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人文社科类阅读书目


 发布时间:2021-03-01 21:22:56

同时告诫他们,不能因为当代教育家不非难留学生的国学程度,就不肯多读点国学书。如果那样做了,他们在国外既不能代表中国,回国后也没有多大影响。话是如此说,胡适还是应学生们的要求,开列了一个“实在的最低限度的书目”给清华学校的学生们。梁启超的国学入门书目在与胡适进行沟通的同时,《清华周

他读《哲学选辑》写的批语中,道出一个刻骨铭心的结论:“一切大的政治错误没有不是离开辩证唯物论的。”那么,什么样的思想方法才对头呢?大道至简,毛泽东把他读哲学所得,概括为八个字:实事求是,对立统一。作为一名卓越的政治家,毛泽东追求的是掌握“工具”来认识和改造世界。他择读军事和哲学,并结合中国革命的实践进行思考,在1941年以前写出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实践论》《矛盾论》《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有对土地革命经验教训的总结,有对抗日战争规律的揭示,有对思想方法的澄清和标举,有对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分析和阐述,接连不断地向党内吹来与教条主义迥然相异的思想新风。

”梁启超的这份书目全称是《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文章将书目分成五大类:(甲)修养应用及思想史关系类,下列《论语》、《孟子》等从先秦到近现代典籍36种;(乙)政治史及其他文献学书类,下列《资治通鉴》、《二十四史》18种;(丙)韵文书类,下列《诗经》、《楚辞》等36种;(丁)小学及文法书类,下列《说文解字注》、《经籍纂古》等七种;(戊),随意涉览书类,下列《世说新语》、《文心雕龙》等30种。每一类,每种书,读什么版本,怎么读,梁启超都进行了详细解释,强调学生可自行选择喜欢的书读。

2000年前后,教育部高教司就曾指定“大学生必读书目100本”,教育部《大纲》也曾指定共计40本“中学生课外文学名著必读书目”(其中初中必读15本、高中必读15本、初高中共同必读10本)。隔三差五也总有学者、大家竞相推荐必读书目,出版商不遗余力地一版再版必读书目。此番《不必读书目》的出笼多少令人哭笑不得,莫非它迎合了对近年来铺天盖地的“必读”攻势的逆反心理,刻意“反其道而行之”?然而,细翻该书,似乎“不读书”并非作者的本意,他所言的“不必读”,是说“与其误读,不如不读”。

张文魁说,看一本好书,会让人豁然开朗,开阔视野,打开思路,“看书过程其实是学习别人是怎么思考的。”9月11日,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主任龚维斌对记者说,当今的党员干部的知识应该是多方位的,不仅仅是政治,还要有经济、为官修养等方面。他认为,年轻干部更应该“补课”,提高其自身综合素质、履职能力、判断形势能力,“这就需要干部们把读书作为工作之余的必修课。”最受中央国家机关干部欢迎的10本书今年4月,中央国家机关工委从读书活动5年来所推荐的103种图书中,评选确定了“最受中央国家机关干部欢迎的10本书”(以得票多少排序):1 《苦难辉煌》 金一南著2 《激荡三十年》 吴晓波著3 《曾国藩》 唐浩明著4 《毛泽东的读书生活》 龚育之、逄先知、石仲泉等著5 《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苏联历史专题研究(1917-1991)》 沈志华著6 《中国经济专题》 林毅夫著7 《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 [美]托马斯·弗里德曼著、何帆、肖莹莹、郝正非译8 《中国共产党历史1949-1978第二卷(上下册)》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9 《中国震撼: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 张维为著10 《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 谢春涛著据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网站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杜丁。

毛泽东由开列阅读书目切入的政治实践,在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时期,有了新的景象。他先后担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和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推动工作的重要方式是编书。他亲拟编纂计划和具体书目,编了《国民运动丛书》和《农民问题丛刊》两个系列。前者涉及国际政治经济、世界革命运动、国民党思想及其策略、苏俄研究、国内政治经济5个方面的内容。后者计划出版52种,实际出了26种,有《列宁与农民》《中国农民问题研究》《土地与农民》等。

另有一类书在刀尔登看来“不必读”,是担心时下的人们钻牛角尖,陷进其中就出不来了。不读《山海经》,因为是书中充斥着“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而以两乳当作眼睛的怪物”,弄得不好,要看出古怪来。他就曾发现有人拿《山海经》来力证埃及的金字塔是大禹建的,委实荒谬:“《山海经》有一句‘禹杀相柳,……及以为众帝之台’,又有一句‘相柳之所抵,阙为溪泽’,埃及有金字塔在现在的吉萨,吉萨和溪泽谐音,所以溪泽就是吉萨,相柳就是法老。

朱永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应建立国家基础书目制度(记者 宋晓梦)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朱永新在演讲中说,开列推荐阅读书目是古今中外通行的做法,建立国家基础书目制度,以提高全民的阅读水平。朱永新说,在我国古代,孔子亲自为学生整理删定“六经”,其实质即是推荐阅读书目;而出土的敦煌遗书中也有被人称作“唐末士子读书目”的推荐书目。在国外,美国、英国、日本等都有各种各样的推荐书目,而我国目前在书目制度建设方面较为落后,亟待改进。朱永新指出,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全民阅读水平不高。导致这一现实的原因很多,其中,没有一个全社会基本认同的基础书目、人们囿于图书选择的困境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由于没有好的书目制度,使得一些真正的好书很难走进人们的视野,从而影响人们的读书热情。为此,朱永新呼吁尽快建立国家基础书目制度,积极支持阅读推荐书目的研究和推广工作。

郝振省介绍:“讲坛是结合所推荐的书目举办的,为让官员们能够比较深入地了解到作者的意图,帮助他们把书读进去。”讲坛主讲人往往是被推荐书目的作者。郝振省说:“请来的演讲嘉宾都是学养深厚、很有影响的专家、学者。”“每次开讲前,我们都会与主讲嘉宾沟通,告诉他听众想听什么内容。我们请求专家、学者所讲的内容应该是既有理论性、思想性、学术性,同时还要有故事性、趣味性和感染力”。听课者是国务院系统100个部委的司处级干部,“每个部委每个月只能分到四五张票,想听课的往往一票难求”,郝振省说。

全酷 咏联文 希水

上一篇: 爱国主义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神基因论文

下一篇: 爱国主义教育和传统文化讲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596