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部考古学辞典《中国考古学大辞典》发布


 发布时间:2020-10-21 14:45:04

中新网上海5月11日电(陈静张璐嘉)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汉法辞典——《利氏汉法辞典》电子版11日在上海首度亮相。而当天恰好是明末中西科技文化交流使者——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逝世400周年纪念日。已出版的《利氏汉法辞典》由中国台北与法国巴黎两地的利氏学社所著。据介绍,二十

一本辞典 一座迷宫《哈扎尔辞典》是一本辞典体迷宫小说,书中的十万个词语和每一个片段,都是通向书中其他部分的窗口。每个词条都指向下一个——所以它永远没有结尾,也没有真相。有人做过统计,依照排列组合的方式,此书可以变化出250万种读法。这使整本书形成了一个无限的宇宙空间。正由于这种奇妙,帕维奇也被誉为真正意义上的后现代作家。辞典,以词条的形式打乱了小说的顺序,意味着我们无法按照历史的正常序列梳理哈扎尔这个族群的历史,从后现代诗学的特征看,这是超历史小说的特征。

本次出版的是《哈扎尔辞典》的阳本。《哈扎尔辞典》的阴本也在紧张制作中,预计今年上半年即可与读者见面。所谓阴本和阳本,只有17行字不同,作者故意把它隐藏在文本中,需要读者自行寻找。与作者写作时不同,在互联网时代,读者们已经习惯从任何一个词条开始阅读、习惯于碎片化阅读,这部先锋小说称得上名副其实。只是,互联网也让阴阳两本的不同之处在各个论坛上公布,无处不在的“剧透”抹杀了读者探索的乐趣,这是作者无法预料的。首次读这本书时,读者往往会以为哈扎尔是个虚构的国度,但实际上,历史上确有这个国家,它还一度是横跨亚欧大陆的历史强国。因此要读懂小说,第一关就是历史。阅读这本书的第二个障碍来自于小说的特殊结构,作为实验性文本,作者故意将复杂的故事拆得七零八落,令读者不容易理出头绪。但是,也正因为作者不仅将情节全部打乱,还故意不再作重组,因而将阅读顺序的权力彻底交给了读者。记者 乐梦融。

其年代、时代的观念颇为模糊,错乱颠倒随处可见。如对后金与清的历史概念分辨不清,混为一谈的不下200条。而记混年代、标错年代也多达200条。事件混淆之错。咸丰十年(1860)的英法联军侵略北京,与光绪二十六年(1900)的八国联军侵略北京,本是两个不同时期发生的事件,侵略的借口与规模不同,区别也很明显。然而,该辞典将两者相提并论的,竟不下300余处。观点错误。处处美化封建统治者。作为辞书,凡言人物,无论其身份地位,都应直呼其名,以现真相,这是起码的规范。

《清史稿》这方面的问题很多,记载也很是混乱。该辞典虽然对此有所纠正,然而仅仅是一小部分,实际情况是对官名、爵名的混乱表述竟大量充斥其中,向世人传递了错误。如“席赉,顺治元年授拜他喇布勒哈番”(见第1572页)、“七复,康熙四十年,袭二等子”(见第16页)、“塞白理,乾隆初,封三等阿思哈尼哈番”(见第2257页),等等,其所列举的官与爵名称都是错误的,错在其人获官或获爵时,或还没有这种称谓,或旧称早已被新称所取代。

寿镜吾的外孙范仲鋆说,所谓的“三味”大概是“孝悌”算一味,“四书”算一味,还有一味说不出来。寿镜吾的曾孙女寿纪芳认为三味书屋的一副楹联已经点名了三味的原意:“至乐无声唯孝悌,太羹有味是诗书。”周作人的解释,是“将经史子比食物,经是米谷,史是菜蔬,子是点心。”所以,我以为对“三味”的解释还是以宽泛为宜。对于一些有争议的说法,比如殷夫生年,一作“1909”,另一说是“1910”。《辞典》现采用前说,其实另一说也有其依据。

所以,书的三部分“家里吃着舒坦、街边吃得随意,饭店吃个名气”,饱含着浓浓的人间烟火味。这本书中说的是吃食,编排上借鉴了辞典的形式,用一篇篇短文,来描述中华大地上百十来种接地气的食物,并将各种吃食与人物、店铺、掌故等串联起来,展现其中的质朴情感,为了方便吃货寻味,还在书后配上了索引。另外,还有近百幅绝美的手绘插画,展现美食细节,增色不少。根据微博上的曝光,这本有趣的美食“辞典”对于词条的排序也别有用心,家里吃的部分考虑了荤素搭配,顺应四时节令;街边吃则依照晨昏排序,而饭店吃则效仿了宴席的上菜顺序。

远志 创名牌 七七事变

上一篇: 秦俑终现原貌 “真彩秦俑”首次向公众展出

下一篇: 幼儿园校园木偶文化周感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