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汉语新词新语大辞典》将面向全国发行(图)


 发布时间:2020-10-22 05:58:55

“我们查阅了大量资料,包括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市民呈文、法庭判决、当年国民政府调查以及新闻报道等,尤其是把幸存者的回忆资料与档案资料反复对照、考证,做到了条条有根据、件件有出处。”参与编撰的专家之一、省社科院研究员孙宅巍说,辞典完整使用了历次对幸存者调查成果以及最新公布的屠杀与

该书一上市即被抢购一空,而后市场空位十多年,网上一册《哈扎尔辞典》售价高达600元。在日前举行的“《哈扎尔辞典》(阳本)新书发布会暨读书沙龙”上,张颐武回顾那段经历时提到,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被人告,法院每天打电话让他到海南去,当时就是看帕维奇这本书获得力量,“知道有这么伟大的作家在我身边,有什么痛苦,有什么委屈不能承受的呢?”他坚持称,自己的观点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改变,这是捍卫我们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张颐武此次为新书中文版作序,称赞帕维奇的想象力惊人:“一个人创造了一个王国,这说明了文学的无限可能性。”他劝导读者在年轻的时候一定要读一点难的书,难的书是一种脑力体操,让自己的生命有一个升华。本报记者 卢欢米洛拉德·帕维奇(1929-2009),塞尔维亚作家、诗人、翻译家、文学史学家文艺学家、哲学博士,贝尔格莱德大学教授。其代表作品有《哈扎尔辞典》。

从最新发现的研究资料看,在南京当时繁华的鼓楼、新街口、夫子庙等闹市区或人口密集处,日军也进行过规模不等的集体屠杀。《第21次是国家公祭》讲述国家公祭背后的故事朱成山和李慧共同撰写的《第21次是国家公祭》同时首发。该书以纪实文学的形式回顾了20年来,作者亲自参与的南京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的历程,指出在江苏暨南京市连续20年举办地方性公祭的基础上,第21次公祭上升到国家公祭,将广大中国人民的意愿上升为国家意志,披露了其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纪念馆朱成山馆长、江苏省文化厅李慧女士共同撰写的《第21次是国家公祭》一书,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以纪实文学的形式回顾了20年来,作者亲自参与的南京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的历程,指出在江苏暨南京市连续20年举办地方性公祭的基础上,第21次公祭上升到国家公祭,将广大中国人民的意愿上升为了国家意志。原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赵启正同志在该书序言中指出,该书“对广大读者深入理解‘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重大意义会大有帮助”。

一本辞典 一座迷宫《哈扎尔辞典》是一本辞典体迷宫小说,书中的十万个词语和每一个片段,都是通向书中其他部分的窗口。每个词条都指向下一个——所以它永远没有结尾,也没有真相。有人做过统计,依照排列组合的方式,此书可以变化出250万种读法。这使整本书形成了一个无限的宇宙空间。正由于这种奇妙,帕维奇也被誉为真正意义上的后现代作家。辞典,以词条的形式打乱了小说的顺序,意味着我们无法按照历史的正常序列梳理哈扎尔这个族群的历史,从后现代诗学的特征看,这是超历史小说的特征。

本次出版发行的第一卷,完整呈现了南京大屠杀发生前的历史,共包括历史背景、日机轰炸南京与南京空战、日军攻击南京、南京安全区及其难民营成立、南京保卫战、南京沦陷6个方面的内容,收录词条2600多条,近40万字。在首个南京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南京大屠杀辞典》第一卷的出版具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固化了南京大屠杀历史,促进了南京大屠杀史实的传播,同时也是对歪曲和否认南京大屠杀言论的有力驳斥。南京出版社传媒集团朱同芳董事长在首发式上透露,《南京大屠杀辞典》的第二、三、四卷,将在2015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陆续推出。

《哈扎尔辞典》作者病逝塞尔维亚作家米洛拉德·帕维奇心脏病不治;曾被视为诺奖热门候选人著有《哈扎尔辞典》的塞尔维亚作家与文史家米洛拉德·帕维奇,于11月30日因心脏病发在贝尔格莱德去世,终年80岁。帕维奇最为国内读者熟知的是其发表于1984年的首部小说《哈扎尔辞典》。该书描述了中世纪时“哈扎尔”民族突然消失于世界的谜,出版当年即获得南斯拉夫最佳小说奖,并以非线性的不规则写作,开创了“辞典小说”的先河,迄今已有包括中文版在内的24个译本。

“德先生”、“赛先生”,见证了消灭帝制后民国初年的西学东渐;“航空公司”、“冰淇淋”,记录了西方科技和新鲜事物的进入。新中国成立初期到上世纪70年代末期出现的“三反五反”、“大办食堂”、“打小报告”、“大串连”、“大锅饭”、“三年自然灾害”、“抗美援朝”、“大炼钢铁”、“地方粮票”等具有浓厚时代特点的词语也纷纷收入。更有现代具有别样时代色彩的“打酱油”、“俯卧撑”等网络热词。这些都体现出新词辞典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南开大学教授、中国语言现代化学会会长马庆株指出,放眼世界,中国的词汇研究还存在有待填补的空白。“法国有多种法语词源辞典,一清二楚地给出了每个词初次出现在哪一年、哪篇文章或哪本书里,说明了意义和用法的发展。我国还没有这样的汉语词源辞典,这需要我们汉语研究者集中数十年的努力,按朝代研究。这本近百年来的新词辞典的出版,也因此价值难得。”。

花之海 安隆 全員

上一篇: 国军悍将张灵甫PK粟裕命丧孟良崮 留下两大谜团

下一篇: 贺龙入川第一仗 午夜破敌解放广元城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