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地理学需要看哪些书目


 发布时间:2021-03-03 22:22:49

这是中央领导层第一次大规模研读各国宪法,同时也说明,“五四宪法”并非凭空产生。当然,毛泽东荐书未必总与实际工作直接相关。1958年3月,他在成都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从古代诗词中挑出65首作品,编成两个小册子发给与会者。有人不解,毛泽东解释:“我们中央工作会议,不要一开会就说汇

所以他批评胡适的书目是“文不对题”,他列举出三条理由:第一,不从学生的需要出发,只从个人的兴趣出发;第二,“把应读书和应备书混为一谈”;第三,忘记了学生在“没有最普通的国学常识时,有许多书是不能读的”。(《饮冰室合集·专集》)有这样一些缺点的书目,自然是不能满足学生要求的,“我们希望先生替我们另外拟一个书目,一个实在最低的国学书目。那个书目中的书,无论学机械工程的,学应用化学的,学哲学文学的,学政治经济的,都应该念,都应该知道。

由公益研究机构新阅读研究所组织评选的2013年度中国童书榜日前在国家图书馆发布,著名作家曹文轩的《羽毛》,毕飞宇的《苏北少年“堂吉诃德”》,朱天衣的《我的山居动物同伴们》,以及《眼》、《大问题》、《汉声数学绘本》等十本童书获得年度最佳童书,另外作家赵丽宏的《童年河》,以及《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杰德爷爷的理发店》、《这不是我的帽子》等获得年度优秀童书奖。此外,还公布了新修订的“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在颁奖典礼上,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教授介绍说,新阅读研究所一直致力于为各领域人群研制基础阅读书目,目前正在研制中学生、大学生、教师、父母以及公务员等人群的书目。在发布会上,新阅读研究所还公布了2011年研制的“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的最新修订版,《我有友情要出租》、《十兄弟》、《可怕的科学》、《最美的中国童话(传统节日篇)》、《超新星纪元》、《中国读本》等入选。

小说是现实的映照和升华,在某种程度上,看小说就等于在丰富自己的人生经历,这恐怕是很多“正经书”所不具备的。金庸武侠小说之所以成为经典,不只是因为他塑造了个性鲜明的角色、构想了几门绝世武功、勾画了曲折离奇的情节,更在于他构建了一个宏大的世界。在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里,读者可以了解历史,感受浸润于字里行间的传统文化,诸如“降龙十八掌”“北冥神功”“乾坤大挪移”等绝世武功,一招一式无不渗透着超脱于器物的对“道”的体悟,融入了儒家的仁爱、道家的逍遥无为、佛家的慈悲与包容。

为了更好地发挥绘本对儿童心灵成长的滋养和熏陶作用,国家图书馆少年儿童馆日前特别编制并发布了《温暖童心绘本书目》。该书目将为儿童心理辅导机构和家庭阅读提供重要参考。据介绍,该书目收录了2007年以来在大陆地区出版的45种(86册)优秀绘本,涉及生命认知、自我认知、逆境认知、情绪管理、环境变迁、接纳差异、亲情、友谊等儿童成长过程中需要面对的人生议题。书目强调爱和安全感是儿童心灵健康成长的基础,倡导乐观智慧地解决问题,鼓励积极平和的人生态度。书目重视国家、出版机构、作者的丰富性,收录了21家出版社引进和出版的9个国家的优秀绘本,并保证原创比例达到20%以上。据国图少儿馆相关负责人介绍,绘本独特的文图相融的表现形式,能够对儿童心理成长提供支持和帮助,“适当的绘本阅读能增加孩子内心的安全感,舒缓成长过程中面对的心理压力,唤起内在的自我力量和信念”。

他还从《鲁迅全集》中找出《答北斗杂志社问》,列入整风学习的文件中,以期改变党内文风。为澄清党史的一些是非,又阅读大量文献,主持编辑了《六大以来》《六大以前》和《两条路线》,称之为“党书”,要求参加整风的高级干部认真阅读。从1945年党的七大开始,毛泽东先后四次向党内干部推荐马列著作,每次都有特定的背景。在七大上推荐《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5本,是为迎接抗战胜利后的新局面,打牢马列主义的基础。

胡适说:“我拟这个书目的时候,并不为国学有根柢的人设想,只为普通青年人想得一点系统的国学知识的人设想。”他还认为:“这虽是一个书目,却也是一个法门。这个法门可以叫做‘历史的国学研究法’。”基于这样的想法,他将书目分为三大类:一、工具之部,下列《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国人名大辞典》等各类工具书19种;二、思想史之部,下列先秦诸子、儒学、佛教典籍等96种;三、文学史之部,下列从《诗经》到明清小说共83种。这个书目的公开发表立即引起各界的关注,清华学校学生办的刊物《清华周刊》记者给胡适写了一封信,他们认为,胡适所说的国学范围太窄了,从这个书目推测,国学似乎只指思想史与文学史而言,他们问,思想史与文学史便是代表国学么?而胡适本人曾非常明确地将国学研究,分成这样的一个系统:中国文化史:(一)民族史、(二)语言文字史、(三)经济史、(四)政治史、(五)国际交通史、(六)思想学术史、(七)宗教史、(八)文艺史、(九)风俗史、(十)制度史。

有句老话说‘穷不丢猪,富不丢书’,哪怕一个人再富有,也不能离开阅读,活到老学到老,才是人生的真谛。”今年67岁的周啸天,正是“活到老学到老”精神的践行者。除阅读之外,周啸天还常常学习书法和绘画,并买来名家画作在家中临摹,记者看到,在周啸天卧室的床上,正摆着一幅精美的国画作品,他笑称,这是他近期完成的习作。采访最后,记者请周啸天为本报读者推荐好书,他欣然接受,并在一番认真思考后介绍说:“聂绀弩的《散宜生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在读这本书以前,我是相信鲁迅‘一切的好诗到唐都已做完’这句话的,觉得模仿唐诗宋词,不如直接读唐诗宋词,正是因为读了这本书,我才知道诗词是可以继续做的。

专家介绍,1949年至1978年的出版品种、规模虽然与后30年不可同日而语,但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映照了几代人的价值理念、精神面貌、情感诉求和人生轨迹,因此所选书目特色鲜明。“红色经典”书目中,有《谁是最可爱的人》《可爱的中国》《保卫延安》《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影响几代人的读物;“俄苏文学”书目中,《童年》《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静静的顿河》等榜上有名;“现当代文学”书目中,《王贵与李香香》《太阳照在桑干河上》《骆驼祥子》等高居前位;当时影响巨大的连环画和漫画也有大量书目中选,《鸡毛信》《武松打虎》《三毛流浪记选集》《白毛女》等都在其中。

梦响 细丝 四营

上一篇: 瑞士名表拍出全球最高价 重达半公斤

下一篇: 文化旅游项目建设备案报告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