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作人曾撰文评胡适英语:比别人较胜一筹


 发布时间:2020-09-28 20:00:22

但他并不以此自满,得知康有为在广东省城长兴里之万木草堂讲学,便去听讲求教。而当时康有为还只是一名秀才。举人向秀才学习,这在当时成为一段佳话。梁启超这样记述自己当时的心情:“余以少年科第,且于时流所推重之训诂词章学颇有所知,辄沾沾自喜。先生乃以大海潮音作狮子吼,取其所挟持之数百年无

梁任公吃亏在于他放弃了他的言论事业却做总长。我可以打定主意不做官,但我不能放弃我的言论的冲动。(《胡适文集》书信日记卷)胡适与梁启超有太多的相同或相似之处,主要的倒不在于思想、观点,以及对于事物的看法,而是他们的性情、品格,以及行为方式。所以,尽管他们在许多问题上有争执,有误会,有怨恨,但他们又能不断地有合作、有认同,你来我往,惺惺相惜。二十年代初,梁启超邀请著名哲学家罗素来华讲学,欲请胡适等出面捧场,胡适却没有接受邀请,而是借故推辞了。

他对孩子的任何帮扶劝导都是以对方的终身幸福为考虑,在他眼里,学业成就,远不如心性、志趣、健康和幸福重要。他自己从支持维新到赞成革命,从积极从政到潜心治学,一生求索真理,不停改弦更张。虽然,他个人在政治上,或许不算成功,但他的谦逊、敏锐、自省和坦诚,却让他成为了一位“无代沟”的好父亲。对子女的个性选择和发展意愿,梁启超也一直基于平等、尊重的立场,谆谆劝诱,从不让子女以自己的理念判断为圭臬。对每个孩子的特点他也会用心揣摩,因材施教,对他们的前途做出周到的考虑和安排,并且会反复征求孩子的意见,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黄轶现在谈起康有为与梁启超从共襄盛举到分道扬镳的轶事,说他们迂腐与坚持也好、风骨与变通也罢,还是会引发我们思忖:无论是“外化之学”还是精神传承,都需要胸襟以及“真理至上”的信念吧。初秋时节,有缘游历广州,造访位于中山西路长兴里的万木草堂。仰视其穿斗式梁架,抚摸着当年留下的柱础,想象着它曾做过锁厂、又入住过40户人家、终于在2008年“重见天日”的过程,顿觉自己不远千里而来就为了在此坐坐,独自回味近代史上的一段前尘往事。

虽曰幸运,亦岂不以人事耶?”梁启超充分肯定了李鸿章在近代外交上的贡献:“导清国使前进以至今日之地位者谁乎?固不得不首屈一指曰,李鸿章也”。但他同时又批评李鸿章“不学无术”:“不识国民之原理,不通世界之大势,不知政治之本原。”他只看到西方富强的表面原因,而没有近代先进的政治思想,因此他担当不起挽救中国危机的责任。叶曙明称他的作品是通俗的、大众化的历史读物,他的这部《李鸿章:潜龙在渊》相比于梁启超的传记,材料更丰富,细节更生动,语言更活泼,评价也更中肯,因此它也更能贴近当代读者,打动当代读者。

周作人《怀废名》中也记载了二人打架之事:“一日废名与熊翁论僧肇,大声争论,忽而静止,则二人已扭打在一处,旋见废名气哄哄的走出,但至次日,乃见废名又来,与熊翁在讨论别的问题矣。”如此看来,知识分子打架毕竟比小流氓要强一点儿,皮肉或伤,但感情不伤。上面讲的这些文人打架故事,大多是即兴意气之举,没有预谋,更没阴谋。打的时候光明磊落,打完之后磊落光明,放之当今,真是相去不可以道里计了。(摘自宋石男《十三亿种活法》,湖南人民出版社)。

梁启超子女遵遗嘱捐献文物1929年1月19日,梁启超病逝,其子女遵其遗嘱,将他在天津“饮冰室”书斋的全部藏书2831种、41470余册捐赠给北平图书馆(现国家图书馆前身)。1997年4月,少量梁启超文物又被其子女捐献给第一历史档案馆。据梁思礼回忆,梁启超曾跟后人说过,他的东西要捐献给国家。因此,梁启超后人从来没想过梁启超的东西会被拍卖。“现在别人要卖,我们感到遗憾。”梁思礼说,“我们只是想表达我们的态度,希望把历史交待清楚。至于拍卖本身,和我们没有关系,也不想挑起什么争端。我们这次把态度说清楚了,今后不想再说。”。

并且这番张罗是在梁启超去世前仅一年,当时他身患肾病,时常便血,极为痛苦,且家境已不富裕,长女思顺甚至写信来说要负担他全部生活费用。大孩子们出国留学,梁启超忙于政事,自觉对年纪小的孩子教育不足,便为他们专门聘请谢国桢为家教,为他们补习国学、史学,丝毫不放松对孩子们的教育。但无论是治学还是生活,梁启超都主张趣味和乐观,鼓励子女分出时间来选一两样爱好的娱乐,增添生活的趣味,而不是单独执着于单调的学问研究上。在学术方面他也不看重文凭,而是强调打好基础,掌握好“火候”。

其实“新闻”里头,说的京城那个会馆,梁启超只小住过几天,他的“故居”,好好地在天津民族路44号保护着呢!至于那闻名遐迩的“饮冰室”,更是从来不在北京,而是远在津门河北路46号——其实“标题党”人,并没有搞错,并不是连北京天津都搞不清楚,他也是无奈之下呵,不说“故居”,不提“饮冰室”,新闻靠什么刺激人心,标题又靠什么夺取眼球呢?当然不止是“梁启超故居”,比如“张治中公馆正被擅自出售”,那是把张将军从未住过的一处后人房产,硬套上“从事重要活动”的“张公馆”的“概念”,以便激起“公愤”;又比如某文豪的“祖屋竟被推倒”,那是把大作家曾住过的那一大片地区,统统变成了他的“出生地”,以便众之咄咄。

冯口 睿播 白螺湛

上一篇: 龙岩圣地古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下一篇: 北京圣地雅歌动漫文化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