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前胡适、梁启超曾为读者开出两份国学书目


 发布时间:2021-03-04 04:10:14

胡梁二人国学理念之不同从这两份书目及编排方式上,可以看出,胡梁二人在治学理念与方法的不同。前者侧重专,后者侧重博,前者强调纵,后者强调横。但两人都同时指出,研究国学要下笨功夫、死功夫,来不得半点投机取巧。不过,梁启超对胡适的书目持有不同意见,认为他太侧重自己熟悉和擅长的领域:哲学

由公益研究机构新阅读研究所组织评选的2013年度中国童书榜日前在国家图书馆发布,著名作家曹文轩的《羽毛》,毕飞宇的《苏北少年“堂吉诃德”》,朱天衣的《我的山居动物同伴们》,以及《眼》、《大问题》、《汉声数学绘本》等十本童书获得年度最佳童书,另外作家赵丽宏的《童年河》,以及《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杰德爷爷的理发店》、《这不是我的帽子》等获得年度优秀童书奖。此外,还公布了新修订的“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在颁奖典礼上,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教授介绍说,新阅读研究所一直致力于为各领域人群研制基础阅读书目,目前正在研制中学生、大学生、教师、父母以及公务员等人群的书目。在发布会上,新阅读研究所还公布了2011年研制的“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的最新修订版,《我有友情要出租》、《十兄弟》、《可怕的科学》、《最美的中国童话(传统节日篇)》、《超新星纪元》、《中国读本》等入选。

专家介绍,1949年至1978年的出版品种、规模虽然与后30年不可同日而语,但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映照了几代人的价值理念、精神面貌、情感诉求和人生轨迹,因此所选书目特色鲜明。“红色经典”书目中,有《谁是最可爱的人》《可爱的中国》《保卫延安》《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影响几代人的读物;“俄苏文学”书目中,《童年》《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静静的顿河》等榜上有名;“现当代文学”书目中,《王贵与李香香》《太阳照在桑干河上》《骆驼祥子》等高居前位;当时影响巨大的连环画和漫画也有大量书目中选,《鸡毛信》《武松打虎》《三毛流浪记选集》《白毛女》等都在其中。

”这种感受,在当时的党内高层也比较普遍。陈云1941年10月8日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说:“过去我认为毛泽东在军事上很行”“毛泽东写出《论持久战》后,我了解到毛泽东在政治上也是很行的。”任弼时1943年11月4日写的整风笔记也讲,他过去只觉得毛泽东“有独特见解、有才干”“读了《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和《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认识到毛泽东的一贯正确是由于坚定的立场和正确的思想方法”。可见,结合实际的择读和理论创新,在确立毛泽东领袖地位的最后一段路程上,起到了多么重要的作用。

一名老人甚至一头雾水地说,“真没注意过,就晓得一直有这么个亭子,听说可以借书。”●安放位置欠妥此外,也有市民质疑借书机的布置欠妥。“和平西桥南那个借书机旁边不远就是新华书店,挨着首图的更别说了,市民完全可以进书店免费看书啊。”而来广营望春园社区西门的一座自助图书馆可谓“掩埋”在一堆废品当中,被数十个大型垃圾袋、纸箱子包围,机身污迹斑斑。对此,废品摊摊主称,“我们是后来接手的,要挪地儿也得等合同一年到期再说。”●故障让人扫兴前阵子,景女士吐槽在酒仙桥路附近的自助图书馆取书时遇到了机器故障,“书架子里明明有书,可就是出不来,反复试借不同的书,最终只有一本成功。

27个书目中,寄送给远在苏联的毛岸英、毛岸青的21种书,很有意思。除了当时一些中学国文和历史教材外,其余16种都是《精忠岳飞传》这类章回体小说。想来,是希望自小生活在异国的两个孩子多了解中华文化。向个人荐书,毛泽东的针对性总是很具体。他让许世友读《红楼梦》,是想这位将军增加点“文气”;他让江青读李固的《遗黄琼书》,是告诉她“人贵有自知之明”;他让王洪文读《后汉书·刘盆子传》,则是提醒,凭资历、能力,你做党的副主席还不够格,若不学习长进,早晚要像刘盆子一样倒台。

包括首都图书馆少儿馆馆员、悠贝亲子图书馆创始人、七彩绘本馆馆长、全国优秀文化志愿者等。而李一慢本人,是北京一位有名的“故事爸爸”。对于到底该选择哪些图书上榜,有些书是大家一致认可的,也有一些书,书目修订小组有不少争议、分歧。在中国童书偏少的问题上,李一慢说:“这主要跟创作水平有关。”国内的原创童书比较少,国外绘本的互动性、玩具性,中国童书基本看不到。在新华书店童书柜台,张女士正在给2岁半的孩子选书,他选中了《大卫,不可以》等几本国外的童书。

根据他留下的文字或当事人的一些记载,可归纳出他阅读、推荐和编拟的27个书目(名单附后)。这27个书目,少则3种,多则100种以上,涉及上千种书。这当然远非毛泽东一生阅读的全部。他逝世后,在中南海住地的藏书达9万多册,都是新中国成立后根据他的需要陆续配置的。还有,他当学生时记的《讲堂录》所载老师讲授或要求课余阅读的,1957年一次性索要的十几种注释和研究《老子》的书籍,1959年前后为纠正“大跃进”失误在不少会议上反复推荐的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等书籍,晚年从200多种各类笑话集中选择的几十种,等等,都是可以通过考证整理出书目来的,这里均未计入他的择书之举。

景是 士楼 麦兽

上一篇: 广西连办三届中国—东盟音乐周 建音乐艺术海丝路

下一篇: 团体社会工作的文化基础有哪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69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