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书目是什么 介绍一下


 发布时间:2021-03-04 05:33:49

因为我们在工厂里,在公司里,在议院里……做完一天的工作出来之后,随时立刻可以得着愉快的伴侣,莫过于书籍,莫便于书籍。(《饮冰室合集·专集》)他希望读书能成为一个人修身养性,为人生确立安身立命之道的途径,他说:好文学是涵养情趣的工具,做一个民族的分子,总须对于本民族的好文学十分领略

毛泽东是22岁那年遭遇这个问题的。作为师范生,他当时潜心古籍,但汗牛充栋的古籍押上一生也读不完。于是,他在给好友萧子升的一封信中开列了77种经、史、子、集书目,直言:“中国应读之书止乎此。”这是目前知道的毛泽东第一个择书而读的举动。可惜的是,这封信里所开列的77种典籍书目没有留存下来。事实上,毛泽东早年择读的书目大多都没有保存下来,这是毛泽东研究的一件憾事。毛泽东在投身革命去奋力“创奇事”后,便把读书、择书、荐书当作必不可少的工作。

专家介绍,1949年至1978年的出版品种、规模虽然与后30年不可同日而语,但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映照了几代人的价值理念、精神面貌、情感诉求和人生轨迹,因此所选书目特色鲜明。“红色经典”书目中,有《谁是最可爱的人》《可爱的中国》《保卫延安》《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影响几代人的读物;“俄苏文学”书目中,《童年》《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静静的顿河》等榜上有名;“现当代文学”书目中,《王贵与李香香》《太阳照在桑干河上》《骆驼祥子》等高居前位;当时影响巨大的连环画和漫画也有大量书目中选,《鸡毛信》《武松打虎》《三毛流浪记选集》《白毛女》等都在其中。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该书的“磁力”,很大程度上就是拜“不必读”这三字所赐。这不禁让人纳闷,时下的人们到底有多不想读书?中国古典名著几被“满门抄斩”有一类书,刀尔登认为个中“精神”时下的人们早已心领神会,于是大胆特赦“不必读”。《孙子兵法》可谓其一,作者给出的理由是“咱们这里,人人都是兵法家”,他觉得在兵法盛行的社会里,不懂兵法的人,早已把基因还给上帝,彻彻底底绝种了。韩愈的文章入选,则是“他的修辞和文法,后人尽已继承,上过中学的人,当早熟悉了;没理搅三分的手艺,连没上过中学的人也早熟悉了,不用远远地跑到文公那里及门亲炙”,再读只是浪费时间。

园里选择什么书,有没有一个标准呢?李园长表示,和中小学不同,教育部门并没有给幼儿园指定阅读书单,因此每所幼儿园的阅读书单都有自己的特色,“像我们园,每年会购买许多图书,由教研组阅读后,再从中挑选适合孩子阅读的图书,主要就两个标准:一个是看是否符合孩子的年龄段,在难易程度上要有区分;另一个是要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书名带问号的受喜欢家长应该如何给孩子,特别是低年龄段的孩子选择童书?李一慢对此有过专门的研究,一般来说可以根据“三有、四大”来选。三有:有趣、有用、有益。在层次上,首先是有趣,再考虑有用、有益。四大:大师、大奖、大卖、大爱。名家的作品自然不容错过,大奖的作品品质也很有保证。大卖的作品也可以选择,还有“大爱”的作品,比如《猜猜我有多爱你》,浓浓的亲子之爱感动了所有的读者。“其实还有一个更简单的选书办法。”李一慢笑着说,这是他自己的秘诀,就是在给学龄前的孩子选书的时候,书名带有问号的书,孩子一般都特别喜欢。

聂震宁将读书的目的与缘由归纳为四种,即读以致知、读以致用、读以修为和读以致乐——其中,最令人向往,同时也是“阅读力”最牢固树立的核心无疑是从阅读中感觉到乐趣。他认为,个人阅读能力要从校园、从亲子阅读讲起,“我认为我们的国民阅读应该是享受阅读的乐趣,大学生阅读必须是精英阅读,不能再以乐趣为主,乐趣在什么时候养成呢?在幼儿园、小学、中学养成,养成乐趣才能成为专业阅读、精英阅读。”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建中央副主席朱永新直言“阅读力让中国更有力量”。

昨日,记者连线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络中心,负责“读书”版块的编辑告诉记者,目前中纪委网站并没有专设一个部门做选书、发布推荐的工作。“每次推荐的书目是编辑初步选定,然后要经过三级审定,由网络中心的领导审批后才能发布”。她表示,对于选书的范围其实并未做特别限定,“并不只针对官员荐书,网站的所有用户都可以是这些书籍的读者”。不过她也坦言,中纪委要求广大党员干部学习的书会在书目中。“读书”版块日后还会有哪些改变?该编辑透露,他们目前的工作其实还在探索过程中,现在正在酝酿升级改版。

这是中央领导层第一次大规模研读各国宪法,同时也说明,“五四宪法”并非凭空产生。当然,毛泽东荐书未必总与实际工作直接相关。1958年3月,他在成都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从古代诗词中挑出65首作品,编成两个小册子发给与会者。有人不解,毛泽东解释:“我们中央工作会议,不要一开会就说汇报,就说粮食产量怎么样,要务点虚,要务虚和务实结合”“要拿一点时间来谈谈哲学,谈谈文学,为什么不行呢?”看来,其意在使会议气氛活泼一些,思路开阔一些,思想解放一些。

”还有一本《妇女运动解放小史》,他又注明,这本书以德国共产党人倍倍尔的《妇女与社会主义》为蓝本。看来,他当时的阅读很方便,且充分利用国共合作的平台来宣传共产党人的主张。如果说毛泽东的阅读生涯有过苦恼的话,那就是上井冈山后的一段时间里无“奇”书可读。这种局面,一直到1932年4月红军打下福建漳州,才得以改善。毛泽东在漳州一所中学图书馆里挑选出几担书运回苏区,其中有列宁的《两种策略》和《“左派”幼稚病》,以及恩格斯的《反杜林论》。

这还不包括他专门让人校点注释并按他的提示写出内容提要的86篇古代文史作品。这些阅读思接千载,神游八荒,或从历史中汲取经验,表达对现实问题的看法(读《拿破仑传》分析苏联在上世纪70年代初的国际战略);或在与古人的精神对话中,排遣挥之不去的忧患心情(读庾信《枯树赋》多次流泪)。具有历史感和文学感的政治家,常常是一位有文化智慧和人性温度的政治家。毛泽东年轻时写诗明志:“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阅读使他做到了这一点。

张小菲 光侨街 橫岗

上一篇: 辽西文化古玩商城(向阳街)怎么样

下一篇: 花鸟市场古玩文化街怎么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72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