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乞巧文化断代后发展 专家称活态传承最关键


 发布时间:2021-04-11 12:38:16

对于离家在外的女孩子来说,“乞巧”也是家乡的代名词,对乞巧这份喜欢已经融入她们对家乡的眷恋中。8月11日,在西和县稍峪乡杜河村,记者看到了一群女孩子们紧张地排练,动作略显生涩,神色却极为专注。跳舞的姑娘中有一个黄色头发的女孩子格外引人注意,她叫杜秀梅,今年18岁,在上海读书,这一

当然,唐代男人七夕还要“养生”。药王孙思邈在《千金方·备急千金要方》里说:“七月七日男吞大豆七枚,女吞小豆二七枚。”到了宋代,七夕的内容和形式就更丰富多彩了。惜墨如金的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用了500多字纪录宋代七夕习俗。除了女同胞们对月穿针、焚香“乞巧”,街上还卖应时商品“磨喝乐”(雕塑小佛像)、“水上浮”(用黄蜡绘或雕刻的鸳鸯、龟鱼等小动物)、“花瓜”(把瓜雕成各种花样)等,也有“喜蛛乞巧”、“投针验巧”等节目。

人们大概从七月初一便开始置办乞巧物品。当是时,乞巧市上车水马龙、人流如潮,热闹非常。而这时的应节食品,以巧果最为出名。巧果又名“乞巧果子”,款式极多。主要的材料是油、面、糖、蜜。《东京梦华录》中称之为“笑厌儿”、“果食花样”。据称,宋朝时,街市上已有七夕巧果出售,除此之外,王娟说,旧时民间还会供奉“磨喝乐”,“这个名字是音译。最初是七夕节儿童玩物,旧时小泥偶,性质有些类似‘兔儿爷’”。“磨喝乐”形象多为身着荷叶半臂衣裙、手持莲花的喜乐童子形象。唐宋时期极为盛行,每年七月七日,开封不少街市均售卖这种泥偶。稍晚,“磨喝乐”便不再只是小土偶了,而是越做越精致,大小、姿态不一。“那时官府也会供奉‘磨喝乐’,一做便是成套的。数量不等,有时是二十多个,有时则是三十多个。”王娟介绍,此时的“磨喝乐”材质也从泥土变为瓷质、金银,甚至会成为行贿的物品,“因为太过奢靡浮夸,还曾遭到官府禁止”。

据欧焕天介绍,该作品都由他一个人手工制作完成,总共花了一年时间。此次赛艺会上,湛江的“红土七夕·盛世呈祥”民俗工艺贡案尤为突出。作品从民俗角度出发,不仅体现了传统手工工艺,还体现了湛江的多彩文化。据湛江龙狮运动协会常务副主席朱卫国介绍,这次参展的民俗工艺贡案整合了已经列入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人龙舞、醒狮、傩舞、图腾灵神的石狗、飘色、蜈蚣舞、南派粤剧、雷剧、雷州换鼓和牛郎织女、王母仙姬等。整个贡案汇雕塑、彩扎、刺绣、绘画于一体,彰显了岭南乞巧文化的信俗崇拜与盛世和谐的主题理念。

敦煌藏经洞出土的《全天星图》(又称《敦煌星图甲本》斯坦因编号为S.3326,现藏于大英博物馆)囊括了当时北半球肉眼可见的大部分恒星,是现存记载星数最多(1359颗)、时代最古老的一幅星图,牛郎、织女星便在其中。在《全天星图》上看似近在咫尺的两颗星,实际相距16光年,中间隔着漫长的银河,本是一对儿“不得见的街坊”。只有在七月初七这天,上弦月光遮住了银河的光彩,原本横亘其间的银河瞬间“隐形”,牛郎织女星得以“相逢”。

”乌丙安认为,这种“活态”的传承方式是乞巧文化保护的关键。广东省社科院文化产业所所长钟晓毅表示,在“中国乞巧第一村”广州天河珠村,从耄耋老人到黄毛小孩,人人都知乞巧文化,“活态”传承让珠村的村落民俗与都市文化相连结,有自己的独特魅力。“过去,珠村乞巧节只是村里村外的人参加,现在外面来参观的人越来越多,珠村乞巧婆婆也‘赶时髦’,奥运、亚运等元素近年来也出现在她们的作品中。”钟晓毅还建议,应更加重视乞巧文化传承人,通过传承人在村落寻找更多的原始乞巧文化和民俗。(完)。

相传在明代,当地县令游历到此,起意在与织女洞隔河相望处建一座庙宇,呼应牛郎织女传说。明万历七年(公元1579年),牛郎庙建成。隔着沂河,织女洞与牛郎庙遥遥相望。沂河又与天上银河谐音,吻合牛郎织女故事情境,可谓“在天成像,于地成形”。2008年,牛郎织女传说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沂源县文化馆,成为牛郎织女传说保护单位。8月16至17日,七夕情侣节在山东淄博市沂源县举行,充满浓郁传统色彩的七夕民俗活动,吸引了约7万人次参加。

申者 督查组 奥利

上一篇: 德国总理默克尔授权传记将出中文简体版

下一篇: 谩骂作文原型输掉道德考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9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