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40周年文化旅游纪实


 发布时间:2020-10-24 10:48:46

这道纪录片的“必播令”出台后,曾让纪录片业界欣喜不已。但谁知,这道“必播令”在各大卫视执行时却大打折扣,许多纪录片被安排在垃圾时段播出,不是深更半夜就是凌晨,这让纪录片爱好者只能牺牲睡眠才能追看,真是苦不堪言。最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接连批准了上海纪实频道和北京纪实频道上星播出

“虎贲部队”苦战十六昼夜,战死八千男儿,仅百余人突围。毙伤敌人数万,拖困敌军,使战役最终以日军败退而宣告胜利。此次作战,规模之大,参与人数之多,战线之长,战况之惨烈,在中国抗战战役中与台儿庄战役等名列前茅,从而成为二战史上的世界名战之一。20年前,时为军旅作家的张晓然从海峡两岸的民族大义出发,深入常德战场旧址采访,获得大量鲜为人知的第一手材料,经过精心结构与审视战史的思考,写就《八千男儿血——中日常德会战纪实》。该书从国民革命军57师的八千壮士血战常德的壮烈往事切入,真实地再现了那场可歌可泣的战争。该书当年出版就在全国畅销。湖南文艺出版社于2012年重新包装再版,与张和平的《落日孤城——中日衡阳会战纪实》、高军的《血在烧——中日长沙会战纪实》、曾凡华的《最后一战——中日雪峰山会战纪实》一起构成“鏖战·国军正面战场抗战系列”长篇纪实文学系列图书。

作为2013上海书展主宾省的湖南省湖南出版展馆,将在8月14日书展开幕当天14点举行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八千男儿血》现场签售会。届时,该书作者、新民晚报文化新闻部主任、作家张晓然将到场为读者签名售书。1943年11月,侵华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南下远征缅甸,派出5个师团、5个支队的10万重兵进犯湖南常德。国民革命军以“天炉战法”迎战日寇。余程万将军率“虎贲部队”57师奉命守城,形成“炉胆”,配合大军形成“炉壁”围歼来犯敌寇。

请说说你去亚洲国家拍摄的情况。李:2006年底我应约拍一个选题,有机会出入东南亚和南亚的多个国家,我选择了尼泊尔的莫洛哈拉和柬埔寨的中季伦两个村落,并与我长期关注的四川布拖村落的彝人日常生活进行比较。2007年1月我首次进入莫洛哈拉。我在村子闲逛,见人就主动双手合十打招呼“那玛思德”——我至今只会说这一句尼泊尔的问候语“你好”。我通过翻译与他们聊天,想方设法接近他们。到第4天,村民的好奇心消退了,我确信已不会干扰他们的日常生活时,开始把镜头转向他们。

●1973年,北京电视台播出纪录片《欢庆五一》,这也是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纪录片。●70年代后期,电影纪录片逐步衰弱,电视纪录片崛起。1979年,央视与日本合拍《丝绸之路》,这是中国第一次国际意义上的纪录片合拍。《丝绸之路》被视为打破之前“说教片”政治教条的第一步,技术上首次出现航拍。●1983年,央视再与日本合拍长篇大型纪录片《话说长江》,片中首次设置主持人陈铎和虹云,开辟了纪录片和观众交流的先河,也开辟了“话说”这一全新的节目形态。

关注纯粹的日常生活记:你什么时候摸照相机的?李:严格说是在中学阶段接触照相机的。我家里有一台“莫斯科人”120型相机,我经常摆弄,也拍摄了不少照片。当然那不过是好玩罢了。后来我到《西南电力报》当记者,开始使用海鸥4B和4A相机。1984年我好不容易攒了一笔钱,买了全机械的尼康FM2型相机,这算是自己的第一台相机。记:你何时开始到边地摄影的?李:是1983年,报社派我到凉山的布拖采访。因为土地承包制刚刚在四川农村实行不久,激发了空前的创造性。

主人公 小鸽 青桔

上一篇: 周小平的“火”体现互联网平台上“好声音”的稀缺

下一篇: 校园舆论是物质文化制度文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1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