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英汉戏剧辞典》出版 达110多万字


 发布时间:2020-10-25 04:43:53

塞尔维亚著名作家、诗人、历史学家、问题学家米洛拉德·帕维奇日前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享年81岁。然而,这个在中国尚属陌生的名字,却使10多年前的一场官司被旧事重提,再次浮出水面。帕维奇因曾被欧美和巴西学者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而成为诺奖的无冕之王。他最著名的小说《哈扎尔辞典》被公认

纪念馆朱成山馆长、江苏省文化厅李慧女士共同撰写的《第21次是国家公祭》一书,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以纪实文学的形式回顾了20年来,作者亲自参与的南京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的历程,指出在江苏暨南京市连续20年举办地方性公祭的基础上,第21次公祭上升到国家公祭,将广大中国人民的意愿上升为了国家意志。原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赵启正同志在该书序言中指出,该书“对广大读者深入理解‘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重大意义会大有帮助”。

这样的释文,既有助于读者理解鲁迅文字的内涵,又有助于阅读其它出现“唵”字的作品。又如“土匪”,通指聚众劫掠之徒,原无须解释,但由于鲁迅在跟“现代派评论派”的斗争中,对方曾赠他“土匪”的名号,他也曾以“绿林书屋”作为自己的书斋之名,所以在这部作家专门辞典中就有了解释的必要。鲁迅著作中有不少新造词,如“三明主义”,“文化山”,“国骂”,“莲姐”,“柿油党”,“富家赘婿”……《鲁迅大辞典》对这些词语都提供了权威性解释。

该书一上市即被抢购一空,而后市场空位十多年,网上一册《哈扎尔辞典》售价高达600元。在日前举行的“《哈扎尔辞典》(阳本)新书发布会暨读书沙龙”上,张颐武回顾那段经历时提到,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被人告,法院每天打电话让他到海南去,当时就是看帕维奇这本书获得力量,“知道有这么伟大的作家在我身边,有什么痛苦,有什么委屈不能承受的呢?”他坚持称,自己的观点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改变,这是捍卫我们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张颐武此次为新书中文版作序,称赞帕维奇的想象力惊人:“一个人创造了一个王国,这说明了文学的无限可能性。”他劝导读者在年轻的时候一定要读一点难的书,难的书是一种脑力体操,让自己的生命有一个升华。本报记者 卢欢米洛拉德·帕维奇(1929-2009),塞尔维亚作家、诗人、翻译家、文学史学家文艺学家、哲学博士,贝尔格莱德大学教授。其代表作品有《哈扎尔辞典》。

”这与作者自身的经历有关,1929年出生的米洛拉德·帕维奇经历了二战和铁托的南斯拉夫,作家曾用调侃的语气描述了这些经历,在他那里如此的历史变迁最大的受益之处便是学会了多种语言。“我曾两次遇到过轰炸,第一次是12岁,第二次是15岁。12岁那年我第一次恋爱了,并促使我开始学习德语,并从一个喜欢叼烟斗的绅士那里学习英语。与此同时,我把法语给忘了(后来我把法语忘记了第二次)。后来,我在一个狗窝里躲避美国人的轰炸,接着俄国人强迫我通过费特和丘特切夫的诗歌学习俄语,那也是我唯一拥有的俄文书。今天,我期望学习动物的语言。”本书的译者之一南山表示,在翻译时,书中有大量历史资料需要考证。此外,书中的许多宗教语言在翻译成中文时都遇到了表述问题。而且中文版是从英语、俄语、法语译本转译而来,不同版本间存在很多矛盾和漏洞,这都给翻译带来了巨大困难。而也正因为此,看完这本书,仿佛欣赏完了一件完美的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品。

中新社赤峰12月20日电 (白琥)1917年用石版印制的蒙汉对照辞典《蒙汉合璧五方元音》20日在内蒙古赤峰市金钰大都会文化广场墨香书阁展出。据悉,《蒙汉合璧五方元音》出版于1917年,其问世解决了当时蒙古人学习汉语的教材问题,被称为民国时期蒙古人初学汉语时使用的蒙汉合璧词典式教科书。编译者海山(1862-1927)是蒙古族文人,曾在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手下担任蒙藏事务局副总裁,并被封为贝子。该书收藏者鲍锋海向记者展示了这本《蒙汉合璧五方元音》,虽然书的右上角有略微破损,但该书字迹清晰、主体保存完整,书中还附有编译者海山的照片和名片。鲍锋海告诉记者,他收藏这本书已经有十多年,民间收藏该书十分罕见,这部辞书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完)。

省委书记 宏锦 白邦

上一篇: 哈尔滨文化公园都有什么设施

下一篇: 文化设施用地用什么颜色表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6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