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文化申遗不如回归生活


 发布时间:2021-04-15 12:57:30

巧姐卢姨说,每一年她们都是四处找寻“摆七娘”的新题材,今年“美景就在家门口”,“不用拍照片,可以一边看一边制作。”在黄埔区传统供案前,珠村的巧姐和黄埔的巧姐互相“取经”。让珠村巧姐惊奇的是横沙罗公祠的参赛作品《妹仔屋内摆供桌》——指甲大的纸塑“七娘鞋”、眯着眼才看得清的“五谷丰登

但如今的“乞巧”愿望不再限于“柴米油盐”。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赵逵夫坦言,随着时代的变化,现在女性科学家、作家及高管人员比比皆是,她们更多的愿望是实现自我人生价值。随着时代的变化,乞巧的成员也在改变,以前仅限于未婚女子参加,现在也有所扩展。“独立、自强、自信”也成为当地妇女对“乞巧文化”的另一种延伸和演绎。事实上,今天该如何过七夕的答案只有一个:传统节日只有找到与现代社会、时代精神的契合点,才能更好传承发展。

这就是古书中说的:“巧于织女”。乞巧的习俗据考证起源于汉代,东晋葛洪的《西京杂记》有“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的记载,这恐怕是我们于古代文献中所见到的最早关于乞巧的记载了。这是我们已经断代的习俗,不在故纸堆中搜寻,已经难以知晓了。而我们现在熟知的“牛郎织女故事”是七夕唯一的文化内涵了。牛郎织女作为一个千古流传的爱情故事,已经是被誉为中国四大民间爱情传说之一。据考证,牛郎织女的传说始于《诗经·大东》:“跂彼织女”、“睆彼牵牛”的记载,时代更久远。

一家三代乞巧,在村中传为美谈。黄彩余也提到,她很想教小朋友学手艺,可是现在的小朋友都很忙,忙着读书、玩电脑,基本上没什么心思学乞巧手艺。不过,她对手艺的传承还是很乐观的,她指着旁边正在忙着的中年巧姐们说,她们是2006年加入“巧姐”队伍的,基本每年都有退休了的阿姨加入到她们之中,乞巧节在今天已经不是“女儿节”,成了“婆婆节”了。-乞巧节在羊城黄埔:热心的 还是老巧姐除了天河珠村,黄埔不少村仍保持着乞巧传统,但老巧姐担心后继无人。

“近年来,陇南成立了乞巧文化研究会,创刊了《乞巧》杂志,以乞巧为题材,创作了大型秦腔剧、微电影、动漫片、连环画和主题曲等一批文艺产品。同时,还把发展乞巧文化与推动妇女事业发展紧密结合,在扶贫攻坚行动中充分发挥‘半边天’作用,积极实施妇女发展项目带动工程;扶持培养了一大批女书法家、女艺人、女电商、女个体户等。” 陈青说。陈青强调,陇南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注重原汁原味,扶持培养了一批乞巧文化传承人。还注重产业发展,如今形成了“乞巧坊”10大系列200多个产品,带动妇女就业近万人;同时,注重文化宣传,2006年至2014年,先后成功举办了六届乞巧文化活动。

不过,在今天,七夕节被不少人当作了“中国情人节”,成为一个颇具浪漫色彩的日子。高巍表示,对这种变化无须过度苛责。“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对七夕节这一传统节日的发展。七夕节原本也有一些浪漫习俗,比如有说其源自牛郎织女传说,讲究当晚在葡萄架下听牛郎织女说悄悄话等。节日内涵本身就是不断丰富发展的。”高巍称。但高巍同时表示,七夕节早先是一个家庭节,不少节俗在当下仍然具有积极意义,但传承有益节俗应注意与日常生活联系起来,“我们可以从细微之处入手,比如女孩子仍然可以举行类似的手工技艺竞赛、让孩子们做巧果等,这也可以促使年轻人关注、参与到这个节日中来”。(完)。

”对于当时的热闹情景,我们还可从不少关于七夕的唐诗中得到印证。祖咏的《七夕》写道:“闺女求天女,更阑意未阑。玉庭开粉席,罗袖捧金盘。向月穿针易,临风整线难。不知谁得巧,明旦试相看。”七夕这晚,少女们争相向织女乞巧,即便夜色已深,少女们仍兴致未减,至于谁乞巧成功了,明天咱们来比试比试针线活才知道。当时,在人们看来,这个节日应该是属于女性劳动者的节日吧。乞巧不仅仅是祈求精通女红,还应有希望自己更加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以及凭借自己的勤巧当好贤内助的朴素愿望,体现了古代女性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西和县长道镇大柳村的张芹,是西和众多脱贫致富“巧娘”的代表。走进张芹的绣坊,记者立刻被琳琅满目的绣品吸引——一层一层码放着的枕头,上面盛开着鲜花兰草,跃动着蝴蝶走兽,色彩艳丽,古韵逼人。2007年,张芹的一件绣品被大寨文化大院收藏并获得消费者青睐,这为她和乡亲们开启了一条独特的致富之路。2014年,张芹趁着陇南发展电商的浪潮开办了网店“大柳绣庄”,将绣品推向更广阔的市场。如今,在当地政府和妇联的帮助下,大柳村组织成立了乞巧坊刺绣协会,张芹任会长,现在协会规模已达179人,其中有30户贫困户,她们都通过刺绣改善了自家的经济条件。

在“斗巧”之余,“巧哥巧姐”更是珍惜难得的相聚,相互串场欣赏交流。踏进赛艺会会场,首先看到的便是珠村七社20位巧姐制作的《朱紫升平》。在3米×4米的供案上,摆放了近百件精致供品。谷、米、栗、豆、芝麻、果壳等材料在她们的巧手下,用胶水黏成了栩栩如生的花鸟虫鱼、山河楼宇。供案的左侧,摆放着珠村七夕风情街改造后一河两岸的微缩模型。今年5月,天河区通报珠村将围绕河涌进行整体改造。上周一记者采访时,巧姐潘姨从刚刚完工的河涌工地捡来木料,费力地用小刀锯成小段,两天后再访,小木条已完成上色、上漆、拼接,昨日一“亮相”,便吸引不少人注意。

博奥 佛首 文卓

上一篇: 论义务(译林人文精选)小说

下一篇: 关于加快本市文化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