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云楼藏书”首度合璧展出(图)


 发布时间:2020-09-25 18:26:53

不只是科举用书,就是诗词歌赋医农杂艺类的闲书乃至小说戏剧之类的书都奇缺或者难以得见。有藏书才是接近知识的第一步,才有读书的可能。因此,藏书是旧时中国人获得知识的源泉。笔者幼年读书时光赶上了中国动乱年代,因为政治和经济的原因那时中国图书奇缺。别说一般人没有藏书,即使家有藏书者也被查

因为这层关系,周宏涛幼时就与蒋有一面之缘。周骏彦早年在日本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时,参加宁波、上海的光复运动,后任宁波商校校长、黄埔军校军需部主任、浙江财政厅长等职,曾与周恩来同事,沙孟海是他任浙江财政厅长时的秘书。据代捐人周子正先生讲,这批书是他堂兄周宏涛先生的藏书。据悉,周宏涛先生家学渊源,藏书颇富,情牵故里,生前多次表示要将部分藏书捐给故乡。去世后,其夫人魏燕芝女士委托周子正将书从台湾带到宁波,并最终决定捐赠给天一阁。魏燕芝女士说自己帮助丈夫实现了心愿,这批藏书最终也得以叶落归根。据介绍,此次被捐赠藏书中有清末刻本《选注六朝唐赋》、民国石印本《绝妙好词笺》等精品,装帧精美,品相完善,极大地丰富天一阁博物馆的馆藏。

北京匡时总经理助理谢晓东说:“2003年时,一页零散的宋版书价格已经是五万块钱了。”另外,元刻《皇朝名臣续碑传琬琰集》也是名重天下的孤本。藏书中有元代刘氏日新堂、明代毛氏汲古阁这样鼎鼎有名的藏书家和出版家的珍本;还有黄丕烈、顾广圻、鲍廷博等大家批校手迹,这些在民国时期就已是千金难求的国宝级藏品。清华大学图书馆研究员刘蔷认为,顾氏所藏书画在中国收藏史中举足轻重,因为在他们的家藏书籍中,书画和鉴赏类的藏书比例很高,“在这批古籍里也体现了这个特征,尤其是其中的手稿本和批校本,符合了收藏者自己知学和收藏的情况。

但倘就此认为,中国在图书馆事业方面已跻身于世界先进行列,恐怕还为时过早。加拿大图书馆走进社区笔者住在加拿大西海岸一个中小城市,社区图书馆面积不大,但藏书也算丰富,门类比较齐全,市民基本的图书、音像资料需求都能满足,图书证免费(或只需很少的工本费)办理,而且不问身份、资格,甚至移民、留学生也可凭身份证件办理,借书数量也不限,还书期限将满时还可网上续借一次。这里的图书证是联网的,只要在一个社区图书馆办证,就可在整个城市、甚至相邻多个城市通用,借、还都可在任意图书馆完成,各图书馆的藏书资源也可互相调剂,需要者可以提前上门或在线预订。

不过,随着三年前北京大学图书馆与台湾胡适纪念馆联合编纂的《胡适藏书目录》出版面世,皇皇四巨册、300万字的载录规模,使胡适的藏书概貌,终于得以两岸“合璧”,终可为世人较为充分的了解了。但《胡适藏书目录》所载录的,大部分只是以文字描述的书籍基本特征,如出版年代、出版社名称、册数、开本、馆藏编号等,并无直观形象的书籍图像来一一对应展示。这对于有专业藏书癖好,希望深入研究胡适藏书者来说,无疑是有些许遗憾的。毕竟还是只能望书兴叹、空自怀想而已。

藏书票的年代也用书票主人的生卒、经历及书籍的出版时间等相关信息来大致推算。笔者藏书多年,收集藏书票只是爱屋及乌的一项副产品。深知好书不易得,贴有精致藏书票的好书更难求。藏书尚有迹可寻,有各种各样的工具书可资利用,即使没有见过的书也可以通过阅读书目、书话,看一看书影解馋,了解个大概。而目前,早期中国题材藏书票方面的资料十分缺乏,收集藏书票只能靠运气,淘书时能淘到藏书票是个意外之喜。目前,连国家图书馆可能都未必清楚到底库存有多少种藏书票,想要借阅带藏书票的书恐怕也难以得到满足,一般的小型图书馆可能就根本不知藏书票为何物了。

海山仙馆的消亡又是一个让人纠结的故事,潘仕成到了晚年之后,因为在官场上失去靠山以及经营盐务出现巨大亏空,被官府抄家,海山仙馆也被南海县收归“国有”,由于仙馆价格过于高昂,南海县一时找不到买家,居然想出了卖彩票的办法来变现,中奖者是一个脑袋冬烘的私塾先生。他骤然暴富,顿时吃喝嫖赌,无所不为,仙馆里的典籍、字画、古玩乃至山石、家具,都被逐渐变卖,换作嫖资赌资,没几年,海山仙馆就彻底破落了,昔日的亭台水榭变成了断瓦颓垣,荷塘变成了农田,至于刻出《海山仙馆丛书》的书坊和印刷所,也结满了蛛网,无人问津。

播室 富万村 风习

上一篇: 深圳市水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下一篇: 明日之子3水晶时代之同人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