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中国民间藏书楼 藏书家对民族历史传承有功


 发布时间:2020-09-26 09:10:27

一页宋版书价格5万元著名版本目录学家沈夑元老先生认为,江南顾氏“过云楼”藏书足以与鼎鼎大名的“翁万戈”家藏相提并论,是顾家六代人秘藏的心血。其藏书集宋元古椠、精写旧抄、明清佳刻、碑帖印谱800余种,堪称洋洋大观。不过“过云楼”3/4的藏书早已转归南京图书馆,只剩下170余种近50

这才知道,翁万戈为翁同龢嫡系五世孙,其所继承的翁氏世藏古籍善本1949年初由上海运往美国。回国后,傅熹年先生将抄录的“翁氏藏书”目录复印给一些国内知名版本专家看,他们断定:“翁氏藏书”是已知海外惟一数量最多、保存最完好的私家藏书,也是目前所知清代以来留存海外的最后一批中国古籍善本收藏。文化界联手为藏书回归“护驾”种种迹象表明,年事已高的翁万戈先生也在为这批家藏寻找最合适的安身之处。1997年春天,翁万戈来到北京,悄悄地参观嘉德公司的春季拍卖会。

J227延伸你家的书也能入藏“红楼”走进红楼公共藏书楼,迎面3层的书架上已经摆放上部分入藏的书籍:一层是公共借阅区,分为历史、文化等不同类别;二层是一些出版社推荐的最新书籍;三层的书架上则是一些已故名家的藏书。此外,藏书楼还有充足的座位,为读者提供阅读的空间。西城区文委主任孙劲松介绍说,“无论是新书还是旧书,都可以在藏书楼内免费借阅。”目前,红楼公共藏书楼面向社会开启入藏模式。今年上半年对外试运营,试运营期间每天开放时间不少于8个小时。

6万册图书入藏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今年4月藏书楼开始接受入藏起,迄今已有不少知名学者和文化研究人员将自己的珍藏放入红楼公共藏书楼。首批藏书代表有李四光外孙女邹宗平、载涛之子金从政、沈家本曾孙沈厚铎、吴祖光女儿吴霜,以及梁思成的学生、著名建筑考古学专家杨鸿勋等。杨鸿勋所捐赠的书籍还特意挂牌为“杨鸿勋书屋”。截至2018年7月31日,红楼公共藏书楼接受的个人、机构的捐赠及托管已达26家,共捐赠及托管图书5.8万册。

海山仙馆的消亡又是一个让人纠结的故事,潘仕成到了晚年之后,因为在官场上失去靠山以及经营盐务出现巨大亏空,被官府抄家,海山仙馆也被南海县收归“国有”,由于仙馆价格过于高昂,南海县一时找不到买家,居然想出了卖彩票的办法来变现,中奖者是一个脑袋冬烘的私塾先生。他骤然暴富,顿时吃喝嫖赌,无所不为,仙馆里的典籍、字画、古玩乃至山石、家具,都被逐渐变卖,换作嫖资赌资,没几年,海山仙馆就彻底破落了,昔日的亭台水榭变成了断瓦颓垣,荷塘变成了农田,至于刻出《海山仙馆丛书》的书坊和印刷所,也结满了蛛网,无人问津。

陆树藩先是出卖家中古董以偿债,尚不足负债数。二三年后,陆家在上海振纶洽记丝厂倒闭,连带陆家所开钱庄破产。陆树藩因救济善会而负下巨额债务,是后来出售家藏图书的重要原因之一。陆树藩因办理顺直救灾亏欠,经济上陷入窘境,是出售藏书的又一重要原因。1900年陆树藩在办理津京救济善会后,次年又应李鸿章之命,办理顺直赈灾的慈善活动,此事后由盛宣怀支持的济急善会所接办。但是由于陆树藩的善良和缺乏原则,曾将捐款中的五六万两借与他以为“来日有作为者”(宝子常太守即其中之一),然而借款人未能及时归还,使他陷入空前的经济上的窘境。

”创新:音乐剧加入流行音乐和昆曲为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进剧院欣赏音乐剧,《锦绣过云楼》也动足了脑筋。“我们在编配中加入流行音乐元素,这样受众面能广一些。”担任《锦绣过云楼》作曲的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金复载对记者表示,纯粹的音乐剧显得曲高和寡,但实际上音乐剧并不存在题材的限制,“只要抓好节奏,各种元素都可以加入进来。”除了流行音乐元素,更让人吃惊的是昆曲唱段的出现。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龚隐雷,将在剧中唱昆曲。作为“中国歌剧、音乐剧、话剧跨界第一人”,该剧总导演陈蔚的创意总是别出心裁。

她给人的印象一直是生机勃勃、精力充沛,叛逆而又偏执的,她仿佛没有演不了的角色,她想做成的事也永远没有达不成期望的,可是,一直以来,她都不是个完人,她只是一个女人。“女人都希望有个肩膀靠靠,而我一直以来担任的角色,就是那个肩膀。”“当了团长后,我曾经得过办公室恐惧症,站在办公室门口,就是不敢进去,我不想做行政工作,看见文件我就头疼,我偷偷地打了好多次辞职报告。”茅威涛说。2010年在香港演出两场《梁祝》,当时几乎全港的名流倾巢出动来一睹“小百花”的风采,而她却遭遇了生命中唯一一次因为突发心脏病而缺席第二场演出的状况。

和平年代的学子们,或许不知道12万册图书变作600万册后的故事。“这都是用生命保护下来的图书,人与书共存亡,如果没有前人的努力,中大的学术命脉就不存在。中大在抗战中抢救藏书的故事,在全国都称得上是最感人的。”特写背20斤重书逃难 辗转70年后归还“关于抗战时期广东藏书,还有个插曲。”程焕文告诉记者,2013年,中大图书馆曾迎回5本迟到70年的书。原来1944年夏天,在中大师范学院任教的黄友棣借走了一套五册的英文版《格罗夫氏音乐与音乐家辞典》,恰逢中山大学师范学院奉令疏散,黄友棣想将书还给图书馆时,对方由于图书已装箱,不肯收书。

盐镇 学巧 课程计划

上一篇: 传禁演3年芭蕾舞剧《金瓶梅》更名《莲》归来

下一篇: 天津芭蕾舞团“登陆”泰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