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露均沾"让人恶心 期待《甄嬛传》引人性反思


 发布时间:2020-09-23 23:30:30

这年头何时能看上温暖一点的故事”。后宫戏的“三俗套”嫔妃之间如何争宠上位一向是人们感兴趣的话题,加上现在的后宫戏不乏养眼的帅哥美女和华丽的服饰、造型,想要吸引眼球不难。然而,频频出现的历史错误和俗套的剧情设置,终归还是让观众产生了审美疲劳。有好事者甚至为后宫戏总结了“三俗套”:一

根据不同等级授予不同官职,高者五品,低者九品。隋朝的女官体制被此后的唐、宋、明三朝沿袭了下来,各朝只是稍有调整。如明朝初年,在前朝六局二十四司的基础上,又单独设立了宫正司,掌管纠察宫闱、戒令、谪罪之事;永乐之后,宦官得宠,女官的多数职权被宦官取代,六局被取消,仅存尚宫四司。清是少数民族政权,清朝帝王继承了前朝的后妃体制:“皇后居中宫,主内治;皇贵妃一位,贵妃二位,妃四位,嫔六位,分居东西十二宫,佐内治。”与此同时,取消了女官的职位,“贵人、常在、答应俱无定位,随居十二宫,勤修内职”。

“皇上”在唐代似乎只是一个书面用语,“万岁”则是群众情绪激动时给皇帝拍马屁用的。比较流行的当面称呼是“圣人”、“主上”、“陛下”,“大家”则是皇上近身人的叫法,大臣们一般不用。有趣的是唐代女子称呼其婆婆亦为“大家”。该剧里还出现了一个平时不多见的称呼:“御妻”。御妻就是帝王之妻,又称“御女”、“女御”。《礼记·昏义》:“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正六品为宝林,正七品为御女,正八品为彩女,这三个品级的人数均为二十七人,合称八十一御妻。

卢苇 笔名重庆苇子,1993年出生,四川美术学院大三学生,曾被网友和媒体称为“藏书妹”。重庆晨报记者 林祺 实习生 革奇 报道2000年之后,传统纸质书的时代逐渐转变为读书和读屏相结合的时代,90后女孩卢苇却对纸质书有着独特的喜爱。对《三国演义》这样的古典名著,卢苇从女性的视角有着自己独到的分析和想法。常常躲在被窝里偷偷看书卢苇出生于一个书香家庭,是家中的独生女。四岁时,妈妈就开始让她读狄更斯的《大卫·科波菲尔》,小小年纪的她深深为大卫的不幸遭遇而感到痛心。

杨妃确实是隋炀帝之女,也确实生了吴王李恪。不过李世民有两位杨妃,另一个也是隋炀帝之女,曾嫁给李元吉,李元吉在玄武门之变中被尉迟敬德射杀,李世民便收了这位弟媳,生了赵王李福。萧氏也有两人,一个美人一个才人,是姐妹俩。齐王李佑的母亲阴妃,在剧中被改成了殷妃。废太子李承乾、濮王李泰(剧中为魏王)、晋王李治(后来当了皇帝)都是长孙皇后所生。这些史实,电视剧大体上还算尊重。至此可以看出,电视剧演到现在,对武媚娘的描写是根据戏剧的需要而虚构的。历史研究是一回事,戏剧创作是另一回事,它们是完全两个不同维度的问题,遵从着不同的规律。戏说并不可怕,但是不要与既有的史实发生太过明显的冲突。这就是戏说的一条底线。

让人惊讶的是,游戏的始作俑者不仅规定要连续四五日向“皇帝”、“皇后”请安才能加分,还有“侍寝三次者、加十分”的要求。这个“升级”的把戏,颇让我联想到现实社会里事业单位从业人员的职务晋升。“升级”是一个把戏。这个把戏的核心内容就是“管理”人。这里所说的管理,前提不在于科学与否,而在于所管理的对象是否听话,表现是否让管理者满意。比如后宫游戏,通过设置重重等级障碍,达到同工不同酬的目的,并进而达到所谓管理的目的。这样,渴望高回报者自然要采取种种手段来达到目的。

《后宫·甄嬛传》的后宫有名有姓的侍女嫔妃皇后有24个,其间的各种各样的尔虞我诈的宫斗,作为一个特殊世态的缩影,集中了整个尘世的欲望以及无奈,其结果真的就是美的毁灭。最后,我还想说说,剧中演员的造型和表演,以至于她们的台词风格,也对它的悲剧叙事和悲剧审美的形成作了很大的贡献。你听,无论是甄嬛初入宫廷时的心愿“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还是与雍正离别的赠语“珠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细细品味,都能令人动情以至于动容。

题材不是最重要的解玺璋最近一段时间,长达76集的电视剧《后宫甄嬛传》以每天4集的频率在北京影视频道播出,吸引了许多平日很少看电视剧的观众,口碑也相当不错,看过的都说好。这在古装、后宫、穿越一类电视剧肆意泛滥的当下,无论如何都是很难得的。该剧改编自网络流行的同名小说,却没有沾染一般网络流行小说的浅薄和庸俗;场景以清代后宫为主,主要角色不是皇后、嫔妃,就是太监、宫女,所述之事也无非一群豢养的女人,围着一个男人,钩心斗角,争风吃醋,献媚邀幸,恃宠而骄,但叙事却很少脂粉的香艳气和腐朽的权力欲,或如许多穿越剧所表现的小女人津津乐道的对后宫生活的浪漫想象。

《甄嬛传》也是一部有历史感和真实感的历史小说,我希望我的写作能够打破一些既往作品带给部分年轻人古代很美好的梦幻,希望能帮他们摆脱穿越剧给他们带来的穿越避世情怀和幻想,而要活在当下。记者:除了曹雪芹和张爱玲,你比较欣赏的作家还有谁?流潋紫:我最为欣赏和喜爱的是曹雪芹、金庸、亦舒、张爱玲。在《甄嬛传》中的浣碧、流朱这两个名字,就是因为我喜欢《天龙八部》里面的朱碧双姝而得来的。记者:你会一直写下去吗?想过写其他题材吗?流潋紫:我会坚持我所喜爱的文学写作。

在湖南卫视吃了第一个螃蟹后,其他影视剧制作机构才恍然大悟,备受剧本缺乏困扰的电视剧市场更是发现金矿般一拥而上……按照以往经验,这个状况一旦出现,此类型电视剧就离被作死不远了。但我个人对穿越剧的未来抱有乐观态度,原因有很多,比如一些穿越剧虽然很扯,但想象力还是比较茂盛的,对于一贯缺乏想象力的国产电视剧而言,这股新鲜气息会支撑此类型剧多活几年;再者这类剧是在国产电视剧工业化生产日渐成熟的大背景下制作出来的,它们对观众的娱乐心理把握的比较准确,在营销定位和市场推广方面,也有动作空间;还有,在现实题材剧屡受束缚无法展开手脚创作的情况下,批量需要电视剧填充播出时段的各大电视台,为穿越剧留足了空间,除非管理部门出狠手,穿越剧起码在五六年的时间内,还是能够吸引观众的。

飞恒 格瓦图 拓飞

上一篇: 川菜烹饪泰斗曾亚光诞辰100周年 有些名菜已绝迹

下一篇: 大蓉和川菜文化餐饮怎么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