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越藏书楼:中国封建藏书楼时代的终结


 发布时间:2020-09-19 17:04:28

他还从宝光里的废墟里找回一册烧残的西文书籍,收藏起来,并附上说明:“MaxNettlau的西文著作,1.28日军炮火所毁坏。”这本烧去一大角的旧书,成了日寇侵华的见证。《爱眉小札》:民国爱情往事在巴金藏书中,有一册出版于1936年的《爱眉小札》,是徐志摩和陆小曼在恋爱中写下的日记

该作品刻画了一只口中衔花、脚踩落叶的刺猬,上方有一排古德语,表达着票主对书的珍爱之意。后来,藏书票传入英国、法国及美洲大陆。17世纪后,交换和收藏藏书票在西方已然成为一种时尚。至18世纪,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社会的发展,藏书票逐渐平民化、个性化,从注重用纹章显示地位转向更加追求艺术性的表达。19世纪下半叶,欧洲的知识分子几乎都拥有自己动手或请人设计制作的藏书票。在中国,“关祖章藏书票”目前被视为中国最早的藏书票。这枚出现在1910年出版的《京张路工撮影》集中的书票,画面描绘了一位头戴方巾的书生在书房中翻箱倒箧、秉烛展卷的情景,极具中国古典神韵。

馆里的老同事张声兰后来曾多次讲述父亲在看门时的一件“逸事”:某日,一群环卫工人拖着几辆清粪车鱼贯进入图书馆南馆大门,父亲见状,在门卫室悄声对张声兰说:“他们是进去‘揭盖子’的。”张声兰一时反应不过来,当她明白此话是讽刺“文革”就像“揭盖子”时,登时笑弯了腰。张声兰在馆里有“张飞”绰号,颇有侠气,对落难的父亲也心存同情,父亲才会在她面前幽此一默。中山图书馆的叶得春馆长,与父亲自1961年起共事。叶馆长是老红军,延安鲁艺出身,言谈处事与父亲甚为投机,对父亲十分信任,视父亲为绝妙搭档,放手让父亲主管业务。

1917年,在日访问的中国藏书家董康将部分典籍售予日本人大仓喜八郎,后者是大仓文化财团创始人。此后,大仓文化财团以此为核心不断搜寻相关典籍,渐成规模,世称“大仓藏书”。2005年,大仓文化财团决定整体出售“大仓藏书”。2012年,在37位知名专家学者的建议下,北大图书馆决定收购这批藏书。北大回购这批珍贵的典籍,共花费18亿日元,其中,教育部会同财政部拨付一半购书款,北大教育基金会提供了另一半资金。去年12月12日,“大仓藏书”运抵北大图书馆,工作人员立即展开“病害调查”。

相比内地,香港是一国际性市场。赵旭指出,此番保利进军香港市场也将学习香港苏富比、香港佳士得主打油画暨现当代艺术,其中首拍上将亮相48件拍品。不过,记者了解到,10月初亮相的香港苏富比上当代艺术板块却遭到集体下滑。对此,赵旭表示,此次香港苏富比当代部分确实拍得不理想,而保利香港首拍尽管主打现当代艺术,但当代部分只占15%,主要还是比较经典的艺术品,其中包括朱德群、王怀庆等。与此同时,近现代书画艺术方面也将以张大千、徐悲鸿等适合国际市场的作品为主,包括张大千的《番女掣庬图》、徐悲鸿的《骏马》等。

“《锦绣万花谷》有八百多年的历史,保存到现在很不容易。”再见到这批藏书时,顾老无限感慨。“凤凰竞购过云楼藏书以后,就公开承诺,让这批国宝级古籍变‘私藏’为‘公藏’,做到公藏共享。”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经理叶建成介绍,目前,过云楼藏书已全部完成数字加工,为再出版创造了技术支持。昨天,凤凰集团新书《过云楼藏书书目图录》首发,向过云楼顾氏后人及苏州图书馆、苏州大学图书馆和苏州博物馆分别捐赠了该书。据介绍,作为“过云楼藏书”再出版的第一本书,《过云楼藏书书目图录》以图片和文字结合的形式,全面呈现了过云楼藏书179部、1292册的资料信息。

亚滦 吴华敏 奇云

上一篇: 第十三届普陀山南海观音文化节开幕

下一篇: 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老板抖音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