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2013秋拍将开始 王世襄手抄书稿受关注


 发布时间:2020-09-26 09:19:34

古人云:“士大夫一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语言无味。”在杭州下城区朝晖街道大木桥社区,就有一位名副其实的书痴——75岁的赵国华,所谓酒鬼闻酒香而下马,这赵国华则是闻书香必驻足,只要路过书店书摊总要忍不住进去看看。在今年第六届西湖读书节上,赵国华被评为杭州十大“书香人家”。家有藏书

另有一册章氏自校本《藕香馆词》也现身拍场,不过很快又被拍主取消;这册自校本中夹有一页章为先师龙榆生所撰的挽词底稿,颇为珍贵。向拍主咨询具体情况时,被告知早已在场外成交。而其他的非线装古籍类的章氏藏书,普遍以数百元至千余元的价格挂在网店中,大多也已售出。在与上述各种章氏藏书擦肩而过之后,笔者也终于淘得两册较为珍贵的章氏旧藏——民国十九年(1930)初版的林大椿校本《小山词》与《珠玉词》。在这两册书中,均钤有章氏印鉴多枚及批校多处,足可一窥章氏的用印习惯与词学修养。

杜定友立即派人分头寻找,直到第二天凌晨1时半才找回所租电船,但随船而来的军官称要用来押解军火粮食,杜定友与军官发生激烈争执,军官拔枪威胁,杜定友说:“你要打死我,就先打死船上的291人,因为他们如果今晚走不了,明早还是死在敌人的枪下”。后来杜定友取出妻子的私蓄500元给电船司机,让其同时拖走6条船,才打破僵局。1939年的除夕夜,中大教工245人、学生1736人到达云南澄江。图书馆员工一到即开箱取书,把书箱改作、桌椅,向师生开放。

比如我非常爱惜书,主动为对方修补书,并按时还书。”李致的书,以文学、历史、政治类居多。“巴老曾经给我说过大意如此的话——文学能使人清除灵魂的尘埃。所以,我爱看文学书。喜欢历史和政治类,则是因为我这一生所走过的时代,发生了很多大事件。很多事情都值得思考,我希望能从书本中找到一些答案。”书藏之显藏尽现代文学名家“签名版”李致的藏书,有不少都是名家签名版,比如巴金、茅盾、叶圣陶、曹禺、夏衍、艾青、沙汀、艾芜、刘绍棠等,简直是现代文学名家的“签名版全集”了,难怪作家王火对其藏书也是艳羡不已。

沪上有家老牌旧书店“新文化服务社”,早期掌门人吴青云老先生有一个“生意经”,谓曰“为书找读者,为读者找书”。我很赞同这种辩证而实用的经营理念。我更希望,这应成为书籍主管部门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而现实状况是,书与读者,成了一对矛盾,一种脱节。卖方市场叫屈,连出版社普通编辑都在抱怨:不是不愿增加品种与印量,实在是卖不动。买方市场也在喊冤:不是不愿买书,书价不断上涨,好书不知何处去寻。可见,供需双方,存在信息上的不对称。

多年前,在向日本一家大商社订货时,因为汇率突变,韦力几乎要把公司全赔进去。“当时所有人都劝我以‘不可抗力’中止合约,可我宁可公司破产,也要坚持履约,结果一下赔进几千万。”不久,那家商社的副社长专程带队来到中国,一进公司就集体鞠躬,对他说,“你的决定改变了我‘中国人不守信用’的观念。我们决定将中国的总代理权授予贵公司,因为你守信用。”在聊到“为什么做事”时,韦力这样表述:“就因为要做,没有目的,没有那么高的理想,也没有那么多的算计。

从展会上的情况看,随着藏书票的升温,最近几年接连推出了一些为各种活动而制作的商业藏书票,它们对藏书票的普及和发展功不可没。藏书票也同邮票一样,逐渐失去了实用功能,沦为收藏品。但我还是固执地认为,脱离了书籍的藏书票是没有生命力的,即使它制作得再精美。那些特意为收藏而制作的藏书票和它的载体图书渐渐脱离了关系,也就失去了藏书票原本的用途和意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不赞同将藏书票从书上取下来单独收藏的做法,因为书上还保留了大量书票主人的信息,比如印章、签名、批注、题跋等前人遗泽,对我们研究和鉴赏藏书票有很大的帮助,而且有些还是珍本书,就更不能采取这种破坏性的收藏方法。

竹品 叶圣涛 文彩

上一篇: 编舞家马约:我想说的是人与时间不应该是对抗关系

下一篇: 同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实验班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6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