君怎么会不足呢?百姓不足,国君怎么会富有呢?”但在《论语·颜渊篇》中,认为这是孔子的学生有若的言论。

囊括了当代佛学泰斗印顺法师全部佛学著作的《印顺法师佛学著作全集》(23卷)(以下简称《全集》)经过近4年的策划编辑,近日由中华书局推出。11月6日,《全集》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发来书面致辞,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聂震宁出席。新闻出版总署出版管理司古籍整理与规划处处长王然宣读了邬书林的书面致辞。邬书林在致辞中指出,近年来,随着两岸文化交流的频繁和深入,大陆学术界和宗教界对印顺法师的思想了解日益增多,相关研究也不断升温,这充分说明两岸之间文化交流、相互借鉴的重要意义。

“现在,他的状态像个大孩子。朋友见面,还是非常兴奋的。最后一次见他,是8月在‘蓝房子’,我家人一起和他吃中午饭。昨天,我还和他家通过一个电话。他的兴致很高,还说‘你好啊’。”中文新版诗集新增诗作60余首此前统计的数据,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从1954年发表处女诗集《17首诗》至2001年,共发表163首诗,大多为短诗。就是这区区163首诗,足以使特朗斯特罗姆跻身当代欧洲超一流大诗人的行列。据李笠昨日透露,他着手修订的《特朗斯特罗姆全集》中文简体版将于2012年年初面世。中间将新收录特朗斯特罗姆两本新诗集的作品,总计60余首。“此前中文版《特朗斯特罗姆全集》,翻译介绍特朗斯特罗姆全集,只收录了他从开始写诗至1999年的作品。这一次新翻译的两本新诗集,是他1999年至2004年的作品,都是此前尚未发表过的。多为俳句。”此外,李笠还对2001年南海出版公司推出的中文译本内容进行了修订。“以前有些误译的地方,这次改过来了。也让译文打磨得更精致了些。”文/本报记者 朱玲。

1987年,71岁的任继愈,任北京图书馆馆长,在担任馆长的18里,他领导了中国传统文化资料整理工作,编撰了107卷,总字数过亿的《中华大藏经》。1992年我国开始编纂《中华大典》,任继愈担任《中华大典》编撰委员会主任。还亲自兼任《哲学典》和《宗教典》的主编,当时,任老已经76岁了。任继愈为人低调,尽管其学术成果对当代中国具有深远影响,却坚持不出自己的全集,也拒绝学生们为他出纪念文集,如今,任老离去,他的诸多事迹才通过朋友和晚辈们的讲述,呈现在公众面前。

多部新作被收入“全集”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洗澡之后》(单行本)正式给《洗澡》做了续写。用杨绛先生的话说:“人物依旧,事情却完全不同。我把故事结束了,谁也别想再写什么续集了。”《洗澡》中有纯洁感情的男女主角,在《洗澡之后》终于有了一个称心如意的结局。许彦成的妻子杜丽琳因在鸣放中积极表态,被打成“右派”,下放劳动过程中与同为“右派”的叶丹产生了感情。回京后她主动提出与许彦成分手,使两个人的精神都得到了解脱,各自找到了称心的感情归宿。

“出版热”“阅读热”,何以大家都爱汪曾祺最近出版的新书中,有一个名字频频出现。5月初,共20册的《汪曾祺别集》正式出版;6月中旬,问世一年的《汪曾祺全集》第三次加印,累计印数达1.2万套;“汪曾祺经典”丛书正筹划在7月的江苏书展“汪曾祺主题图书展”上推出……今年是当代作家汪曾祺先生百年诞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些学术研讨和纪念活动不得不按下暂停键,但多种形式的汪曾祺作品集、书画集、评论集仍相继问世,在出版领域,“汪曾祺热”一直都在。

在《贺友直全集》中,这些作品将被悉数收录。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 是贺友直艺术创作的重要蓝本。《贺友直全集》 编辑康健告诉记者,在资料收集过程中,他发现贺友直共创作了5个版本的 《小二黑结婚》彩色连环画。除了公开出版的两个版本,贺友直还曾为3位好友分别画过一套 《小二黑结婚》,其中一套一度流入拍卖市场。这套《小二黑结婚》 就连贺友直本人也想不起当初画完之后送给了谁。幸运的是,历经辗转,这套被拍卖的《小二黑结婚》 又到了贺友直另一位好友手中。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还搜集到了贺友直绘制的有关 《小二黑结婚》这一题材的近百幅单幅画、插图、草稿等,其中有不少是首度出版,比如五绘本草稿、贺友直送给孙辈的单幅画等。康健透露,更为难得的是,贺友直曾经用毛笔以其独特的贺氏体,手抄过一遍小说原文。这些内容将全部被收录到 《贺友直全集》 中。与此同时,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还将计划出版 《小二黑结婚五绘本》。

同年,李戡推出自己的第一本书《李戡戡乱记》,其犀利观点很有其父之风再次引发关注。华西都市报:您的儿子李戡在北大读书已经两年多了。对他这两年的成长,持怎样的评价?对于他未来从事的职业,您有特别的倾向和预期吗?李敖:我觉得他很好啊。对于他,我就是支持,不会参与他的成长,以后他要干什么我也不管。他自己能成长。华西都市报:您跟儿子的相处方式大概是怎样的?会详细问他在学校生活的一些细节吗?李敖:我们经常通电话,他会主动告诉我一些自己和学校的事情。

矛盾重重 亚月轩 二雅

上一篇: 教师花1年替300多名失踪儿童画像 多数孩子未找到

下一篇: 仁义智信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6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