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新词新语辞典见证语言变迁


 发布时间:2020-10-24 11:40:48

朱成山馆长指出,《南京大屠杀辞典》的编撰出版具有以下五个方面的特点。一是该辞典是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上的第一部辞书性著作。迄今为止,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了,相关成果著作非常丰富,但还没有一部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辞书。本辞典的编撰成书则填补了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的一个空白

内务府包衣”(见第1689页)。错。汉军与内务府包衣是两个概念。内务府包衣属八旗满洲,即八旗满洲中的汉姓人,不隶属于八旗汉军。曹玺是正白旗包衣汉姓人,并非正白旗汉军。“噶喇昂邦,误名。漏依字。应为噶喇依昂邦。满语意为统领”(见第2457页)。并不是误名。这只不过是它的另一种称呼,另一种写法。这是噶布什贤营即八旗前锋营的最高长官之称。有多种称谓,汉译音也有多种写法,诸如:噶布什贤噶喇依按班、噶布什贤噶喇依昂邦、噶布什贤噶喇额真、喇喇依章京、噶喇额真等等,都是正确的。

本是有关清史的辞典,释文中所提清代年号,按常识不会理解成其他朝代,所以其前不应再标以“清”(或“后金”)字样。而该辞典在清代年号之前加“清”字的,不下1100余处;已标明生卒年,文末又谈论卒于何年,乃至卒年多少岁的赘文,有600余条。而地名释文中,或大讲历史沿革而不涉及清代;或详细描绘景象;或记传说掌故;或大讲物产特产及名胜古迹等等,这类脱离清史的范围或多与清史无关的冗长赘文,至少2200余条。典籍释文中,或繁琐叙述卷帙内容,乃至人名、篇名,以及诗篇多少者有1200余条;或频繁罗列版本,该辞典中几乎每部典籍都有版本介绍,仅列举3种以上版本的就不少于300余条;或反复介绍著录情况,足有200余条;或不厌其烦地列举现今藏书单位,多达300余条。

正文采用辞典条目式结构,内容依照事件发展的时间顺序分为‘上、中、下三卷’。”上卷“南京大屠杀前”包括:南京大屠杀历史背景篇,日机轰炸南京与南京空战篇,日军攻击南京篇,南京安全区及其难民营的成立篇,南京保卫战篇,南京沦陷篇等6篇;中卷“南京大屠杀中”包括:集体屠杀篇,零散屠杀篇,劫掠、纵火与破坏篇,性暴行篇,南京安全区及其难民营的救援篇,南京伪政权、伪组织篇,南京军民的抗争篇,焚尸灭迹与尸体掩埋篇,中外媒体的报道篇等9篇;下卷“南京大屠杀后”包括:战时及战后的调查篇,日本投降与战后审判篇,南京大屠杀的证人与证据篇,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篇,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篇等5篇。

词典小说是其形式的别出心裁,但对文明的思考是其核心。真正好的文学超越时空。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姚大力:哈扎尔最早被记载是公元7世纪,应属于最早向西扩张的突厥汗国,但在突厥汗国解体之后,哈扎尔独立地出现在南俄草原上,并在公元10世纪时衰落。这段历史的模糊不清,给予帕维奇极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作家孙甘露:作家的努力实际上就是要从人类既有的历史中挣脱出来,而并非复原,不然就写一部学术书好了。作家路内:自己当初没看懂这本书,很多年后,遇到一位北京的学者,该学者这样对他说,中国真正看懂这本书的人不会很多。

当年孙教授以其精湛的清史功底以及在学术界的崇高声望,被聘为唯一主编。然而工作刚一启动,便溘然病逝。之后,其部署便全被改变。所以该辞典出现的问题与孙教授无干。这充分暴露了其实际主持人学问根底匮乏、敷衍塞责的工作态度。正是由于这些问题,才导致该辞典的失败。令人惊愕的是,这部荒谬不堪的清史辞典,竟能刊行问世,谬种流传!有鉴于此,为对社会负责,建议有关部门,不妨仿效产品召回制度,采取断然措施,终止其流毒扩散。张玉兴(作者单位:辽宁社会科学院)  《清史稿辞典》(孙文良、董守义主编,山东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

“专家们以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认真编撰,词条语言客观平实、通俗易懂,在一些重要词条中插入了配图,也能成为大众读者的工具书,让更多人了解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朱成山表示,《南京大屠杀辞典》(以下简称“辞典”)是对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三十多年成果的一次总结。据了解,此次出版的是第一卷,辞典第二、三、四卷,将在2015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陆续推出。四卷辞典收录词条8000多条,共200多万字,堪称南京大屠杀研究的百科全书。

比如美国斯密斯著《支那人气质》,《辞典》不仅介绍了英文原著,日文译本,作者简况,而且以鲁迅作品为依据,说明了此书对鲁迅改造国民性思想产生的深刻影响。《辞典》中关于“人性”、“人道”、“人道主义”等条目,更是全书的华彩乐章。众所周知,对于这些理论问题,古今中外众说纷纭。辞书大量援引鲁迅作品中对这些概念的运用和阐释,提供了作为思想家的鲁迅对上述问题的深刻见解,对广大读者予以宝贵的启迪。存在几点瑕疵由于《鲁迅大辞典》涉及面太广,因此难免出现小疵——这是任何辞书都难以避免的。

”此外过去人们以为南京大屠杀的集体屠杀,往往发生在大江大河边上,不过江苏省社科院孙宅巍研究员发现,其实也发生在南京的闹市区,从最新发现的研究资料来看,在南京当时繁华的鼓楼、新街口和夫子庙等闹市区或人口密集处,日军都进行过规模不等的集体屠杀。纪念馆馆长写书回顾20年公祭历程朱成山馆长、江苏省文化厅李慧女士共同撰写的《第21次是国家公祭》一书,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以纪实文学的形式回顾了20年来,作者亲自参与的南京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的历程。省社科院研究员孙宅巍撰写的《南京保卫战史》(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与文献系列丛书第32卷)一书,将南京保卫战放入整个抗日战争的宏观视野中考量,充分吸收了中、日双方有关战役准备和战况的资料,是大陆第一本研究南京保卫战的专史著作。

正文采用辞典条目式结构,内容依照时间发展的时间顺序分为一、二、三、四卷。第一卷为“大屠杀前”,包括历史背景、日机轰炸南京与南京空战、日军攻击南京、南京安全区及难民营成立、南京保卫战、南京沦陷六部分内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该书是国内外第一部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辞书,是对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30多年成果的一次总结,汇集了当今海内外数十位专家的集体智慧。“在首个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该书的出版具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固化了南京大屠杀历史,促进了南京大屠杀史实的传播,同时也是对歪曲和否认南京大屠杀言论的有力驳斥。

微姓 百村 方围

上一篇: 深圳兔子先生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下一篇: 大西洋海底现大片神秘金属球 科学家揭秘成因(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