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师大校园文化建设纪实


 发布时间:2020-10-22 06:18:20

记者从央视纪录频道获悉,《舌尖3》筹备工作已展开。对纪录片来说,前期准备是一个漫长复杂的工作。先是审批项目,接着确定主题。这两项至少需要几个月甚至半年。接下来才是寻找素材和具体拍摄、后期剪辑配音。按之前经验看,《舌尖3》从前期筹备到最后播出,至少也得到2016年。《舌尖3》会拍摄

中新社北京6月14日电 (记者 应妮)由中国文化部和古巴驻华大使馆共同主办的《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纪实图片展》14日在北京开幕。此次展览为中国观众呈现了87幅纪实性摄影图片和2个视频作品。这些摄影作品由著名摄影师罗伯托·切利、劳尔·科拉莱斯、利波里奥·诺瓦尔、何塞·安戈拉斯等人在长达50多年里拍摄。展览前言中指出,这一图片展是为了庆祝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将于8月13日迎来90岁生日而举办的。罗伯托·切利拍摄的《永恒的巴拉瓜》、《在马蒂的光环下》、《直到永远的胜利》等系列作品呈现了卡斯特罗的肖像和标志性军装特写。而利波里奥·诺瓦尔近距离拍摄的卡斯特罗在古巴东部地区巡视、卡斯特罗与人民在一起等等的历史瞬间的纪实图片也在展览中展出,他为卡斯特罗拍摄照片长达45年。展览在首都图书馆展出,将持续至6月16日。(完)。

随着《舌尖》系列走红荧屏,过去小众的纪录片逐渐成为荧屏热门,越来越多的观众喜爱纪录片。继央视纪录频道后,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实频道也获准上星,成为第二家中国纪录片卫视频道,意味着观众有了更丰富的荧屏选择。观众群体的扩大刺激了纪录片市场的繁荣,记者昨日从第20届上海电视节组委会获悉,《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已率先斩获本届“白玉兰”奖年度最具影响力纪录片奖。《舌尖》走红形成衍生品拍续集还要出书拍电影尽管受到争议,但《舌尖2》还是以高收视率和高网络播放量完美收官。

在信息时代和网络时代的今天,对报告文学创作者来说,亲历性和直击性尤为重要,中央领导一再提出“走基层”、“打深井”、“接地气”等就是这个道理。看起来今天有些事我们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就了解和知道了,但你能说网络传播中不会出现巨大的错误吗?教训太多了,纪实作品创作者如果依赖这种简单收集资料来完成作品,几乎可以断定迟早会失败。如何创作我们的报告文学,早在上世纪30年代,著名作家周立波就说过:“报告文学,简称报告,在目前的中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许多人并不太清楚“非虚构”这个概念,这其实是左拉的自然主义“写实文学”的延伸,它特指相对于那些纯虚构的小说而提出的非虚构小说文体创作理论概念,左拉所说的“非虚构”概念实则是现实主义小说创作方向,而与我们所说的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的非虚构性有本质区别。当然,写实体文学与左拉所言的非虚构作品之间确实也存在某些共同性和相融性,但就文体种类而言,它们是有本质区别的。这是因为,无论多么精致的“非虚构小说”,它毕竟是具有虚构本质的小说,而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本身就必须是不能有虚构成分的非虚构作品,其内容的真实性和作品本质上的真实性决定了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的实质,显然这与左拉所说的“自然主义写实文学”有天壤之别,文种也不属同类。

他号召大家做新时代的记录者,为新时代留下真实、鲜活的纪实影像。作为本届纪实影像周开幕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北京市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和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共同发布了《北京冬奥影像纪录指南》,鼓励纪录片的从业者和身边人共同记录冬奥会的筹办和举办过程。据了解,在8月3日至9日一周时间内,北京纪实影像周的各项活动将全面铺开。民众不但可以参观“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纪实影像大事记特展”“经典国产纪录片优秀海报展”“专业纪实设备展”等诸多展览,还能参加多场专业纪实影像论坛。“2017年度国产纪录片及创作人才扶持项目”表彰活动也将同时举行。近年来,随着《辉煌中国》《寻找手艺》等国产佳作不断涌现,从传统的电视、电影院等渠道到各类新媒体平台,中国观众正在越来越多地接触到优质纪录片。第二届北京纪实影像周期间,52部国内外优秀纪录片将在15家院线及城市艺文空间展映,方便民众观影。(完)。

”旁观者说关注社会是纪录片的责任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新中国纪录片的一个辉煌期。作为“60后”的一个普通观众,在语文教师老王的回忆里,当时的《话说长江》、《话说运河》、《望长城》等纪录片,留在他心里的烙印,并不比当时《红楼梦》、《围城》等热播电视剧浅。“不过当时我们的选择也少——不仅纪录片少,其他各种类型的节目都少,所以但凡有好作品面世,大家马上就都注意到了,而且都会扑上去。”不过在眼下这块光怪陆离的屏幕中,纪录片要再想炫彩夺目,在老王看来却“很难”:“现在综艺、情感类节目那么多,看着都眼花;而且看多了国外关照个体、制作精良的纪录片,再回头看我们电视台放的,要么宣传教化意味太浓,要么一味广角镜头、航拍、全景式画面,拍得像美丽但没有灵魂的风光片——却没胆子,或者没心思针砭时弊。

还有人明明知道所写的人物形象单薄或没有出彩的故事,于是在读者不知晓的情况下加些根本不存在的人物和故事进去,从而使得人物“生动”“精彩”起来,这是更可怕的毁灭纪实文学的做法,要引起高度重视。其二,必须严格地遵守真实和非虚构这一“法则”。报告文学或者说纪实文学创作的难度,就看你能不能在不可以想象和虚构的前提下,使笔下的人物和事件生动精彩,如小说、戏剧一样好看。一个高明的舞者,不在于他的肢体和外在的动作是不是优美,最主要和最根本的是他能不能通过肢体语言向观众传递舞蹈的内容和艺术的精神本体。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报告文学作家们已经变得过度的小说家化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们不太愿意下工夫到现场进行辛苦的采访活动,喜欢像小说家一样呆在家里进行虚构和靠想象吃饭,孰不知小说家不进行现场采访和调查研究还能有饭吃,而报告文学作家肯定不行。现在有些写实体创作者学聪明了,他不写报告文学,他说他写纪实文学,因为纪实文学与报告文学的差异就在于后者可以有某些时空间的想象,而前者必须到事件发生的现场和接触当事人。

文君 微姓 岗头

上一篇: 60年前的今天:解放军北平入城仪式是补拍的吗?

下一篇: 传统文化我叫解放军读后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