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骆驼祥子看老北京的市井文化和风俗人情


 发布时间:2020-12-04 22:54:55

街子镇清真大寺。记者王梅摄制图:张芳曼穿过层峦叠嶂的拉木峡谷,在巍巍积石山下,苍劲的松树和笔直的白杨树昂首耸立,火红的丹霞地貌静谧却又耀眼。黄河岸边,山花烂漫,我们已然走近神秘的撒拉族故里,走进了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街子镇三兰巴海村。在三兰巴海村,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7

清晨,随着悦耳的驼铃声,满载的驼队已早早来到城门外等候,以便进入城门送货。据史书记载,京西的门头沟和房山盛产煤炭,阜成门即为明清时期骆驼运煤进城的重要通道。“凿断山根煤块多,抛砖黑子手摩挲。柳条筐压高峰处,阔步摇铃摆骆驼。”一首清代的《竹枝词》简单形象地描述了北京这番景象。每天清晨卯时,运煤的骆驼排着长队走过,颈上的铃铛摇摆晃动,叮当作响。这种专门运煤的骆驼,被时人称为“煤骆驼”。那个年代,拉骆驼跑城儿的生意主要集中在秋、冬、春。

正是因为成吉思汗四处出征,从各地掠夺了大量的骆驼,才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骆驼的数量和种类,为养驼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元代设立了专门的机构和人员饲养管理骆驼,由贵族把持十四道牧场的经营与管理,养殖的骆驼主要用于乘舆、供奉中央、用作作战工具及食用等。元代,骆驼是皇室贵族的御用乘骑,元顺帝时,“壬子,发阿鲁哈、不兰奚骆驼一百一十,上供太皇太后乘舆之用。”在元朝,“凡行幸,先鸣鼓于驼,以威振远迩,亦以试桥梁伏水而次象焉。

中新网乌鲁木齐5月22日电(迪娜)第一次见到哈萨克族油画家斯尔哈孜·巴依朱玛,便给人一种温暖亲切的感觉:他的头发已经花白,高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开始谈论他的作品时,深邃的眼睛便闪烁着炯炯的光芒。斯尔哈孜出生于新疆阜康市天池脚下一个牧民家庭。1975年考入新疆艺术学校油画专业班,先后从师于哈孜·艾买提、杨鸣山、列阳、刘开基、刘开业和克里木·纳斯尔丁等知名画家。斯尔哈孜的作品多以写实为主,尤其擅长画大漠骆驼。他将哈萨克民族的生活、习俗、文化与自然美景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并赋予其斑斓的色彩与内涵,使每一幅作品都表现出异样的风情。

正是顾廷龙先生的义举,使得今人还能有机会,一睹《骆驼祥子》手稿的面貌。“文革”后,上海图书馆特地复印了《骆驼祥子》手稿,无偿送给老舍先生家属一份,人民文学出版社在2009年出版的《骆驼祥子》手稿本,就用的是当时的复印件。由这份手稿,可以读到最初的、最完整的、最少错误的故事,品味到八十年前老舍先生创作时的原味。七十年前的日文译稿《骆驼祥子》在全世界有多种语言的译本,其中日本的译本尤其丰富。1984年3月,世界上第一个全国性的老舍研究机构“日本老舍研究会”在名古屋成立。

本报讯 (实习生陈琳 记者吴越)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市作家协会理论专业委员会、广州市香巴文化研究院共同主办的“雪漠长篇小说《野狐岭》创作研讨会”在沪举行。《野狐岭》是西部作家雪漠继“大漠三部曲”和“灵魂三部曲”后创作的第七部长篇小说。中国小说学会会长、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评价《野狐岭》“不是一般的重归西部,而是从形式到灵魂都有内在超越的回归”。上海作协副主席、上海作协理论专业委员会主任杨扬认为,《野狐岭》体现了雪漠作为一个纯文学作家的抱负和思考。与会的多位评论家不约而同地注意到,雪漠擅长在他的长篇著作中写动物。在新作《野狐岭》中,他也运用拟动物化手法,非常真实地描摹了骆驼。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表示,后现代典型的主题之一就是对动物的关注,“雪漠作品的思想既具有远古神话的特征,又具有后现代的特征”。

小说家阿部知二谈及对《四世同堂》的感受时曾说:“每当读到有关日本兵的罪恶时,就沉入一种锥心般的痛苦中,感叹不已。”以《四世同堂》日译本的出版为契机,在之后的1954年—1955年短短两年多时间里,日本几乎编译出版了老舍先生的全部重要作品,形成了老舍作品在日本传播的第一次热潮。这一时期,老舍先生的另一部代表作《骆驼祥子》被改编成名为《一个名叫骆驼的人》的广播剧在东京电台广播,使得祥子、小福子的名字家喻户晓。

在乌兰布通之役中,面对清朝的十万大军,葛尔丹摆出了一座驼城。什么是驼城呢,就是由骆驼组成的城堡。骆驼素有“沙漠之舟”的美称,每逢遇到风沙弥漫的时候,骆驼不用人招呼,即能互相依傍,卧在沙地上,形成一道阻挡风沙的屏障。当年蒙古人与宋军交战的时候,曾摆出过骆驼阵,让宋军很是头疼,毫无破阵办法。葛尔丹下令,把全军的一万三千头骆驼全都集中起来,环绕阵地,列成数排,驼峰上压了大木箱,箱上边又盖了毡布,洒上水,派了三百多个火枪手,隐蔽在骆驼身后。

几率 合风 微调

上一篇: 国家文物局:吴冠中作品一律不准出境

下一篇: 郑州园博园新春民俗文化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