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文娱界焦点盘点:珠算、作家富豪榜等上榜


 发布时间:2021-01-22 11:42:13

媒体今天最新发布的2011年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显示,28岁的四川籍作家郭敬明再次发力,以2450万元的高额版税重夺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宝座。自从《中国作家富豪榜》2006年创立以来,郭敬明每年都进入榜单前五,累计版税已经高达9700万,即将突破亿元。最新发布的中国作家富豪榜,折射

快报记者通过采访,在这里为大家揭开四位上榜江苏作家的神秘面纱。我吃西红柿:为写作从苏大退学代表作:《星辰变》《盘龙》《莽荒纪》我吃西红柿原名朱洪志,原是苏州大学数学系05级学生,在校两年多时间发表了600多万字的网络小说,大三上学期退学从事专职写作。2011年5月1日与网络作家九穗禾结婚。婚后生有一个儿子。打眼:处女作写到家乡徐州代表作:《黄金瞳》《天才相师》《宝鉴》打眼原名汤勇,江苏徐州人,现居广东东莞,是起点中文网新晋白金作家。

榜单制作者同时向“所有通过汉语写作创造精神财富的中国作家致敬”!郭敬明在榜单公布后发表感言,呼吁公众支持正版和更多有才华的作家:“虽然我是第一名,但2000多万的收入,就能够在一个行业里夺得第一,证明作家依然是一个弱势的行业。”榜单亚军、《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则明确表示收入是个人隐私,不习惯这样被计算出来。但他坦言毕竟“写作致富是光明磊落的事”。榜单在发布的同时也公布了一组数据:5年来,国内一线城市青少年不断催生超级作家富豪,而抽样调查显示,近5800万农村留守儿童在课堂之外 更渴望阅读!并提出“给孩子一生最好的礼物,是尽早让孩子开始阅读……如果您的孩子在农村生活,与其给孩子买一堆玩具,不如每年花100块钱为孩子买书,阅读会影响孩子一生性格的形成,好书让您的孩子一生受益!”本报记者 姜军旗。

”至于有人质疑其利用进学校签售登上富豪榜榜首,郑渊洁说从今年3月份开始,他已经再也不进学校签售了,“一开始的时候是有,后来我很烦这样做,我曾经在博客上写过给教育部长的一封信,承诺永远不这样做。发明这种促销方式的据说是杨红樱,后来我和出版社合作以后他们也希望我能这么做,我就答应了,但是非常不舒服。每次我去学校两个小时,我讲课就能讲到两小时,有销售人员就给我递条子让我不能再讲了,要给卖书留时间。”对于自己当选作家首富,郑渊洁认为中国作家其实不富裕,“《哈利·波特》作者罗琳的收入不知道比我们高多少倍。说实在的,我没觉得她比我写得好,按照我们的市场份额,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家应该是世界作家首富才对。”罗皓菱。

”不喜欢被称“文二代”出身书香世家的笛安,父亲李锐是曾获得“赵树理文学奖”“法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的著名作家,母亲为山西省女作家协会会长、知名作家蒋韵。父母的作品虽跻身畅销之列,但销量仍逊于女儿。笛安不喜欢别人称自己为“文二代”,认为那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笛安表示,因为父母的关系,她从小就有了比较大的阅读量。“家庭的影响只能说是其中的一部分。平时,我和父母很少谈文学,谈的大都是些家长里短,更何况我们的写作风格和想法都不一样。

此外,电影编剧与电视编剧没有进行区分。同等级别的编剧,写电影剧本和电视剧剧本,耗费的时间、付出的精力不同。余飞拿芦苇的《白鹿原》举例,这部片子的剧本创作长达5年之久,所以电影和电视剧本的创作和收入的评估,应该区分对待。在余飞看来,这份榜单确有疏漏,但也不可否认其积极作用。因为编剧是“弱势群体”,他们无法掌控作品的最终呈现,普遍缺乏话语权,各个重要环节都掌握在他人手中,甚至一些非专业人士的看法也能左右整个作品,于是编剧不得不按照要求改剧本。

记者按图索骥,查询了排名第16位的陈建忠编剧的情况,他在榜单上“经典代表作”列为《煮妇神探》,但据之前的新闻报道,《煮妇神探》的编剧应为“陈健忠”。另外,榜单上编剧们收入那一栏标明是“版税”,而在榜单最末端显示,此数据是由作家榜APP调查组完成,采集了2016年1月至2017年1月期间,中国编剧主要影视作品的稿酬收入。而“版税”与“稿酬”,是一个概念吗?“一般会把二者归为一类,但其实有很大区别。”一位出版界业内人士告诉中新网记者,“现在大多数出版社都是支付版税:先和作者约定一个版税率,定价*版税率*印数=支付给作者的钱;稿酬是是出版社和作者按照字数直接约定一个稿费,后续书卖多卖少和作者没有关系。

其中,同为自传形式的柴静新书《看见》,与刘同新书《谁的青春不迷茫》给读者群体带来了两股不同的反思热潮,同时也拉动了图书销量。除了刘同和柴静外,芮成钢、乐嘉、白岩松等一大批并不是专职从事写作的作者也都入围本次榜单,这在往届的作家富豪榜中较为罕见。而据记者了解,在国外的同类作家收入榜单中,榜上有名的作者也大多为不是从事专业写作的成功人士。本届作家富豪榜的入围情况,也从一个侧面反应了2013年中国图书市场的日趋完善和多元化趋势。

李西闽说:“瞎扯淡。”出版人沈浩波说,“不真实,太离谱,有暗箱操作的嫌疑。”制榜者吴怀尧则表示,“他们为什么不说我公布的是高了还是低了,他们为什么对这个问题如此敏感,他们到底害怕什么?”伴随越来越多的关注,对其真实性与公正性的质疑也必将越来越深,这也许是初生的个人媒体品牌“中国作家富豪榜”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就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几位入榜作家和资深出版人。失实?严重低估当年明月真实性是这份榜单遭受的最大质疑。

虹溪 焊接车间 广庆

上一篇: 上海支青“塔河艺术团”阿拉尔汇报演出讲述新疆沧桑巨变

下一篇: 波兰文化胜利用什么意识形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9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